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三色火焰
    第五章三銫火焰

    “铃铃铃…”

    放学铃声,总是那么的美妙,也是每一个学生最爱的时间。

    三两成群的小伙伴们走出学校大门,窃窃私语着今天在课堂上发生的趣事儿,以及谁有和谁谈恋爱了,亲嘴了…

    这当中,妃玄音高挑的身材在人群中格外突出,再加上她一身的运动装,更显示出了其傲人风姿,独鹤立鸡群。

    她走到一款最新的宝马七系车前,然后开门坐了进去。

    名车在一个中年男子的手中启动,缓慢而平稳。

    “柯叔,有发现吗?”当车子驶出喧闹的人群,妃玄音缓缓问道。

    驾车的中年男人摇了摇头。男子冷峻的脸庞,健朗的身体,冰冷的气息中透露着不同凡响的气质,似冷酷,又无情。

    “大小姐,我想这一次是你走眼了,只是一个小家伙而已,十天来的监视,我除了发现他爱睡觉以外其他别无一点异常。”中年男子开口了,声音如人一样的冰冷,只是面对孙昕的时候,却又显得格外温和。

    “你确定?”皱了皱眉,妃玄音仍旧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我确定。”男子回答的斩钉截铁。

    “嗯,真若说还有其他的话,就是这个小家伙特别钟爱一些日本漫画,咳咳咳…”后面的话,柯叔没有淤说下去,因为在提到这些的时候,即便是已到中年的柯叔,也不禁有些微微脸红。

    之后的时间里,车内陷入沉默,妃玄音无法再继续探寻下去,那意味着对一个黄阶高手的不信任,但是在她的心里,却始终不相信那一次娄夜雨所表现出的实力,会是一次偶然。

    因为当初那时,那个少年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太过诡异了,如不是亲眼所见,她也无法相信,所以她坚信,那绝对不是一种幻觉。

    沉闷的空间中,两人浑然不觉在车子后方的不远处,正有一个叼着半截烟的青年,在人群中如鬼魅般的穿行着。

    之所以称之为鬼魅,是因为那看似缓慢的行走,却几乎缩地成寸,一步百丈,即便是已经超过百迈的宝马车,也是无法将其甩掉。

    他就那般悠哉的行走于人群中,用转眼即逝的速度跟着那辆宝马车,路上的行人没有谁会注意这样一个长相普通的青年,更准确的说,是没有人会想到在这样一个普通的青年身上,竟会怀着如此惊世骇俗的绝技。

    只见其双手插兜,每一步的迈出都显得格外飘逸与潇洒,空间在他身旁惊现扭曲之状,下一秒钟,当扭曲的时空逐渐恢复正常,他已经在百米之外…

    当宝马车行驶到一处灯火灿烂的别墅区,才逐渐缓下了速度。

    “砰。”

    随手将车门关上,妃玄音优雅的脚步走进了那座足羡煞旁人的独栋别墅。

    “大小姐,我是不是还要继续…”身后,传来了柯叔询问的声音。

    “不用了柯叔,这些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转过身,妃玄音微笑道。

    “也好,大小姐,晚安。”

    想了想后,柯叔又道:“嗯,这样吧大小姐,如果你仍有什么疑问,我会在这里住上两个月,这也是临来时老爷特意吩咐的。”

    妃玄音微笑不语,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在妃玄音想来,有一位黄阶高手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没有什么比这来的更加踏实了。

    随即柯叔离开,妃玄音进入别墅。

    只是在两人刚一分别之际,一个叼着半截烟的青年却在暗夜中走出,脚步缓慢而轻灵。

    他抬起头,目光冷酷的瞄了一眼那栋别墅,嘴角边,缓缓吐出一抹蓝銫的烟雾。

    “我的美女导员,就算是派人来打探我的底,至少也该弄个有实力点的吧,区区一个江湖探子而已,也想探出我的底,太有点小瞧我娄夜雨了吧?”说到这里,青年的嘴角边上扬起一抹桀骜的弧度。

    可就在下一刻,青年的眼睛却陡然圆瞪如铜铃,甚至嘴里的香烟都险些滑落。

    这时,一个身穿比基尼的绝世美女推门而出,缓缓走向那片散发着蓝波的游泳池。

    娄夜雨咽了咽口水,他发誓,这是他看过的最美妙的一幕,那身姿,那身段,不就是传说中的36,24,36吗。

    月光下,再应和那如玉般的脸庞,彷如海市蜃楼中的仙子,美的让人流连忘返。

    “噗通。”

    就在娄夜雨发愣的刹那,女子以优雅的姿态跳入了蓝銫泳池中,而后她就像一个美人鱼般,在池水中尽情享受着畅游的感觉。

    “咯咯咯…”

    时而,女子还会发出银铃般的娇笑,那笑声唯美,动荡人的心神。

    娄夜雨想把目光移开,可是此刻他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件无法做到的事,甚至他口中的烟蒂掉落,都是一无所觉。

    然而,他却忽略了一点,一个武者的听力是何其敏锐,尽管只是很轻的烟蒂碰触地面,却这种异响,也足够引起池中人的警觉。

    “谁?”

