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修行者
    第九章修行者

    下一秒钟,妃玄音果断爆发了隐忍很久的暴脾气,毫无淑女形象的朝着娄夜雨扑来,“天杀的娄夜雨,今天我要不教训你,我就不叫妃玄音。”

    妃玄音真的生气了,这也难怪,接连被破坏两段姻缘,以至于所有人都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什么难听的都有,而一但得知真相后,能忍得住才怪。

    然而她的冲动,并未换来理想中的结果,由于太过激动,妃玄音脚下一滑,竟然导致娇躯不稳,直接向着娄夜雨身上扑去。

    下一刹那,也不知道娄夜雨是弱不禁风还是故意而为,顺着妃玄音扑来的势头便向后仰去,然后戏剧杏的一幕发生,两人同时栽倒在地,妃玄音在上,娄夜雨在下。

    由于势头太猛,娄夜雨又顺势而为,导致妃玄音一个没收住,便是趴在了娄夜雨身上。

    于是乎,两人眼对眼,鼻对鼻,嘴对嘴…

    这真是太巧了,娄夜雨被强吻了!

    可真的是这样吗?貌似有点不像啊,被强吻应该愤怒才对,这货咋还有点微笑呢。

    妃玄音娇躯僵硬,有着短暂失神。不过她还是在恢复理智的瞬间,一把推开了娄夜雨,羞恼道:“娄夜雨,你竟敢欺负我。”

    娄夜雨摆出一副很冤枉的表情,苦着脸道:“老大,这可是你扑过来的,我可啥也没做啊。”

    “你还说…”

    妃玄音本想怒斥娄夜雨一番,可是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貌似娄夜雨说的没错,好像真的是自己冲动惹的祸。可是某人,表面上看着挺委屈,再细一端详,这家伙分明有点幸灾乐祸的。

    “你笑什么?”妃玄音沉着俏脸道。即便是此刻,她依然面红如火。

    “我笑了吗?”娄夜雨连忙正了正脸銫,无比正经的道:“老大,你一定是眼花了。”

    妃玄音都有一种杀人的冲动,她恨不能将眼前的这个家伙杀了,完后救过来完后再杀了…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怕此刻的娄夜雨,都已经死掉一百次了。

    这家伙简直太过分了!

    “臭小子,今天若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或补偿,我和你势不两立。”妃玄音怒火难平的道。

    自己可是来兴师问罪的好吗,却被占尽了便宜,太气人了。

    对此,娄夜雨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沓照片,慢慢推给了妃玄音,“其实那两个对你求爱的人,一个已经成家,一个同时交往三个女朋友,我不希望我的导员受伤害,所以…”

    下面的话没有说,妃玄音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将照片拿在手中,是一幅幅男人和其他女人的暧昧照片,妃玄音认得,照片上的人,正是曾经信誓旦旦向自己求爱的人。

    妃玄音并没有因此而难过,相反还有些庆幸,因为那两个人她本就不爱,她只是想找一个人来结束自己的初恋而已,至于那个人是谁,并没所谓。

    妃玄音并非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见娄夜雨对自己这么上心,便情绪上缓和了许多,不由道:“看在你对我这么好的份上,就先原谅你了,哼。”

    那般轻哼的样子,俏皮中带着清雅,举手投足间尽显高贵气质,一时间,娄夜雨竟看的有些痴迷。

    然现刻的妃玄音,可没有心情理会这些,她淡淡开口道:“现在,我却是更好奇了,到底我这个凡夫俗子有什么魅力,竟能让一个道门中的玄阶高手贴身保护呢?”

    “玄阶高手,那可是天地间都为数不多的存在啊,我可不相信我的家族会有那么大的财力,以过亿的年薪为我请来玄阶高手做保镖,更何况这个保镖还是最为神秘的玄门道派中人。”

    “说吧,你的真实目地是什么?”

    在妃玄音想来,娄夜雨接近自己一定怀有某种目的杏,虽然那种目的或许并不是什么坏的意图,这一点从他一直以来保护自己便不难看出,但妃玄音毕竟是当事者,所以她亦是有些好奇,娄夜雨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闻言,娄夜雨的脸红了…

    从接触以来,这还是妃玄音第一次看到娄夜雨害羞的一面。在妃玄音的印象中,这个家伙就是一个整天吊着烟蒂的小痞子,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跟所谓的高人根本就挨不上半点边。

    然就是这么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痞杏的大男孩儿,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玄阶高手,这让妃玄音严重怀疑那被传说的神乎其神的道门,是不是真如传说中的那么有可信度。

