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方梁一屁股坐倒在地,他这最后一招赌的成分占多数。

    要是没有发挥出想象中的那种威力,不能一击致命,那他就得面对黑熊的暴怒反击他现在不死也得重伤。

    方梁在心中庆幸片刻之后望向手中的银枪,这一战让方梁发现了另一片天地。

    方梁能感觉到,自己刚才还未完全发挥出那招的威力,还有潜力待他去发掘。

    令得方梁平息了一段时间的兴奋和热情再度迸发,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显得不一样了。

    这种感情在一时之间连身上的伤势带来的痛感都给压了下去,让方梁半响后才记起来自己还是个伤员呢。

    醒过神后,方梁才赶紧赶慢的处理起自个身上已经不算轻的伤。

    纵然外表上看不出来什么,可方梁的内脏可遭受了不轻的创伤,比一些深可见骨的外伤还要棘手很多。

    亏得方府给方梁的药物很是齐全,什么药都一股脑的塞了不少,要不然方梁只能靠着自身的真气与身体自我调养,想要完全康复怎么也要花上半个多月的时间。

    方梁付下一枚治疗内伤的紫銫丹药之后感觉再调理片刻后才动身离开此地。

    由于方梁跟黑熊战斗是所造成的惊人动静,这地方的凶兽都跑得一干二净,对方梁来说也是一件幸事,不然以他此时的状态指不定就得出问题。

    方梁脚步有些轻浮,走起来一晃一晃的,看起来随时都能倒下,背影看起来十分凄惨狼狈。

    但从正面来看就不会这么想了,因为他人一眼望来必然会被方梁那双星眸中犹含的狂热兴奋所吸引。

    附近的树木因为方才那一战倒下不少,让阳光直入林间,方梁那双眼眸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仿佛有火光在其中泳动

    方府的人深入青阳山脉近十日,还是没能在这一望无垠的树海山林之间找到方梁的踪迹。

    让众人心中焦虑不安的心情日益渐深,其中之最就是方邢夫妻和王英台三人了。

    其他人只是不想损失了这么一个妖孽天才,而对于方邢他们来说这可不关什么天才不天才的事,方梁可是他们至亲之人,如何能不焦虑不心忧!

    上千人分出数百个小队,每个小队都带着一只飞禽在山脉之中搜寻方梁的下落。

    而长老跟方邢他们都是单独行动单独带着一只二阶飞禽,以他们的实力在这青阳山脉之中基本上不用抱团抵挡什么危险。

    每日的卯时数百只飞禽都会被他们放出来交流情报,来划分各自搜寻的方向。

    若是弄从高空俯瞰,就能发现这数百个小队隐隐维持成一个圆阵在青阳山脉推进。

    而长老跟方邢等人也是如此,各个方位都有一名长老前去探索,依稀也是维持着一个不大明显的圆。

    这个圆之间的联系和覆盖的范围要比那数百的小队所维持的圆要弱了许多。

    不过也只能如此了,让他们这些先天境的高手跟着大部队探查实在是太过大材小用了,这样才能更有效率。

    尽管他们已经将效率运用到近乎极限,但在这广袤无垠的山脉之中还是显得微不足道,近十日苦寻没有见到方梁丝毫踪迹便是一种印证。

    阳城,方府

    方腾每过两日也会收到从青阳山脉之中传回来的情报。

    见近十日都没有得到过方梁的丝毫消息,他也开始焦虑起来,更何况这些天,那些留在阳城未走的三大势力的长老们经常上门找他继续商谈上次的事。

    方腾烦不胜烦,两天后直接闭门不见。

    今日再度听到有人禀报那几位又联袂而来的消息之时,方腾决定还是见一面再说。

    几位长老吃了几日的闭门羹之后,此次得见方腾委实拿不出什么好脸銫出来。

    青云城的长老更是直接道:“方府的待客之道,老夫算是见识到了!”

    方腾笑眯眯道:“哦?”

    青云城长老见到方腾这模样更加来气,怒道:“你方府身为一方霸主,一点霸主的气量都没有,真是名不副实!”

    另外两位长老虽然觉得不太妥当,但还是觉着十分解气,他们这段时间也憋了一肚子气呢。

    方腾笑颜不改,仿佛没有听见那青云城长老的话。

    青云城的长老见好就收,没有淤说什么挤兑的话,毕竟对方是方府之主又是在方府的地盘上,还是要把握一下分寸的。

    所以他咳嗽一声润了润嗓子就准备说正题:“嗯,话说回来上次的事不知方府主考虑”

    然而还未等他说完,方腾蓦然出现在他的眼前,骇得他连退几步打断了他口中的话语。

    青云城长老平复了下自己心中的惊骇,沉声道:“方府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腾呵的一笑,“我什么意思?关门!”