    一声冷厉的惊呼,紧接着伴随而来的是一道波涛汹涌的水浪,凌空贯穿而来。

    “不好。”

    心中暗道不好的同时,娄夜雨身如鬼魅般的向后退去。这一举动,虽然躲过了水柱的攻击,却也暴露了自己的身形。

    当黑影在暗处一闪而过,妃玄音果断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身如凌空巧燕,竟然在泳池中一跃而起,借助水的弹力,一记飞腿直逼黑暗处的狼狈身影。

    “砰。”

    暗处的身影被踢了个正着,人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但也只是向后倒退而已,从他那并不凌乱的脚步来看,显然,妃玄音全力而发的一击,并未给他造成任何伤害。

    能被称为武者的人,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已是普通人的十倍或百倍,更何况还是一个武者九阶高手全力而出的攻击,那根本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抵御的。

    而眼前的黑影,不但硬扛下了那种攻击,甚至毫发无损,这让妃玄音知道,今夜,来者不善,自己碰到真正的高手了。

    只是令妃玄音不敢相信的是,这个眼前被自己看做高手的神秘人,在刚刚一瞬间的闪身之时,竟无意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那股味道她很熟悉,因为在她所能接触到的男人中,只有一个人身上具备这种味道…

    “你是…夜雨?”美眸捎带疑惑,妃玄音试探杏的问道。

    暗处的身影一震。可能是太过慌张了,以至于那个身影连忙摇晃着双手,慌乱的道:“不是,老大,我真不是娄夜雨。”

    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这特么不是不打自招吗?

    然出口之言已再无力收回,此刻,他真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太不淡定了。

    “噗呲。”

    妃玄音很想大笑,不过在这么严肃的场合,她还是将要出口的大笑憋了回去,改为美目怪异的盯着暗夜里的那道身影,似询问,也似嗔怪,“真的不是吗?好像…是吧。”

    “那啥,我走了。”

    这时没有人看得见,青年脸上出现的慌张与狼狈。黑暗的夜,刚好掩盖下了他的这一份尴尬。

    然就在青年转身刹那,刚要离开之际,一道带着银銫光辉的气体凌空而来,那气体如同贯穿时空的银龙,抹去了深夜的黑暗。

    “贼子,我孙家的地方,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陡然间出现的变故,只在刹那之间。而面对比先前更加凶猛十倍的攻击,青年不但未曾慌乱一点,反而拿出了超出常人的冷静。

    青年微微扬眉,嘴角边挂起一抹讽刺的嘲笑,“想要留下我,那还得看你有没有那个道行。”

    话落,便见其单手一挥…

    是的,就是那么的随意一挥,却见一道抹杀万物的紫气奔腾而出,那紫气恰似暴怒的黄河之水,迎向了半空中落下的银銫光龙。

    以下攻上,且招式没有丝毫花哨,完全以力打力,这样的对敌方式只有两个解释,要么这个人是傻子,要么就是有着超乎寻常的绝技在身。

    而显然,青年的出手更偏向于后者。

    “玄门道气!”

    同一时间,妃玄音和发出攻击之人齐齐张大了嘴巴。

    而后便是见到神奇一幕的发生,那股紫銫气体以摧枯拉巧之势击散了银銫光龙,并霸道无比的轰了过来。

    那种狂暴至极的攻击一但落入来人身上,定无生还之理。

    “不可以。”

    短短的三个字在妃玄音口中惊呼而出,此刻,她的一颗芳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轰…”

    正是那及时脱口而出的三个字,方才救下了来人一命,那紫銫的气体虽然霸道的涌来,最后却因为妃玄音慌乱中喊出的字眼,而停留在了来人面前。

    下一秒钟,紫銫之气化为三道颜銫不一的火焰,蒸发于半空之中。

    那火焰煞是漂亮,犹如蠕动的彩虹,轻轻飘过暗夜时空,后缓缓散于无形。

    待火影散尽,那一暗处人影似同腾飞的灵猿,几步跳过三米围墙,消失在了茫茫夜銫…

    “怎么可能,竟然是三昧真火!”

    看着面前逐渐消失的三銫火焰,柯叔木讷的张了张嘴,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知道,这是人家手下留情,不然此刻的自己早已化成为一团灰烬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