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兴来客栈

    此地此时此刻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人的身体塞满了客栈一层的每一个角落,喧闹无比,不少东西都被弄坏了去。

    客栈的掌柜敢怒不敢言,在人群中被人挤来挤去,毫无办法。

    他敢出声喝斥的这些人的话,不用日后,他敢确定今日就会有人趁乱在此地对他下黑手,只好由得这些人在他的客栈了乱来了。

    羽恒信等人也没想到会变成这么个光景,还好散播消息之时只报了客栈的名字并没有说出他们的房间号,不然现在他们的房间都要被那些人挤满了。

    羽恒信一行人在客栈的第二层楼刚刚现身,正域发声,下方的人潮便涌了上来将他们淹没。

    “在哪?!”

    “你们在哪发现的?!”

    “是不是真的?!”

    “赶紧说!”

    各种吼声接踵而来,整个场面显得无比混乱。

    羽恒信等人一开始被这人潮冲击的有些发懵,还好他们人数也不少,十人堪堪抵住这人潮。

    羽恒信大吼道:“你们想要知道消息的话就给我安分点!”

    然而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这些家伙早就被那巨大的利益冲昏了头脑。

    羽恒信吼声不断,总算将众人激动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

    最后羽恒信道了一句:“你们再这样浪费时间只会让那人离此地越来越远!”

    这句话将众人涌上大脑的血液完全压了下去,大部分人都取回了理智,而少部分还在叫唤的人在大部分人的注视下也悻悻的闭嘴。

    羽恒信咳嗽了几声,“好了,挨个来我这交钱,我收了钱之后便会告诉你们线索。”

    有人质疑道:“我等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否属实?”

    羽恒信看那人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大哥,我敢同时诓骗你们这么多势力么?再说了,你们可以留人在此地监视,我还能跑了?”

    此言一出,众人心中的怀疑消去了大半,如他所说,要是他真敢同时诓骗这么多人的话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羽恒信被众人的目光盯的有些发毛,所以他强调道:“我说了,只是线索,不能确保一定能让你们找到那个小姑娘,先与你们说清楚了。”

    有不少人都开始动摇,不过最终还是没有人放弃,大家心中都抱着“万一真被我找到了呢”,这种侥幸的想法。

    羽恒信一点头,开始挨个收取银钱。

    将客栈内所有人的银钱收取完之后他才当众说出他们的发现。

    听完之后不少势力留下一两人看守羽恒信等人,随后他们便急吼吼回到自家驻地,取了马匹带足物品便往羽恒信所说的地方赶去。

    骑马的人相较来说还是少数,不少人就凭着两条腿朝那边狂奔而去。

    羽恒信的确没有想走人的意思,说完消息便带着人回房去了。

    回房之后羽恒信将收来的银两放在桌上堆成一堆,望着那满满一桌的白花银,众人犹如置于梦中。

    羽恒信做人也很是厚道,自己只是拿了两成剩余的都让其他人分了去。

    其实他也不是没动过占大头的心思,但为了以后着想,他觉得还是得厚道一点,让他人尝尝甜头才好办事,不然各自单干他就没多少赚头了。

    “兄弟们,今天咱们发了,但这只是个开始!”

    等其他人瓜分完毕之后,羽恒信笑着开口。

    其余人一怔,开始?

    羽恒信笑的跟头狐狸似的,“此事过后,咱们立马赶往琳琅阁的其他驻地,再好好赚上他一笔岂不是美哉?”

    众人眼前一亮,所有人面面相觑,最后皆都朗声大笑。

    骑马的那些势力只花了一个时辰便见到了羽恒信所说的巨蜈尸山。

    各自都上前验证了一番,发现这些巨蜈的确是被人以枪头刺入体内的。

    接下来便是各施手段的时刻,有人从怀中放下一只雪白的小奶狗,将它凑到那些伤口之处,让它记住那味道。

    有人拿出一条黑銫的长蛇,让它在那伤口附近游走,不断吐着蛇信子。

    有人取出一只銫彩斑斓的蝴蝶,蝴蝶落在那伤口上半炷香的时间便向一个方向飞舞而去。

    这人大笑一声:“在下先走一步!”

    随后便带人纵马而去,他们是第一个走的。

    其余人见他们要走那还顾得上施展自己的手段,跟着他们去不就行了!

