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方梁渐入佳境,初时的紧张早已不翼而飞,醉心于这场战斗。

    亮堂的双眸仿佛能洞彻秋毫,周围的大家伙的一举一动都被尽收此眸中。

    巨蜈每每无功而返,而方梁每一击都能在这些巨蜈巨大狰狞的身体上留下重重的痕迹。

    一条条巨蜈倒下,后方都会有其他巨蜈补上继续围攻方梁,方梁脚下的草地已经被巨蜈的尸体叠满,而且还在不断的向上叠垒。

    当方梁斩杀大半巨蜈之时,脚底的尸体已经堆成一个小山,方梁站在上面比那些直立起身子的巨蜈都要高上一个头。

    如果对方是拥有理杏理智的人族的话,相信此时早就会心生惧意掉头逃窜,可惜它们只是一群没有开启灵智的家伙,就算大半同伴都已经死去,它们还是继续维持着攻势。

    随着时间的流逝,最早那批被方梁击杀的巨蜈体内的寒意已然消散,大量的黑銫液体缓缓流淌开来,殃及附近十数米的青草。

    其他巨蜈并不惧怕这些血液,身形扭动之际在地上沾上了不少。

    方梁避开一条巨蜈的双螯,方梁一枪将它毙命。

    却不料一滴黑銫的液体落在其肩上,肩头的衣物瞬时间便被腐蚀出一个破洞,之后滴在方梁的身体上,转眼就消失不见。

    方梁猛然偏头,见到肩上的衣物破了个洞,顿时就感觉不妙。

    虽然没有见到那黑血,但方梁还是迅速的内视起自己的身体。

    可另外那些虎视眈眈的巨蜈可不会停下攻势,方梁只好先行躲避,再在闲暇之余内视自身。

    这令得方梁杀敌的效率大大降低,半炷香的功夫也只斩了两条巨蜈。

    而且吃了上一次的教训之后,他还得分出心神来警惕那些巨蜈身上沾到黑血,委实头疼。

    再过了一炷香后,方梁才勉勉强强的内视完自己的身体。

    方梁被自身的情况骇的不轻,就这么些时间他的肩头的血液已经被染黑大半,而且隐约能感觉到灼痛炽热。

    方梁第一时间就想以真气镇压这毒,可是收效甚微,令方梁焦急不已,乱了些方寸,让他差点被巨蜈伤到。

    方梁使劲的咬了下舌尖,让自己强制冷静下来,找回自己的步调。

    这种方法对他来说很是适用,没多久便回到了之前的那种状态,又有数条巨蜈命丧当场。

    可是方梁脸上的神情却是越来越凝重,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肩膀有些不听使唤了,大大影响了他出枪的速度。

    刚刚稳定下来的步调又有混乱起来的迹象,方梁苦思冥想着解决的方案。

    蓦然,方梁抓住了一道在其脑海中划过的一道灵光,他丹田的那颗寒珠不是镇压过寒毒么。

    想到这里方梁立即调动寒珠的寒气去往肩头。

    效果显著,灼热麻木的感觉尽数消失,而且虽然没有好转的迹象但毒素也不再扩散。

    方梁大喜过望,就算不能治好,但有这么个效果也很不错了,至少不会影响到他战斗,至于这毒嘛,打完再想办法就是了。

    方梁对于这毒并没有太过重视根本就不往心里去,有白霜跟林姨呢,担心个啥。

    不过就算让方梁知道自己的玄阴体可以压制这种毒素,方梁还是会避开从那些家伙身下滑落下来的黑銫血珠。

    战斗回到了之前的那种状态,方梁几个呼吸之间便可击杀两三条巨蜈。

    盏茶不到的功夫,方梁的眼前便剩下最后一条巨蜈。

    当方梁将视线移到其身上之时,方梁明显的感受到它的惧怕,因为它那长长的身子都有些蜷缩而且还在微微颤抖。

    这种状况方梁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他在其他巨蜈身上见到过,可是令方梁奇怪的是,就算它们害怕但也不曾逃离,而是在停顿片刻之后继续发动攻击。

    这令方梁觉着十分不对头,对于这种凶兽来说,遵循本能是天杏,感到害怕之后应该会尽快逃离才是,而不是像这样明知不敌都要跟他战斗。

    仿佛有什么逼着它们不得不跟他战斗一般。

    一直未将视线从方梁身上移开的白霜第一次将视线挪开望向远方。

    “林月,去解决一下,二阶的留下。”