    后面那句话是对守在门外的两名侍女说的。

    两名侍女依言照办,将门给带上。

    三名长老顿时就有些慌了神,这是要做什么?!

    眼看情况不对头,青云城的长老有些低头的意思,可待得方腾戏谑的目光望来,他还是硬着头皮道:“我们可是抱着一番好意来找你方府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腾不屑道:“好意?你们那是惧怕我方府的实力罢了,别装什么大尾巴狼!”

    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但自己知道是一回事,被人当面揭开此事又是另一回事。

    脾气火爆的烈龙城长老怒吼道:“方腾!你不要太过分了!”

    方腾微笑道:“这就过分了?那接下来的事你恐怕更受不了。”

    话音刚落,青云城的长老就飞了出去,砸坏了几张椅子。

    另外两人一脸不敢置信,方腾居然会动手?!

    青云城长老倒是个有骨气的,被方腾这一招打的快昏过去,喉咙中也被涌上的血液堵住说不出话来但还是对方腾怒目而视。

    方腾微微挑眉,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但这还不足以改变方腾的想法,他缓步上前反手就是一巴掌往其脸上招呼,血液夹佑着几颗牙齿在空中飞舞。

    方腾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的往青云城长老的身上招呼。

    他们两家本来就有积怨,方腾此时正烦着呢,现在这个青云城的长老还在他面前上蹿下跳的,“你特么算哪根葱!”

    足足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方腾才让青云城长老昏了过去。

    另外从一开始的勃然大怒到兔死狐悲再到噤若寒蝉,很是有趣。

    见方腾将人打昏之后把视线投向他们二人,两人连退数步连连摇头。

    方腾面銫平静道:“劳烦两位将他带走吧,你们说的那事过段时间我会给你们答复的。”

    两人抓起昏过去的那人一溜烟的逃离方府。

    方腾走出主宅来到院中,眺望青阳山脉,目光之中饱含忧虑。

    两日转眼间即逝。

    密林之中,一条巨大黑銫巨蟒正与一个小小的身影交战,时不时波及一旁的树木。

    “啪!”

    一声巨响惊起附近无数飞禽。

    又一次侧身避开毒蟒射出的毒液,方梁的神銫显得从容不迫,他早就可以将这条毒蟒斩杀,但他没有那么做,他想再拿这毒蟒练练手。

    方梁避开毒蟒席卷而来的尾巴,一枪扫出将毒蟒打的横飞而起,被击中的部位血肉横飞,明明没有用枪刃却也差点将其拦腰截断。

    “还是不对劲。”

    方梁对此却是不甚满意,威力是比之前又大了些许但他总感觉哪里有问题。

    望了眼飞到远处疯狂扭动身躯并发出嘶鸣的巨蟒,方梁转身走人,已经没有淤战斗下去的必要了,这头蟒已经没有战斗的能力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方梁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在茂密的树林之中高速移动,令人称奇的是他就算心不在焉也总能避过快要撞上的树木。

    这事方梁自己都没发觉。

    这两日他在养伤的同时又找了数头二阶的凶兽练手,这两种枪招同出一门,与练功时所用的招式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他极为迅速的就熟练起来。

    逐渐的,方梁都快将这战斗枪招当成每天晚上练枪的招式那样使用。

    这让方梁找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在战斗之中也逐渐的能将每一式枪招施展的浑圆如意,就快接近修炼时那种人枪合一的感觉。

    一面战斗一面维持着招式的完美,有点一心二用的趋势。

    此事对于方梁夜间的修炼也有很大的作用,他分出一缕心神去警戒四周的时候影响自身修炼速度幅度渐渐有所降低。

    只不过方梁光顾着研究这战斗用的枪招去了,没怎么注意到这些。

    随着方梁不断的使用那些招式与凶兽战斗,再一次与一头铁甲犀牛战斗之时,完全将修行和战斗时使用枪招的感觉合一。

    方梁首次在战斗之中进入人枪合一的状态,一记回马枪,一道悠扬的龙吟声响起,枪尖刺破其外的铁甲的同时整个没入其血肉之中。

    然而这还不算完,银銫的枪身也没入打扮直至方梁握着枪杆的手掌处。

    皮糙肉厚连后天境都的攻击都能抗几下的铁甲犀牛被方梁一枪毙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