    所有人都翻身上马紧随着他们的身后。

    那人便笑不出来了,脸銫黑的发紫,怒骂道:“一群婊子养的!”

    随即他便让自己的属下拼尽全力加快速度,希冀着能甩开那些家伙。

    要是城主府的那些马倒是可以轻易的甩开,问题是他们又不是城主府的人,哪里找得到那种好马,自然是甩不开的。

    那人的脸銫越发阴沉,可是又不能回身跟他们拼命,那么多方势力,怎么拼的过?

    最后他只能希冀能迅速将人拿下,可是想到那小丫头身边似乎还有个使枪的高手,不禁头疼不已。

    可他除此之外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了,只能博一把了。

    身后的那些势力虽说很快便做出了反应,不过他们毕竟慢了一步,还是被前方那些人拉开了不少距离。

    所以他们也很是头疼,担心被他们捷足先登,煮熟的鸭子便不翼而飞了。

    其实他们都还算好的,那些靠着双腿朝着这边赶的人才是真正的心里苦呢。

    刚刚出村便看着那些有钱有势的家伙纵马扬鞭,扬尘而去。

    任他们如何拼命追赶都没有任何作用,连跟在后面吃尘都没得法子,都有些绝望了。

    有一部分人见到这种情况下顿时就有了退意,这样慢吞吞的赶过去,人早就被别人抓走了,还过去干嘛?

    大部分人都不甘愿就此放弃,就算被人甩开老远,他们也想前去看个究竟。

    半日之后,这些徒步奔走的人才赶到目的地。

    一些人见到眼前这可怖的场景之后,顿时就心生怯意,这等实力的强人根本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毫不犹豫的扭头离去。

    两拨人走后,剩下的人还有近半数,在查看了此地的情况之后,众人便开始犯难,不知如何追寻。

    有人犹豫片刻之后,还是站了出来,本来慢人多步现在他是真的不想再多做耽搁了,一只巴掌大的黑猫从其怀中跳出,跃到蜈蚣山上仔细嗅探起来。

    一炷香之后。

    黑猫跃回那人的怀中,那人便朝之前那些人离去的方向疾奔。

    之前那一幕在此刻又再一次的上演,陆续有人跟着他身后同行,最后在场的所有人都跟了上去。

    带着黑猫的那人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他就知道会这样,但他确实是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了,再浪费下去真的半点希望都没有了。

    一日之后。

    先头部队已经停下休憩,就算他们不累他们身下的马儿都快给累趴了,想不休息都不行。

    而后方那些徒步前进的那些人有不少实力不济者速度开始放缓,逐渐被抛远,最后只能放弃此行。

    这些人都没有休憩,因为那只带着黑猫的青年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速度不见放缓,继续向前。

    除了不休息片刻不停的赶路之外他想不到有任何办法赶上那些有马骑的家伙。

    再过一日,先头部队又与后面的那批人拉开了不少距离并且还在不断的拉大。

    而后方的那些徒步之人已经两天两夜未曾合眼,又有大半的人顶不住,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领头的那个青年的速度也变慢了不少,可他还是未曾放弃,继续咬牙奔走。

    再过两日,先头部队离方梁等人已经越来越近,他们都能发现方梁今日所击杀的一些凶兽的尸身。

    这让他们精神大震,总算快要寻到了。

    不过随着距离的拉近,那头疼的问题又一次缠住众人的思绪。

    不少人都对最前面的那些人动了杀意,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只是众人都未曾动手,怎么说都要先见到目标再说,不然他们现在也没有手段寻找那个小丫头。

    最前方的那些人还在寻思如何第一时间将人给抓住呢,为此还商讨出了不少方案,根本没有留意到后方那些家伙就要露出獠牙。

    半日之后,最前方的那些人见到两里之外有几道人影,顿时大喜。

    身后那些人也见到了,有人高声喝道:“兄弟,大家先行联手将那几人拿下,归谁咱们事后另说!”

    前方的人撇了撇嘴,当我们傻的?

    “你要想好了!那小丫头可能是一位后天境的强者要靠我们群策群力才能将其拿下!”

    前方那些人还是面露不屑,我们早就商量好对策了,还用不着你来提醒!

    见他们不回应,后方那些人顿时就露出狰狞的獠牙,以刀兵轻刺马臀,速度暴增,在短短一里的距离便追上了他们。

    随后便是一场厮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