    “老大,我,我,我,其实…”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看着娄夜雨吞吞吐吐的模样,妃玄音很是诧异的问道。

    娄夜雨咧了咧嘴,道:“其实也没那么复杂的,我就是有点不明白,你一直所说的玄阶高手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夜雨,你在和老师闹。”妃玄音眼睛弯成了月牙,不过那是被气的。

    妃玄音可不会相信,一个连三昧真火都运用自如的人,会不知道修仙者的等级。

    “老大,我没闹,我是真的不知道玄阶高手是什么意思。”娄夜雨略显无辜的说道。

    妃玄音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銫。尽管娄夜雨的表情很诚恳,但她还是想凭着武者的特殊感应,从娄夜雨脸上找出说谎的理由。

    最后,她失败了,因为她看得出来,娄夜雨对修仙者的等级真的是一无所知。

    “你…真的颠覆了我的思维。”对妃玄音来讲,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一个道门高手,身兼三昧真火,却对修为之事一无所知,不奇怪才怪了。

    不过随即,妃玄音还是耐着杏子道:“那你能告诉我,你的这身修为是怎么来的吗?”

    “当然可以,我就是怕我说了以后,你会不相信我。”娄夜雨搔了搔头道:“其实我有一个老师的,是他教会了我一些术法,不过那些术法,都是我在梦中学到的,你…相信吗?”

    说完后,娄夜雨仅仅盯着妃玄音,生怕她不相信自己。

    然而,这一次的妃玄音却是没有大惊小怪,而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

    “老大,你真的相信?”这一刻,连娄夜雨都有些懵了,原本他以为妃玄音在听了梦中授艺这种荒唐事后,一定会骂上自己一句精神病,谁知非但没有,却还是一脸的真诚。

    娄夜雨仿佛找到了知音,大有一言不合就拜把子的冲动,最后还是忍住了。

    “我当然相信,传闻道家不同于其它门派,即便是师徒传艺都是千变万化,除了当事人外无人可以窃取其中的奥秘,所以在天地道佛四门中,道家更被誉为最神秘的门派。”

    理了理柔顺的发丝,妃玄音继续道:“而且道门中的思想别具一格,向来不以清规戒律束缚自己,讲究的是随心所域,只要是他们认为是对的,即便是苍天不允,他们也敢拔剑与天一战,如此豪情,天下间当以道门为最,所以在世俗中,道门中人大多数被称为疯子。”

    “正是因为这种独树一帜的高傲杏情,也导致了道门中人的八方树敌,不过对此,道门中人亦不在意,因为高超的道术足以让他们轻松应对八方来客,久而久之,便没有人再去愿意招惹修道之人了。”

    “说白了,修道之人算是世间修仙者中的一个异类,选传人不看品质看缘分,这才有了天不降无根之水,道不传无缘人之说,所以无论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都不足为奇,因为从根本来说,修道人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这就是我相信你的原因。”

    一席话,听的娄夜雨感动流涕,终于有人相信他的梦中学艺不是无稽之谈了。

    曾几何时,娄夜雨也曾把这个秘密分享给最亲的人,结果最亲的那个人听完之后,不但没有相信他,还找了一大堆所谓的神婆来给他驱鬼辟邪,弄得娄夜雨啼笑皆非,便再也不敢对任何人说起了。

    今天若不是妃玄音一个劲儿的追问自己,娄夜雨真的不愿意再被当做一回精神病。

    死死的抓着妃玄音的手,娄夜雨有一种找到知己的感觉,“老大,早知道你这么善解人意,我何至于对你隐瞒至今啊,呜呜…”

    说至动情处,这货竟然嚎上了,也不知道是真被感动的,还是有意占我们美女导员的便宜啥的。

    “哎哎哎,说话归说话,少给我动手动脚的。”妃玄音迅速抽回了被娄夜雨摸着不放的手,提醒某人道。

    这家伙,只要逮着一点机会都不放过,这种死皮赖脸的本事也算是无敌了。

    占便宜被抓了个现行,娄夜雨多少有点尴尬,不过脸皮够厚的他,倒也无所谓。

    随即妃玄音狠狠瞪了这家伙一眼,才道:“说说吧,你连修仙者的等级都不知道,这一身修为到底是怎么来的。”

    “什么怎么来的?不就是练着练着就来喽。”娄夜雨轻描淡写的道:“应该是十岁那年吧,师尊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还给我吓得不轻呢。”

    回想起当年时候的情景,娄夜雨禁不住打了了寒颤,至今仍心有余悸。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