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师者
    第七章师者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个曾经极端顽劣的小孩子,终于在一次次生死磨练中长大,如今站在那里的他,再不是满身娇弱,而是抖一抖肩膀,当能扛得下巨山压迫。

    而这一切,都归功于眼前这位道袍老者,他的授艺恩师,青玄道人。

    “孩子,能亲耳听到你的一句对不起,为师就是离开,也含笑九泉了,哈哈,哈哈哈。”青玄道人大笑的同时,身体也变的更为虚幻起来。

    那种将生死看破的豪迈,纵然无法比肩天宇,却也气吞山河。

    “师尊,能否再多留些时日,我…”娄夜雨大步上前,哽咽着抓过青玄道人的手,似有无数话要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傻孩子,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老师,是时候该离开了。”

    青玄道人慈祥的拍了拍娄夜雨的肩膀,样子竟然异常洒脱,只听他道:“徒儿,剩下最后的时间里,为师要告诉你一些你一直不知道的秘密。”

    “老师…”

    “别说话,听我说。”青玄道人似乎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多,便抢话道。

    “好。”娄夜雨点头。

    “关于你的身世,我想就是我不说,凭你现在的本事,也该知道那并不是你的亲生父母吧?”青玄道人的影像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这也意味着他的大限将至。

    “嗯,我从血缘的浓度可以感应到,我和他们并非血脉之情。”娄夜雨如实回答。

    “唉。”

    不想青玄道人听言后却叹了口气,道:“为师的一身本事,你已尽得真传,尤其在术法的运用上,你更是做到了青出于蓝,却唯独相术之学,你却连最基本的观相识人都无法掌握,如今却还要依仗着神魂感应才能得知事情真相,不得不说,这是我唯一的遗憾。”

    “老师…对不起啊。”娄夜雨惭愧的低下了头。

    不得不说天赋这种东西很重要。娄夜雨在武学之上一点就通,唯独在命理相术上毫无进展,很多时候,学究天人的青玄道人都不得不摇首叹息,天之不公,始终无法赐予人类的十全十美。

    “罢了,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十全十美的,”叹息过后,青玄道人接着道:“你天生五魂,被修行人视为怪胎,但他们却不知道在大道之中只有五魂者方可掌控天地五味,修仙者不知,其实这是修仙界的一大损失,又或许这就是你的宿命。”

    “你不幸的是,因为身具五魂,被亲生父母所抛弃,幸运的是,你遇到了为师,授你逆五行之术,这一切,就算是冥冥中的上天注定吧。”

    “师尊,我能不能问问…他们到底在哪。”或许连娄夜雨都不知道,能问出这样的问题,他需要了多大的勇气。

    顿了顿后,青玄真人道:“有时候的一些答案,却需要你自己去寻找。”

    “徒儿,记住为师的话,不管当年他们因为什么抛弃了你,又或者在日后的相遇中,他们会对你犯下了什么样的过错,他们都始终给予你了身体发肤,珍贵的生命。所以切记,日后万不可逆天而为,犯下人伦之大忌。”

    虽然娄夜雨不明白青玄道人为何会对自己说出这番话,可他还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因为老师的教诲,总是不会有错。

    “好了,下面老师就和你说说我们的门派吧。”见娄夜雨点头应是,毫无勉强之意,青玄道人这才一改严肃之銫说道。

    “我们的门派,叫青云观,座落在昆仑山西北部,日后你一定要去那里,因为那里,有老师为你留下的最后礼物。”

    “礼物,什么?”娄夜雨本能的问道。

    “臭小子,说了的话,就没神秘感了。”青玄道人手抚胡须,卖关子的说道:“你只需要知道为师为你准备的礼物,不敢说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却能胜你之人,也寥寥无几。”

    “真的?”娄夜雨的眼睛如同两颗寒星,爆射而出贪婪的光芒。

    “自然是真,那可是古往今来第一邪…咳咳咳,我要和你说的不是这个。”话到半截,青玄道人突然又收了回去,且还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娄夜雨。

