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我们恋爱吧
    第二十三章我们恋爱吧

    再接着,是鹿撞般的心跳,狠狠冲击着妃玄音本就紊乱的思绪。

    他看着她,眼波的传递中,逐渐流露出一往情深的风采,“因为…我欠你一顿永远也还不起的晚餐,还因为…我喜欢你。”

    “轰…”

    一瞬间,妃玄音识海内响彻的共鸣,险些让她站立不稳。

    从某一刻开始,其实很多事情,对两人来说早已心神领会,只是关于那份情感的禁区,两人却一直坚守着最后的防线。毕竟他们是师生。

    可今天,娄夜雨却再也忍不住了,是石万年的故事触及了他,让他明白爱情是主动,不是错过。

    “你是想脚踏两只船吗?”

    妃玄音的语气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淡淡酸意,“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小女友哦,若我答应了你,她怎么办呢?你可是为了她,都能甘愿放弃北大那种名牌学府呢。”

    “额。”

    娄夜雨没想到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妃玄音竟然还能想着这个问题,他是真想说:大姐啊,我为的那个女孩儿,就是你啊。

    可娄夜雨还是忍住了,他没有说,因为他并不确定,妃玄音还会不会记得当年那场大雪中的相遇…

    见娄夜雨不说话,妃玄音还以为是前者心虚了,便道:“好吧,看在你白天为我不顾一切出手的份上,我原谅你的一时冲动。”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哦,男孩子不可以那么花心,要从一而终知道吗。”

    然而,妃玄音虽然在这般说着,却那俏脸上的黯然,则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

    要说对面前的大男孩儿没感觉那是假的,毕竟她已经二十几岁了还没谈过恋爱,对于爱情,她同样向往。但是做人的底线,还是让她对这份感情望而却步,毕竟对于一个老师而言,她实在没办法背负得起那属于小三的骂名。

    “老大,你就真的不记得了吗?”娄夜雨没有去解释什么,而是反问道。

    这个有点傻乎乎的大男孩儿,终于下定决心要揭开属于两人的谜底了。

    “记得什么?”妃玄音诧异。

    “八年前,那个下着大雪的夜晚。”娄夜雨开始了语言提示。

    “八年前?”妃玄音偏了偏头,柳眉轻轻蹙起,似在记忆中搜索着什么。

    “对,就是八年前。”

    娄夜雨继续道:“那是我记忆中最寒冷的一个冬天,我为了突破武者晋级黄阶,在大雪里坐了四天四夜。”

    “那时候我饥寒交加,恨不能永远的沉睡下去,可就在我无法坚持的最后一刻,是你的出现,给了我一顿最美的晚餐。”

    “尽管那顿晚餐只是很简单的几块面包和一根香肠,但那却是我吃过这世界上最美味的晚餐,那时我便发誓,早晚有一天我会站在你的面前,用一生去守护你。”

    刹那间,八年前的一幕,在妃玄音的脑海里被搜寻而出,她惊骇的美目看着娄夜雨,渐渐的,面前的青年和回忆里的男孩儿相互融合,最后成为了一个真实版的娄夜雨。

    “是你?你是哪个坐在雪地里的乞丐男孩儿?”妃玄音这一刻的震惊,无以复加。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一直在暗地里保护自己的学生,竟然就是当年那个坐在雪地里发呆的男孩儿。

    一瞬间,所有的疑惑全都解开了…

    妃玄音怔在当场,她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直到此刻,她仍旧处在半信半疑的状态,“你你你…真的是他?”

    见妃玄音终于想起了自己,娄夜雨微笑的点了点头,“可不就是我喽,不然你以为还会有能像我一样傻傻的保护你吗?”

    “老大,拜托你以后能不能走点心,我都暗示你无数回了好吗。”

    呆呆的望着娄夜雨,仿佛见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奇怪的生物,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妃玄音都没有眨过眼睛,而娄夜雨,就那般带着坏笑任由她欣赏着。

    “你…”此时,妃玄音有着千万个问题,但却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最后,她做了个长长的深呼吸,以此来平定内心中的凌乱,才道:“就是因为当年我对你的一点点帮助,你才一直暗地里保护我?”

    “是的。”娄夜雨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那份保镖合约,是不是也是你故意签的?”妃玄音又问。

    “我把它当做了男友合约,就签了。”娄夜雨耸了耸肩,半玩笑的道。

    “你给我严肃点,我问你是不是在签那份合约之前,你就知道了上面写了什么?”妃玄音瞪着大眼睛,表情异常的凝重。

    “好吧,我承认,我是看了合约后,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娄夜雨坦然道。

    妃玄音不说话了,所有事实都已经全部明了,她还能说什么呢。再问下去的话,或许就要到那个她最不愿触及的话题了。

    然事已至此,在一番思想挣扎过后,妃玄音还是紧咬着下唇,一字一句的问道:“那你放弃了北大,来到松江大学所为的那个女孩儿,到底是谁?”