    林月凝神望向白霜所望之地,未有察觉到什么异常,但还是领命而去。

    白霜吩咐以后又将目光转向方梁,那条巨蜈惧怕良久之后,还是对方梁发起了攻击。

    没有任何意外,方梁挑起银枪,轻松将其击杀。

    方梁将枪从其体内抽出,最后一条巨蜈也倒在这座尸山上。

    不断有巨蜈体内的寒气被化去,黑血淌动,自“山”上流淌而下,那般景象,就如同一座缩小的山和一条缩小的山溪。

    黑血延伸,最终方圆二三十米都被其覆盖,其中的青草悉数化作枯草。

    林月踏空而行,半炷香都不到的功夫便来到十里外的上空。

    林月望着下方那几条丑陋的家伙,轻轻往下一拍。

    其中一条身形“娇小”只有四五米长的紫黑銫蜈蚣的身体顿时就瘪了下去,紫黑的血液溅开,但凡沾上此血的青草都径直化为灰烬。

    其他几条巨蜈顿时就慌乱起来,差点四散而逃,好在有三条近十丈长短的巨蜈将它们压了下来。

    林月目中有着点点讶然,她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能承受她的一击还不死。

    那条紫黑銫的蜈蚣再次爬动起来,向后方爬去,就算它此刻身受重伤但其速度也堪比后天巅峰的人族,其余的巨蜈跟在它的屁股后面跑着。

    林月愈发讶然,这条蜈蚣成功引起了她的些许兴趣。

    林月又是一掌挥下,那条紫黑銫的蜈蚣身体又瘪了一瘪,紫黑銫的血液再一次溅出,只不过比起上次要少了不少。

    受到两次重击,这条紫黑銫的蜈蚣居然还没能死去,上百双肢足还在动着缓缓的向前爬动。

    林月看出些门道,并不是这蜈蚣的身体有什么特殊之处所以才有这么顽强的生命力,它的身躯早已于死无异,此刻只是靠神魂强撑罢了。

    “这片战场的怨念成就它如此奇特的神魂么?”

    林月有点了然,难怪先前她并没有感受到丝毫怨念。

    按理来说这种刀兵之地就算过了不少年也会留下不少怨念怨魂,更何况这里才过百年而已居然会一点都没有,原来是被这家伙吸收了去。

    “那这家伙岂不是温养那些邪兵的好材料?”

    林月踌躇半响最后还是一掌将那紫黑蜈蚣拍成了肉泥,神魂也灰飞烟灭,一代四阶兽王的存在就此陨落。

    不论是她还是组织内的那些人都没有用邪兵的,要来也无用,再说了,主子都放话了她哪敢违逆。

    另外的巨蜈顿时就慌乱无措起来。

    三条身形尤为巨大的巨蜈慢慢的爬到紫黑蜈蚣的身边,在以头轻触它脑袋几次之后,三条巨蜈张开足以容下一人大小的巨口同时咬向其身体。

    有两条各抢到一半,最后一条慢了一步啥也没捞着。

    林月对这巨蜈的这种行径也不怎么看的过眼,皱了皱眉头,纤手连拍,三头近十丈长的巨兽的身体顿时炸开!

    血肉四溅,那片区域如同下了场暴雨,黑銫的雨混杂着肉块泼瓢而下。

    剩下的五条二阶巨蜈开始蠢蠢域动起来,只不过林月再也没有耐心看它们玩什么同类相噬的把戏,释放出威压。

    五条二阶巨蜈动也不敢动,林月无奈的一拍额头,将威压的境界降到后天,之后赶着他们朝方梁那走。

    林月将这些巨蜈赶到距离方梁三里外便收回了威压,已经不用她出手驱赶这些家伙了。

    五条巨蜈已经自发的往方梁那边冲去,数十条一阶巨蜈的尸体对它们的吸引力外人无法可想,再加上林月便是将它们往那边赶的,那速度比它们平时自己行动的时候还要快上些许。

    几个闪烁林月便回到了白霜的身边。

    白霜定定的望着早已从那蜈蚣山上下来的方梁口中道:“有点慢了。”

    林月一惊,连忙对白霜解释一通。

    白霜轻“嗯”一声过后便没了下文,全然不在乎那条紫銫蜈蚣是不是炼制邪兵的上佳材料。

    林月暗道好险,要是刚刚她自作聪明将那条紫銫蜈蚣带回来的话

    那后果她都不敢去想。

    五条二阶巨蜈扭动着他们那七丈长的身体快速朝着那座蜈蚣山爬去。

    方梁早早就离开那座山跑到数十米外的草地去休憩了,毕竟那附近满地都是黑血可没有地方给他休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