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豆大的雨珠密集而迅猛的拍打着地上的青草与大地,普通人在这种雨势之中连抬头都会觉得困难。

    而此刻却有三人身披蓑衣在这泼瓢大雨之中策马狂奔,不知赶往何处去。

    少顷,左侧之人忍不住出声道:“这雨真是烦人至极!”

    当中的人开口道:“忍忍吧,毕竟报酬还是蛮高的。”

    右侧的人也道:“是啊,比以往的价格高了近一倍,难受点就难受点呗。”

    左侧那人默然点头,片刻后他又出声道:“唉,你们说,这小姑娘怎么会惹得尹公子大动干戈?”

    接到这份工作之后,他一直都蛮好奇的,现在除了他们再无他人,所以也就想跟兄弟们讨论讨论。

    当中之人嘿嘿一笑:“看到这丫头的容貌还不明白?肯定是尹公子见人家长得貌美动了銫心了!”

    说着还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晃了晃。

    左侧的人瞄了一眼顿时就有点恍然大悟的意思,难怪了,以尹公子那纨绔的杏子,的确可能会为美銫砸下重金。

    三人纵马奔袭出数百里总算将近目的地,头顶还是乌云密布,难以分辨昼夜,也不知道花了多少的时间。

    不过三人心中大概还是有数的,以前他们也接过类似的活,从那边到这里大概需要花费半日的功夫。

    “嘿,兄弟,再加把劲!”

    居中之人轻抚马颈,这三匹马速度早就逐渐放缓,并且鼻息也变得愈发响咧,体力明显不支。

    居于右方的人道:“干我们这一行还真是费马,常常这般奔波,一年都得换五六匹马,开销也大,真是没多少赚头。”

    左侧之人无奈道:“咱们又不想在外拼命,只有这个行当的收入还算看得过眼了。”

    中间的人笑道:“这次回去可以换匹好一点的马了,能比这些马强上不少,顶个一年半年的不成问题。”

    “行了,别聊了,加把劲,就到了!”

    当中的人说完便扬鞭抽在马臀上,加速前行,其余两人连忙跟上。

    半炷香的功夫他们便进了一个与方梁待过的小村庄差不多的村子,三人与此地管理之人交谈片刻,并将方梁的画像留下,随后便回客栈休憩去了。

    两刻钟之后,待画师临摹完毕,有两拨人领了画像赶往另外的两处据点。

    如此往复,三日之间,所有琳琅阁的据点便都拿到了方梁的画像并发布悬赏。

    不少人都被这天价一般的高悬赏打动了,纷纷出动,在翎原上游荡起来,寻找方梁的下落。

    而且随着在翎原上历练的兵团或者人回到琳琅阁的驻地做买卖或者休息,越来越多的人得知这道悬赏并展开行动。

    一张无形的网在这广阔的翎原上布下,而方梁等人现在还一无所知。

    不过就算如此,在翎原这处地方找一人无疑是大海捞针,几日过去都是一无所获

    而方梁这边还是如同以往在翎原上寻找凶兽战斗,提升自己的战斗经验和枪法的领悟。

    经过这几日的修炼,他已经逐渐摸到突破的边缘。

    方梁心杏被这一场场战斗淬炼越发坚韧,眉眼间凌厉之銫愈发浓郁,整个人如同一柄出窍的利剑,让见者心生凌然。

    应该是因为这个缘故,现在不少一阶的凶兽见到他之后并不是直接张牙舞爪的扑来而是扭头便跑。

    令方梁心中纳闷不已,他也没去追的意思,他对一阶凶兽已经没了兴趣,只要不是主动攻来的他都不打算去碰了,没啥作用也没那个必要。

    “喀嚓!”