    在问出这句话后,妃玄音的呼吸明显急促了起来,甚至她的脸颊,都升起了片片红潮。

    这一刻,仿佛连流通的空气都变的紧张起来,宁静的时空内,随处抒写着浪漫的诗意。

    沉静中,娄夜雨紧紧盯着面前的可人,缓缓的,他收起了嘴角边的微笑,“我来到这里,只为了心中的一个女孩儿,她的名字叫…妃玄音。”

    泪水,不争气的在眼角处滑落而下,那是在得知真相后的感动,亦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幸福与满足。

    在曾经,她羡慕的看着无数对情侣从自己身边走过,却暗叹自己的无缘无分。她也曾埋怨过老天的不公,为何在自己最美的年华里,没有遇到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

    然而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原来老天早就为他选好了一位最优秀的如意郎君,那个郎君,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前程与梦想,只为能够在她身边默默的守护,无声的付出着。试问天下间,还有什么能比这一份守护来的更加珍贵?

    一切的美好,原来自己都已经拥有…

    “你傻呀。”

    泪光中,妃玄音紧咬下唇,责备道:“为了只是一个凡夫俗子的女人,而放弃了那么高的学府,值得吗?”

    “嘿嘿嘿…”

    可是回应妃玄音的,却是娄夜雨憨厚的傻笑,“其实我也感觉自己有点傻,若不然也不会明知道那份合约不合理还签了它。”

    “后悔了吗?”妃玄音扬了扬俏脸,梨花带雨的问道。

    “后悔没把下辈子也给签上。”

    “噗…”

    娄夜雨傻里傻气的样子,顿时逗得妃玄音一乐,不过随即妃玄音还是紧绷起了小脸,愤怒的朝着娄夜雨扑去。

    “混小子,我掐死你我,让你瞒着我,让你这么久都不告诉我,有能耐你继续装下去啊,哼,我恨死你啦。”妃玄音双手齐上,左右开攻的掐着娄夜雨,完全不留一点的余地,看的出来,她是真的生气了。

    她就如同一个小女孩儿般,得知真相过后,尽情撒着娇。尽管这段情感来的有点迟,但却让妃玄音真真实实感觉到了一种做女人的幸福。

    “我有对你说过啊。”娄夜雨边呲牙咧嘴的躲闪着,边说道:“就是上次你问我怎么进阶的,我不就对你说了吗,可你却一点都记不起来,还说我犟什么犟,她就是傻…”

    “娄夜雨,你给我闭嘴。”

    想起当时的场景,妃玄音更加的怒不可遏,话说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嘴里骂的那个傻缺,不正是当年的自己吗。

    恼羞成怒的妃玄音,更感觉委屈了,便把这份委屈蛮横不讲理的撒在了娄夜雨身上,“啊啊啊…气死我了,娄夜雨,我咬死你我。”

    这一次娄夜雨没有动,而是任由妃玄音的樱口咬在了自己肩上,顿时,一块红肿的牙印突显而出,甚至带着丝丝血红。

    “你是不是真傻,你就不会躲吗?”咬完后妃玄音就后悔了,因为看着那带着血印的红肿地方,她突然又心疼了。

    娄夜雨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看了看身后方。顺着娄夜雨的视线看去,那里有一块黑銫的大石头。

    妃玄音知道娄夜雨为什么不躲了,他不是傻,他只是怕自己躲开了,妃玄音会来不及收住前冲的惯力而撞上自己身后的那块大石头。

    满满的感动,瞬间占满了妃玄音的芳心。

    黑暗中,娄夜雨牵过妃玄音的手,说出了藏匿在心中很久的话:“老大,我们恋爱吧。”

    这一刻,妃玄音的娇躯似乎有一点点僵硬,她幻想过一千种恋爱方式,却唯独没敢想过这一种,这样的相遇,是否有点太浪漫?

    黑暗中,娄夜雨继续说道:“你知道吗,当年为了找你,我几乎走遍了整个松江市,当我知道你所在院校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激动。”

    “在填高考志愿报表的时候,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了这里,不是因为这里有多好,而是因为这里有我一直魂牵梦绕的你。”

    “真的吗?你那么喜欢我?可是…我是你的导员啊,我们不可以的。”妃玄音在用最后的清醒来抗拒两人间即将越过的道德底线,却发现本想挣脱被握着的双手,是那么的艰难。

    “嗯,喜欢你,就从第一次的相遇开始。”娄夜雨点头道。

    有那么一种缘分,穿越了时间,穿越了山川,即便千年,亦能在人群中将你寻找而出…或许冥冥中总是有一种安排,让本应该相遇的两个人,慢慢的靠近一起。

    “为什么…选择在今天对我说这一切。”半响后,妃玄音问道。

    “我有点害怕了,我不知道我该怎样面对一个如此善良的鬼煞,我怕我不忍心出手,更怕没机会对你表白…”

    “不许胡说。”

    纤手掩住了娄夜雨还在说话的嘴,妃玄音道:“你一定要赢,不许输,因为…你还没有正式的约过我呢。”

    一瞬间,娄夜雨漆黑的眸子中,释放出无尽光芒。多久了,他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兴奋的将妃玄音抱起,娄夜雨原地疯狂的转了起来,“老大,谢谢你。”

    “咯咯咯,臭小子,放我下来啊,我晕啦啦。”

    “哈哈哈…”

    星空下,年轻的笑声肆无忌惮的传荡,遮掩了整片夜幕下的苍穹…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