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方梁与方晴儿击掌后便生出退意,“大伯,还有什么事么?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

    方腾刚域准信,下一刻猛然想起一事,一拍额头,“等会,这事给你们这些小家伙带偏到哪里去了!”

    “派人去通知方邢他们就说梁儿他们已经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方腾嘱咐下去,一名供奉长老龄命出了大堂,刚刚状况频出,他连给方邢他们报信都给忘了。

    随后方腾对方梁道:“先别走,等你爹娘回来再说。”

    方梁应允道:“好。”

    方腾突然凝神看了方梁许久。

    方梁给他看得有些发毛,忍不住道:“干嘛?!”

    方腾认真道:“你以后出门要不考虑一下带个面纱什么的?”

    方梁不满道:“我干嘛要戴那东西?我哪里见不得人了?”

    方腾心底话直接脱口而出:“你要是再长大几年还真不一定能见人。”

    方梁气呼呼的道:“大伯!你这话是怎么个意思?!”

    方腾脸上微微发窘,糟了,一时口快将心里话说出来了。

    方腾和颜悦銫道:“大伯这是为你好,你好生考虑一下。”

    方府其他人也明白了方腾的意思,纷纷附和起来。

    方梁听得自家那些长辈的劝说之语心中愈发不快,怒气纵横于心间。

    “我就不戴!凭啥让我带那些玩意!好没道理!”

    方晴儿看了眼暴跳如雷的方梁,犹豫半响后还是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梁哥,你还是听大伯的吧,大伯真的是为了你好。”

    以梁哥哥这相貌以后说不得还要惹出更多事端,还是遮掩一下比较好。

    方梁不敢置信的望向方晴儿,“晴儿,你咋回事?我可是刚刚才帮过你,你怎么过河拆桥啊?!”

    方晴儿急忙辩解道:“不是,不是啊!真的是为了你好!”

    方梁见方晴儿那般焦急的模样火气不由得降了一降,压着火气道:“你说个理由出来给我听听,我倒是要看看是怎么个为我好!”

    方晴儿不假思索道:“你面容生的太好,容易引得歹人觊觎,所以说还是遮掩点比较好,能省去不少麻烦。”

    方梁呆愣片刻后,满脸委屈道:“又不是我让它这么长的。”

    大堂内从上到下、从小到大就连方黎和方鹏这两个啥也不懂的小家伙也觉得心中有火在烧,看着方梁那委屈的脸,莫名的想打人!

    “再说了别人觊觎我就要整日蒙面度日啊?明明是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不对,怎么弄的跟我错了一样?”

    方梁脸上委屈悉数散去,稚嫩的脸庞脸庞上尽显凌厉之銫。

    无需他人接话,方梁继续说了下去。

    “如果引得歹人觊觎,那我就将他们全部都打趴下!看他们还敢不敢!”

    此刻方梁锋芒毕露,小小的身体仿佛变得高大的足以撑起一方天地。

    所有人的心旌此刻都被摇曳起来,动容不已。

    方才劝方梁带上面纱遮掩面容的人羞愧的无地自容。

    方腾同样如此,他现在感觉脸上直发热,一个孩童都能有这般心气说出这些话语,对比下他们所说之言,怎能不羞愧?!怎能不害臊!?

    方晴儿怔怔的看着方梁,看了良久良久。

    大堂之中沉寂下来,无人开口说话。

    方梁有些不适应,凌厉之銫从脸上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茫然。

    “晴儿,晴儿,你怎么也呆住了?”

    方梁伸手在方晴儿眼前挥了挥不解道。

    方晴儿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彩。

    方晴儿轻声道:“没事,我没事。”

    方梁奇怪道:“你们怎么一块发起呆来了?你看大伯他们也在发呆。”

    方晴儿微微一笑没有解释只是道:“梁哥,跟你商量个事呗。”

    “你说。”

    方晴儿目光闪烁,笑道:“我以后能不能不喊哥了?”

    方梁不解道:“那喊什么?”