    这让娄夜雨的脸,瞬间变成了紫茄子銫,这老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

    十年之中,青玄道人很少会和娄夜雨开一些玩笑,始终都保持着严厉的师者状态,或许是因为要离开了,青玄道人想洒脱点,便再没有了昔日的那种严厉。

    半响后,青玄道人方才道:“我要告诉你的是,其实为师还有两位师弟,不过因为意见不合,出师以后我们便分道而行了,哦对了,他们也分别创立了自己的教派,好像一个叫道一教,一个叫五行道,总之都是那些不入流的玩意儿。”

    “之所以要对你说这些,是要你日后碰到这两个门派弟子的时候,不用顾忌为师的面子,尽管全力出手,也好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逆五行之术。”

    娄夜雨顿时哑然,“这这这…真的好吗?连师兄面子都不给,师尊,会遭雷劈的好吗。”

    “哪那么多废话,又不是让你要他们的命,随便找找他们麻烦,教训一番就好。”青玄道人摆出了师尊的架势道。

    “那这不是撩闲吗。”娄夜雨有些哭笑不得,他可从来没有发现,向来严谨的老师,什么时候也有了撩闲这个嗜好。

    十年严师,第一次在娄夜雨面前如此放松,或许因为他的责任已经完成,得到了一种心灵上的解脱,又或许是他不想在离别时徒增伤感,给这位心爱的弟子留下最后的束缚。

    他慈祥的看着娄夜雨,缓缓道:“就当老师去让你胡闹吧,记住,别丢老师的脸,老师的这一辈子…最注重的就是颜面。”

    青玄道人的影像开始变得越来越虚幻,趁此之际,他快速拿出了一个玉牌,向着娄夜雨递去,“这块玉牌,会带你找到青云观,在那里,你会看到老师为你留下的最后礼物。”

    “老师…”娄夜雨泣不成声的呼唤。

    “还有,老师一直都没有对你说,其实你还有一个师姐,她的名字叫做贾璐,乃是五行道派中人,好好的保护她,不许欺负她,在你日后闯下弥天大祸之时,或许只有你的这个师姐,方可以与你并肩而行。”

    “师姐,贾璐。”娄夜雨轻念着这个名字,深深记在了心里。

    “还有,你本不属于这里,却因特殊际遇流落于此,为师念你情道至深,方才现身受你大道之术,待你日后寻回真我之时,要谨记为师之教诲,少造杀劫,多福人类。”

    慢慢的,青玄真人的虚幻镜像开始徐徐升上半空,但那清朗声音依旧回荡:“我知你心中疑惑甚多,却奈何为师已经大限将至,不能为你一一解答,很多事情,还需你自己去寻找真相。”

    “凡尘俗世已了,为师也是时候该离开了,切记,我的徒儿,即使日后非不得以,坠入邪道轮回,却也要保持一颗本杏之心,别让魔道之妄,侵入你的神识,无量天尊…”

    “老师,我们是否还有淤见之日?”娄夜雨眼带迷雾,嘶哑着声音问道。

    那虚幻身影似在半空顿了顿,随即清朗的声音传来,“待你踏入至尊之时,便是我们师徒的再见之日。”

    身影如一抹虚幻的风,慢慢飘向远方,恍如昨日般腾云驾雾,游离大地山川。

    青玄道人一生千年,学术惊天,如今留下优秀弟子,也算是此生无憾了。纵观其背影,沧桑无尽,却又道法无边,仿佛天际有长虹飘过,再一看,他踏虹而去…

    “夜雨谨遵师尊教诲,永铭记于心,师尊慢行,弟子恭送。”郑重的将身体拜了下去,娄夜雨以此大礼来送别他的老师。

    远方,似有一道欣慰的声线随风飘来,“其实对你,为师…一直都很满意。”

    当闻听青玄道人留下的那最后一句话,娄夜雨的脸上才终于出现了一抹笑容,那是骄傲,是慰藉,更多是对自己十年付出的认可与交代。

    这一夜,娄夜雨并未离开,而是独自在这里走走停停,欣赏着每一处的一草一木,他要把这些即便虚幻的景象保存,永远尘封在记忆深处。

    之所以如此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这一去,或许就再不会回来了。这一去,也代表着十年学艺期满,艺成出山。

    他将踏入一个完全崭新的世界,即江湖…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