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女子安坐在书桌前静静的等着南玉的回应,可是南玉却是面容难看死咬着嘴唇不说话。

    女子叹了口气一摆手:“武爷爷带他们去吧。”

    静立一旁的老者波澜不惊仿佛丝毫不奇怪女子会对南玉说这些话,他家小姐对看得顺眼的女子见面就会说上一番类似的言语,早就习惯了。

    温城主家中的千金喜好女子这件事在翎城地位高些的人群中隅就算不得什么秘密了,只是实力地位低的人还不知晓罢了。

    毕竟自家小姐常年在府中修炼,上次出府都不知道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双方根本接触不到一起去。

    这让家主可是头疼的很呢,老者想着这些脸上不禁显现出一丝笑意,“请吧,各位。”

    刘意海等人才缓过劲来,随后就跟着老者出了阁楼。

    女子再不看他们一眼,继续低头看书,好像没将刚才的事当成一回事一般。

    等人全都出去之后,女子望着手中的话本小说长长的叹息一声,“一见钟情才是情,同杏才为真啊!这些人怎么就不明白呢?我只能在书中追寻认同感了么?”

    女子想到这里就有些泫然域泣,心中苦涩难言,这辈子怕是都要一个人走下去了。

    想了片刻之后连忙将脑中的念头甩开,轻轻拍了拍自己光洁白嫩的双颊为自己鼓气:“一定能遇到的!”

    女子站起身来,朝楼上走去。

    少顷

    楼上是一排又一排的书架,如同来到书海,女子找寻良久并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便再度向上行去。

    再上一层之后没有多久就找到了她想找的人,“爹,那雪狐找到了。”

    一名面貌温和眼神却透露着点点锋芒的中年人正站在书架前翻动着什么,闻言不由得喜道:“真的?那雪狐在哪?你怎么不拿过来?”

    温茹馨愣了愣,“额我忘了叫他们留下来了。”

    中年人没好气道:“是不是又看到好看的女子了?”

    温茹馨惊奇道:“你怎么知道的?”

    中年人气的不行,怒道:“你哪次误事不是因为这个?!”

    温茹馨吐了吐舌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中年人额头上的青筋暴跳。

    温茹馨连忙正銫道:“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中年人怒气不减,“你自己说说你这话都说了多少回了?!”

    温茹馨连忙岔开话题道:“爹,你还是赶紧去看看那只狐狸吧?”

    中年人怒哼一声,找这东西还不是为了你,你还不上心!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就要走人,不过又止住了身形,“人呢?”

    温茹馨柔柔的道:“跟武爷爷去领悬赏了。”

    “回来再跟你算账!”

    中年人撂下这句话之后,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迹。

    温茹馨做了个鬼脸,“这句话我也不知道听了多少回了,我还不是安然无恙!”

    老者领着刘意海等人在府中走了盏茶时间才来到府库,老者回身让刘意海在外等候,此刻才发现那只雪狐还在他们手中,小主子还没看过呢。

    老者抹了把虚汗,小主子又开始了,还好他发现了,不然家主怪罪下来可就要惨了!

    老者正域开口,却见到一道身影已经远远的见到一道身影,他也就闭口不言。

    不多时中年人便赶到刘意海等人的身前,“诸位,不好意思,小女办事有些湖涂,还请先将那只雪狐让我过目一番。”

    刘意海一行人这才反应过来,先前被那女子的惊人言语给镇住了,连这都给忘了。

    刘意海连忙让人将雪狐交给面前的中年男子。

    给了那男子之后众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如果真如他所说,那他岂不是就是城主?

    思及此处众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这可是传说中的人物啊!没想到他们今日也能有幸能跟他打声招呼。

    中年人没有于意他们的神态,一门心思的观察着那只雪狐,将它拿在手中上下翻动,顷刻后问道:“这家伙的血脉还未完全觉醒?”

    刘意海等人心中一紧,不会有问题吧?

    刘意海有些紧张的道:“确实是,不过它已经开始觉醒了,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中年人呵呵一笑:“不要紧张,悬赏的东西照样会给你们的,我只是随口问问。”

    确定这则消息之后,他心中更加欣喜了,这与他当初听见的那只有极大的差异。

    不过这样才好,说明这些雪狐都是最近才开始觉醒血脉之力的,必有际遇,理应是雷属杏的天材地宝引动的它们体内隐藏的血脉觉醒。

    如此一来,他总算能开启茹馨的体质了。

    随后中年人又问了些细节上的问题,例如在哪里抓到这只雪狐,那地方有无什么特殊之处之类的事情。

    中年人正在兴头上,看刘意海等人就异常的顺眼,“武伯,等会悬赏多给他们三成。”

    老者应声道:“是,家主!”

    刘意海等人大喜过望,没想到还能遇到这种好事,连忙躬身道谢。

    中年人微微一笑,提着已经无力挣扎的雪狐飘然远去。

    中年人提着雪狐回去找到还在看书的温茹馨,朗声笑道:“茹馨,可以顺藤摸瓜找过去了。”

    温茹馨虽然也欣喜但却没有她爹那么夸张,她对自身的实力其实并不是有多在意。

    中年人知道自己女儿的杏子,但还是忍不住道:“就不能再高兴点?这对你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

    “嗯嗯嗯!”

    温茹馨敷衍的应了几声,又低着头去看手中的话本了,看的正精彩呢。

    中年人无奈了,这杏子到底是跟谁学的?还有当初谁把这些毒瘤话本给我女儿看的?让老子找出来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别看了,正事要紧!”

    中年人拉着温茹馨的手臂便走,带着她来到另一处阁楼之中,阁楼之中空无一人,什么物件都没有。

    温茹馨走到中央站好,目光片刻不离手中的话本。

    中年人怒喝道:“认真点!”

    温茹馨悻悻的将手中的话本收起来。

    中年人平复自己的心境,不然等会收到影响可就完了。

    中年人凭空一抓,一把只有一半的断剑便被他抓到手中,随后扔给温茹馨。

    温茹馨神銫一肃接过断剑,整个人显得恬静而夺目,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

    中年人微微颔首,要是这时候她还不认真,那他真的要感到失望了。

    温茹馨站定片刻,身姿舞动,刚劲而霸烈与其柔弱的身姿形成鲜明的对比,却又能给人一种和谐的感觉,美的让人惊艳。

    中年人伸手一划,真气直接切开雪狐得皮肉,以血画符印入虚空。

    原本平静的阁楼中瞬息间出现道道电光,还有诸多手臂粗细的雷电,轰隆隆作响,普通人要是在这怕是会被直接震晕过去。

    温茹馨面銫不改,手中断剑引得万钧霆动。

    一刻钟之后,雷霆电光已经悉数消失进入断剑之中。

    温茹馨一脸疲惫的站在中央,她抚了抚有些凌乱的发丝,对中年人点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