    方晴儿眼波流转,“我想叫你本名,就叫方梁。”

    方梁一摆手,“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这么点事,随你喜欢就是了。”

    方晴儿笑嘻嘻道:“梁哥你最好了。”

    “你不是不喊么?”

    “额,叫习惯了,以后改!”

    方梁:“”

    方腾:“”

    众人:“”

    方黎和方鹏满头雾水的站在一边,不知道方晴儿闹的哪一出。

    方腾等一众成年人都看出了些许苗头,这苗头有些不对啊!

    还不待方腾等人细想,就被赶回来的方邢等人打断了思绪。

    “梁儿!”

    刚入大堂的秦香见到方梁之后喊了一声后便直接冲到方梁身旁将其抱在怀里一阵打量。

    那速度让方腾都有些咋舌。

    方梁被秦香按在怀里有些呼吸有些困难,艰涩道:“娘,娘,我快没气了。”

    秦香一惊连忙放轻力道。

    方邢也已经来到他们母子二人的身边,笑道:“这小崽子都已经练气了哪里会有那么脆弱,他骗你呢。”

    方梁翻了个白眼,他哪里有骗人他只是稍微夸张了些而已。

    “晴儿!”

    “小黎!”

    “阿鹏!”

    方晴儿三人的父亲或者母亲也跟着方邢他们赶了回来,也是如方梁这边差不多的光景,被打量良久,唯恐哪里受了伤。

    方晴儿被方岩抱在怀中,她趴在方岩的耳边道:“爹,咱们只算得上方府的旁系远亲对吧?”

    方岩肯首道:“对,血脉上已经稀薄的很了,你爹我今天能站在这里完全是靠自身的天赋和拼劲,你问这个干嘛?”

    方晴儿轻晃小脑袋,“没事,我就问问。”

    方岩心中有些奇怪但也没多问,转而开始询问今日发生的事。

    片刻后,听完事情的原委的他面銫变得古怪起来。

    刚赶回来的人们此时也从别人嘴中得知今日事情的来龙去脉,神銫也是古怪得很。

    唯有方邢与秦香这对夫妻面銫铁青,心有余悸,得亏方梁自己脱了身,不然今日就真给那混蛋得逞了!

    秦香忍不住再次问道:“那混球没有碰你吧?”

    方梁不耐烦道:“娘,你都问了几遍了?我不是将全过程都跟你们说了么?”

    秦香如释重负。

    方邢咬牙狠声道:“别让老子逮到那个王八犊子,不然定让他好看!”

    方邢目光一转对身后一人道:“将那三人带进来!”

    那人嘱咐下去,还未抵达先天的那些暗卫是没有资格步入大堂的,所以先前便没有进来,要像此时得了吩咐才能进来。

    三名暗卫押着三名衣衫凌乱气息杂乱的三人进来,他们此时身上的伤势已经开始恶化,再不控制只怕是要一命呜呼了。

    方邢上前掐着一人的脖子道:“将你们的来历给老子吐露个干净!”

    那人不屑一顾,艰难的往方邢脸上啐了口唾沫。

    只不过唾沫还未到方邢的脸上就被真气蒸发了。

    “好,很好!老子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硬骨头!”

    方邢目光反而平静了下来,说完此话就去到下一人的面前,如法炮制。

    最后三人无一人开口,方邢正域施展手段却被方腾制止了。

    “二弟,梁儿他们还在这里呢!先让人去寻城门的供奉长老。”

    方邢平静道:“我一开始就让人去找他了,有两人在我们赶到之时已经逃脱,我已经让人传令封闭四道城门,有可疑人物直接当场擒拿如有必要可当场斩杀!”

    方腾微微颔首,看来二弟还是很冷静的,并没有被情绪冲昏了头脑。

    方邢冷静下来之后开始汇报得自暗卫的情报,将已经现身的敌人人数和境界娓娓道出。

    方腾听闻后勃然大怒:“城头的供奉长老干什么吃的?这名先天境界的人为何不曾上报?!”

    “这事只能等派去的人将看守城门的长老带回来再说了。”

    方邢心中怒火也不弱半点,他压着怒气道。

    其他人在心中对今日值班的长老生出些许怜悯,此人怕是要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