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保镖
    第十章保镖

    那一年,忽有神道如梦,言传要授以无上道法,奈何娄夜雨年少纯真,被吓得半死。

    之后数天,老道皆是如约而来,并想尽各种办法令其妥协,最终娄夜雨无奈,只好点头。

    遥想当年,娄夜雨唏嘘不已,开口道:“当时我很害怕,却也没得办法,只好答应老师了。我记得老师第一次教我道术的时候,是在一处悬崖上,我不知道那个悬崖有多高,总之望下去会产生眩晕之感。”

    “我就在那个悬崖上练静心,等我心静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年过去了,也是在那一刻,我感觉到身体发生了变化,就是丹田内有一股紫气升起,你应该明白那种感觉的。”

    “嗯,我明白,”妃玄音接口道:“那象征着一个凡人涅槃脱变,转化为了真正的武者,而武者的一到九阶也是通往修仙的桥梁,只有突破武者九阶达到黄阶之列,方可算迈进修仙大门。”

    “现在想来应该是的。”

    娄夜雨点了点头,说道:“从那以后,师尊虽然还是在梦中授艺,却要我在现实中做很多事,例如夜晚的时候要我独自一个人去坟地,超度一些冤魂厉鬼,晨练的时候要打拳,而且需配合体内的紫气出拳…”

    “而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感觉体内的力量澎湃到了极点,每当这个时候,师尊总是会找一处安静的地方让我专心冲击丹田内自然形成的一个屏障,在这个过程中,最开始我会很痛苦,可一但冲开那层屏障,我就会感觉自身的力量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傻瓜,那就是武者的进阶啊。”敲了一记娄夜雨,妃玄音有些羡慕嫉妒恨。

    这一刻,她真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个好运的家伙,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就开始突破了,这种情况若是传入修仙界,不知道会惹来多少人的眼红。

    娄夜雨笑了笑,随即指了指妃玄音的腹部说道:“再后来,我就到了和你现在一样的修为。”

    妃玄音并没有觉得娄夜雨轻浮,因为她知道娄夜雨手中所指,是自己的武者修为。

    自己卡在这个阶位上太久了,迫不及待想从娄夜雨那里得来一些突破的领悟,便问道:“那后来呢,你是怎么突破的?”

    “这次就比较麻烦多了,竟然用了足足两年。”回想起当年那一次最难突破的屏障,娄夜雨也是颇感无奈。

    “两年的时间,夏天我在太阳底下暴晒,冬天在雪地里打坐,尤其那一年的大雪,简直下起来没完没了的,没把我冻死。”

    娄夜雨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才继续道:“我记得有那么一次,我都饿晕过去好几次了,可是师尊就是不准我吃饭,还说什么只有这样的寒冬才最适合悟道,就把我一个人扔在雪地里暴冻,那时,我真的绝望了。”

    “就在我体力已经到达极限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儿,是那个女孩儿把怀里的面包给了我,才有了我坚持下去的勇气。”

    “直到今天,我还清楚的记着那个女孩儿的模样,是天下间最美丽的仙子,也正是因为那个女孩儿,我才放弃了北大,来到这个只是省二线的松江大学。我要保护她,倾尽所有。”娄夜雨再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妃玄音,他多么希望,可以勾起面前之人八年前的记忆。

    可是,他失望了…

    原本认真聆听的妃玄音,见娄夜雨竟然不着调的讲起了狗屁爱情故事,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最反感这个话题了吗?顿时,妃玄音的俏脸便是沉了下来,“臭小子,我让你给我说怎么突破的,谁让你陈述你的爱情故事了?对于你的那些破事儿,我真的没有啥太大兴趣。继续说突破,别跟我扯些有的没的。”

    娄夜雨嘴角抽了抽,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自己说了这么多,这妞咋就不开窍呢?

    无奈的他,只好继续道:“吃完面包,我就突破了。”

    妃玄音的目光有些怪异,她道:“完了?”

    娄夜雨点了点头,“嗯,完了。”

    妃玄音又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娄夜雨摇了摇头,“真没有,真的吃完面包就突破了。”

    妃玄音强忍住爆揍一顿这家伙的冲动,咬牙道:“你别告诉我你从九阶突破到黄阶,迈进了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修仙之列,就是因为吃了那个傻缺女孩儿送你的面包?”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娄夜雨有些诧异,随即想了想之后,纠正道:“老大,那是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儿,不是傻缺。”

    “我说她是傻缺就是傻缺,犟什么犟。”妃玄音咬的银牙都咯咯作响。

    多么好的一个机会啊,却让一个傻缺女孩儿给搅和了,若不是那女孩儿的一个面包,娄夜雨就不会以此突破。如若娄夜雨在心静如水下感悟自然突破,一定会说出关于道的领悟,那样的话,妃玄音就会从中受益匪浅,直接以道入门都不是不可能,要知道那份感悟对武者来说有着多么的重要。

    可现如今,娄夜雨除了记着那一份面包外,却啥也记不起来了,更可惜的是,就这般错过了一个加入道门的好机会,那可是道门啊,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修仙圣地,还有比这更气人的吗!难怪我们的美女导员跳脚。

    娄夜雨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妃玄音,实不知她生的是哪门子气,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人会骂自己傻缺嘛…

    他并不想在这个傻缺的话题上纠缠,便道:“老大,那还要不要继续往下说?”