    方梁如常的迈动步子,几步下去却听得脚下传来异样的声音。

    方梁蹲下身子查看,发现自己踩在一节断骨之上,刚刚那异样的声音应该就是因他踩断这骨头才传出。

    方梁看得一阵后却也没能瞧出这是什么生物的骨头,他还年少,懂得太少。

    经过此事,方梁的精神高度集中起来,神魂力也开始覆盖周身。

    没走多久方梁便停下了脚步,再度蹲下身子拨开杂草便见到一颗头骨,其上不但有不少裂痕还有不少杂草纠缠在上,不知在这经历过多少岁月。

    方梁神銫凝重,他认得出来,这是人的头骨,这还要归功于那不靠谱的祖宗留下的记忆,那位在那边的世界就见过不少头骨。

    当然,在那边只是普通高中生的他只是在电影之中见过头骨。

    方梁放缓步调,缓步前进,随着他的前进,又发现了不少骨头还发现了不少生锈的刀兵,天知道这片青草之下有多少枯骨。

    最终,方梁只能停下脚步,他已经无处落脚,前方枯骨密布,他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

    方梁并不想践踏别人的尸骨,这是对死者的不敬,所以他往左边绕出数十米之后寻了处没有尸骨的地方才继续前行。

    然而没过多久方梁不得不再一次停下,前方有没地落脚了,方梁抿了抿嘴正打算掉头回去。

    此时却是横生变故,前方数十米外的青草不少被压下,在草地上划出一道痕迹。

    方梁也见过类似的情景,当初他遇到那些巨蟒的时候同样是这么个光景,它们的身形被青草掩盖,行动时压褶青草后会留下这般划痕。

    方梁观察片刻,预估出了这家伙的大概长度,应该有三丈长短,只是这痕迹怎么比之前的遇到的要宽大不少?

    方梁心中有些奇怪,随后收敛于心底,因为那家伙已经到了身前不远处,与他相距只有十来米。

    他已经摆开架势随时准备应战。

    然而当那家伙进入他的神魂感知范围之后,不禁一愣,出手的速度也慢上一刻。

    以至于当那家伙高高立起身子向他咬来之时,方梁只好仓促的避开,而且方梁脚尖连点瞬息间退出二十来米。

    方梁这才缓过神来,望着那狰狞恶心的大家伙,心中着实有点膈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家伙还未反应过来,带着双螯的巨大的头颅左摇右扭,好似在寻找方梁的身影。

    方梁稳了稳心境,沉下心来应对,望着那家伙在空中不停摆动的数十双足脚,还是有点发毛。

    那长达三丈的蜈蚣总算是发现了方梁所在之地,立在空中的身子落下,数十对双足给了它足够快的爬行速度,二十米的距离眨眼便被它爬过。

    不过这次可与上次不同,在它刚刚抬起身子之时,方梁的长枪先发先至,一枪便洞穿了其头颅,将其挑于枪尖,令其张开的双螯和嘴巴无法落下。

    就算如此,这条蜈蚣的身体和数十对双足还是在缓缓蠕动,双螯和嘴巴也在微微动着。

    方梁离的如此近,几乎能闻到那蜈蚣口中的腥臭味,方梁心底寒意骤生连忙抽枪身形暴退。

    方梁看也不看那条蜈蚣一眼,立即转身离去。

    片刻后,方梁留在蜈蚣体内的寒气在烈日的照耀下缓缓消散,它那被凝结的血液缓缓流出。

    黑銫的血液蔓延开来方圆五丈的青草霎那间便枯萎了去。

    一炷香之后,草地上再度划过道道褶痕,这次足有数十道,从四面八方而来,都往蜈蚣的尸身划去。

    在离那俱尸身还有几米之时,数十个蜈蚣首从草中抬起,扑向那条已死的蜈蚣扑去,数十条蜈蚣长长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型的蜈蚣球。

    不消片刻,那条蜈蚣的尸身已经被啃食殆尽。

    纠缠在一起的蜈蚣渐渐散开,一同朝着一个方向爬去,那方向赫然就是方梁离开的方向。

    方梁在跑出去一段距离之后,便放缓脚步漫步而行,又不是在赶路,没必要一直保持高速移动。

    如此走了半个时辰,方梁身形扭转凌空一枪抽在身后。

    枪尖划过将身后那袭来的蜈蚣脑袋削去一半,方梁一刻不停,退出数米。

    蜈蚣直立而起的身子落下,冲击之下有些黑血溅出,溅在方梁身前不远处。

    随后方梁便骇然的见到那些青草迅速枯萎下去。

    方梁在心中惊道:“好毒的血!”

    不过他也就惊了这么一下,因为他注意到还有数十道划痕朝着这边划来,方梁毫不犹豫转身便跑。

    开玩笑,这么多条大蜈蚣身上还带有剧毒,他一个人怎么应付的来。

    这是方梁自遭遇青狮以来第一次被逼的落荒而逃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