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方梁望着地上一些还在身体还在微微动弹的那些家伙,犹豫了半天也没想好是不是要给他们补上一枪。

    他之前出手倒是无所顾忌,只是对失去战斗能力的人方梁着实是有点难以下手。

    林月带着白霜眨眼间便回到了方梁的身边。

    白霜看了眼方梁,“不想动手那就饶他们一命吧,反正这些人不过是些乌合之众而以。”

    方梁如释重负欣然点头。

    而那些还未失去意识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人皆是喜出望外,万分的激动和庆幸,没想到这次还能逃过一劫。

    方梁也没打算多呆,“那我们走吧。”

    白霜摇头道:“还有一个人朝着这边过来,你将他一并解决了吧,我看你也没打痛快吧?”

    方梁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今日这一战给方梁的感觉的确不能称的上如何好,至少比上次遇到的那些大蜈蚣要差远了,至少它们不会打到一半就逃。

    不过方梁此时也抱有多大的兴致,到底只是一个人,方梁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劲来。

    半炷香不到的功夫,方梁就遥遥看见一道人影往这边冲来。

    方梁望着那人有些不稳的身形和不快的速度,心底最后的一丝期待也被击破,比想象之中还要差了不少。

    不过两三里的距离,那人居然花了半盏茶的功夫才跑完。

    方梁看着眼前这满头大汗脸銫发青瞳孔中密布着道道血丝的家伙,心中直纳闷,纳闷这人是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

    自之前在一里之外看清方梁的模样之后青年的目光就不曾离开过方梁,连躺在地上的那一地的人都不曾注意到,更不可能注意到白霜跟林月了。

    青年慢慢掀起嘴角,最后疯狂上扬,大笑出声。

    配上那副憔悴的尊容让方梁不得不想起了一种人,一种病人,那便是精神病人。

    所以他当即便出声问道:“你有病吧?”

    青年一愣,不知道方梁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一句话,“额,我没有生病。”

    方梁狐疑的围着青年打转,“不对啊,你这样子非常符合精神病的症状。”

    青年怔怔的道:“精神病是什么病?我怎么从未听说这种病症?”

    白霜跟林月也被方梁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就算阅历丰富如她们也未曾听说过这什么“精神病”,所以此时有些期待方梁的回答。

    方梁陷入沉思,他对这种病也有些了解,可是说出来的话他能听懂么?

    青年有些不耐烦道:“说不出来便算了,你跟我走吧。”

    方梁无动于衷,青年见状一面上前口中一边道:“你最好不要抵抗,我可不想对你这么小的孩子动粗。”

    方梁还是没有动作,他还在想事呢。

    青年的手按到方梁的肩头之际,方梁猛地一拍双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我知道了!你这种按照我们这里的话来说就是疯子!”

    方梁说出口之后总觉得有些不对头,再次陷入沉思。

    青年被方梁这一惊一乍的弄得满头雾水,手上的动作也为之一僵。

    白霜二人无语的望着方梁,等了半天你就给出这么个解释?

    林月出声道:“得了,你别逗人玩了,赶紧解决了他,我们好继续上路。”

    林月还以为方梁是起了玩闹的心思逗人玩呢。

    青年现在精气神都濒临崩溃的边缘,听了林月这话硬生生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解决我?”

    青年伸手点了点方梁之后又点了点自己的鼻子,笑出了声。

    被林月打断思路的方梁回过神来见到青年这幅模样就越发肯定这青年精神有问题,是个精神病患者。

    方梁一脸不甘心的回了林月一句:“林姨,我再想一阵子,我觉得我就要找出答案了。”

    林月耸了耸肩,也就由着他的杏子来了。

    而青年的耐心则是完全被消磨殆尽了,他还急着回去领这笔赏金呢。

    双手一抓就要将方梁抱着离开,浑然没有将林月跟白霜放在眼里。

    精神肉体都濒临崩溃的他又受到了找到方梁所带来的惊喜冲昏了头脑,此刻眼里只有方梁,其他一概都进不入不了他的眼。

    方梁不满的嘀咕道:“别闹!”,随后单臂一摆直接摆脱青年的双手。

    青年一怔,又一次抓住方梁,又给方梁摆开了去,如此往复了起码十来次。

    将一旁的旁观的两人看的呐呐无言,这是在干嘛?!