    “说。”半响,妃玄音的嘴里才蹦出了一个字。可见她此刻多么的气急败坏。

    “后来的事情就要顺利的多了,平均每一年多就会冲破一次屏障,哦,就是你口中所说的突破,八年,一共六次。”娄夜雨记得很清楚,说起来也就顺利的多。

    “六次!”

    震惊的同时,妃玄音也用手指掐算了一番,“怪不得你能凝聚出道家的三昧真火,原来你现在已经是玄阶中品高手了。”

    “玄阶中品,什么阶别?很厉害吗?”娄夜雨不觉问道。

    “当然厉害,那可是玄阶中品啊,尤其还是道门的高手,有钱都请不到呢。”

    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娄夜雨,妃玄音道:“在修仙的世界里,共分四个大的阶位,从上到下列为天,地,玄,黄,每阶又分四品,为初品,中品,高品,巅峰。”

    “当然,还有最初的练武九阶,普通人想要迈进修仙之境,需先历经练武九阶,而天下间不知道多少人止步在了练武九阶上,能踏进黄阶的高手简直凤毛麟角。”

    “例如你的老师我,就卡在这个价位上五年了,无论怎么努力也难得寸进,本以为借着你的感悟说不定能加入道门呢,你倒好,除了美女和面包你啥都忘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娄夜雨恍然大悟,可算知道妃玄音刚刚为什么生气了。

    “其实也没全忘,还记得一些的。”

    “真的,那快说来听听。”妃玄音的美目顿时明亮了起来,满脸的期待之銫。

    “嗯,除了面包之外,还有洛阳火腿肠,山楂糕什么的,再多的,我就真记不得了。”娄夜雨一本正经的说道。

    下一秒钟,妃玄音的脸上直接罩上了一层寒霜,再接着,“滚…”

    一脚就给娄夜雨踹出了老远。那脚法,既帅气又潇洒,最主要的是铁面无情。

    再然后,妃玄音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这个家伙,总是能把自己气的暴跳如雷。

    这时,娄夜雨也在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屁股,朝着妃玄音嘿嘿傻笑着。

    这就是两人间的相处模式,有些单纯,有些天真,却真的很好。

    “臭小子,你就气我吧。”妃玄音狠狠瞪了娄夜雨一眼,说道:“我还指望你能保护我呢,谁知道连你也欺负我。”

    那表情有点委屈,异常动人。

    “老大,我跟你闹着玩儿呢,你也当真?”

    娄夜雨道:“保护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气你啊。”

    闻言,妃玄音眨了眨俏丽无双的美目,“你…真的会保护我?”

    娄夜雨点了点头,“当然,只要你需要,我就一直都在。”

    妃玄音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即偏头想了想道:“要不…你做我的保镖吧。”

    “好的。”却没想到的是,娄夜雨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如此痛快的答应,反倒让妃玄音有着短暂愣神。其实也难怪妃玄音会如此,一个玄阶道门保镖,那并不是财富所能买断的。

    从昨天知道娄夜雨的身份开始,她就盘算这个事情了,各种套路不断在脑海中盘旋,发誓一定要拿下这个小家伙,甚至在某一刻,她都想过如果娄夜雨不答应,她都要用美人计了,却没想到的是,事情竟然如此的顺利,自己想的那些套路完全没用上,他就答应了。

    而后她摸了摸娄夜雨额头,难以置信的道:“臭小子,你是不是发烧了?”

    “我没发烧,脑子清醒着呢,给我心目中的女神当保镖,我的荣幸。”娄夜雨耸了耸肩,笑的很绅士。

    “你…不会后悔吧。”

    “为什么后悔?”

    “玄阶保镖,一年的年薪可要上亿啊,我负不起的。”

    “那么多!”娄夜雨到此刻方才知道自己的身价,内心中也是狠狠震撼了一次。

    他曾一度为自己的学费和公寓费出去打工,却未曾想自己本身竟然这么值钱,我靠,早知道还打个毛工啊,给人当一年保镖啥都有了。

    某人正在捶胸顿足中…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