    最后是方梁打断了这仿佛会无限重复下去的动作,他转过身来抓住青年的双手盯着他的眼睛道:“我总算想到了,你这应该算是失心疯!”

    白霜两人默默的在心中道了一句,“这场面这情形,我看你俩都是失心疯。”

    青年两眼通红仿佛魔怔一般开始疯狂挣扎起来空中呢喃重复着一句话:“跟我走跟我走”

    不过就算是他全盛时期的力气都不一定有方梁大,更何况现在的他是如此虚弱,根本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罢了。

    方梁有些怜悯的望着眼前这人,他没有动手,得了这么严重的精神病已经够惨的了,自己真的没有必要再跟他计较什么了。

    半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方梁跟青年还维持着这个状态。

    白霜和林月都没有出声任由事态发展。

    方梁眼中的同情之銫更加浓郁了,真是个可怜人。

    而青年在最后挣扎几下之后便双眼一闭直挺挺的向前倒去,倒在了方梁的身上。

    方梁将青年抱住随后放下。

    就在白霜两人觉得这出闹剧就要结束之时,就见到方梁将那青年翻了个身将那人背在了背上开始前行。

    因为两人身高差的太多的缘故,所以青年的双腿及地几乎可以说是被拖着走的。

    白霜诧异道:“你带着他干嘛?”

    林月同样是一脸疑惑。

    方梁答道:“他在这里昏过去我又不管他的话,他很可能会死的。”

    经过刚才那一战此地流了不少鲜血,血腥味迟早会引来一些凶兽,让这人在这里昏过去的话,很大概率会丢了杏命。

    至于地上那些还不能动弹的人嘛,方梁就爱莫能助了,是死是活看全看他们自己的运气了。

    白霜跟林月哑然无语,这些她们能不懂么?她们疑惑的是别的事好吧!

    白霜只好再次开口道:“我的意思是你救这人干嘛?”

    方梁奇怪道:“这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攻击过我,干嘛不救他?”

    林月忍不住道:“可他的目的跟那些人还是一样的,都是想用你换取赏金啊!”

    方梁笑道:“就算是这样,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对我有过什么出格的动作,而且他已经够可怜的了,跟一个患了疯病的家伙有什么好计较的?”

    白霜两人有点凌乱,着实摸不清方梁的诡异思路。

    不过两人最后还是由着方梁去了,反正这人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家伙,带着也就带着吧。

    方梁走出不到二里地,就遇到了几只青狼。

    方梁都未曾出手,那些青狼扭头便跑。

    让方梁又一次觉得十分无趣,这种事对他来说已经是常态了。

    白霜见状想了片刻之后道:“这次的历练要不就提前结束吧,再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对你根本就起不到多少磨炼的效果了。”

    方梁闻言立即点头,他这几日心中隅已萌生出这种念头了,只是没好意思跟白霜与林月她们说而已。

    毕竟要是他自己说出这种话,万一被她们认为是自己吃不了苦想当个逃兵可怎么办?

    不过现在白霜开口说出此事那就好说了。

    “那个,走之前能不能去那个翎城一趟啊?我答应过人家要去看看的。”

    方梁兴奋的劲头一过,顿时便想起自己曾经答应过温茹馨要去翎城的。

    白霜自然也是知道方梁为何会提及此事,当即脸上就有些冷意。

    最后白霜还是拗不过方梁那可怜兮兮的眼神,没好气道:“行行行!去就去!”

    方梁顿时就欢呼着蹦了几下,也亏得他背后那名青年睡的死沉死沉的,不然早就醒转过来了。

    高兴过后方梁开始犯难,驻足不前,他根本不知道翎城在哪啊!

    将求助的目光递给白霜两人之后,两人暗自好笑,这家伙现在才想到么?

    白霜指了指方梁背上的青年,“我们都不熟,你问他不就好了。”

    方梁皱眉道:“可他是个疯子唉,我怎么问他啊?”

    白霜翻了个白眼,她早就检查过这人的识海了,很正常好不好!

    “放心吧,他可不是疯子,只是之前他的精神濒临崩溃所以看起来才跟疯子一样。”

    “这样么?”

    在他们离去不久后,果真如方梁所料,有不少凶兽都嗅着血腥味找上门去了。

    还未恢复行动能力面对这些家伙结果可想而知,哀嚎惨叫过后一个人都未曾逃脱,悉数葬身兽口之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