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白家府中

    白霜与方梁相邻而坐,方梁正在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些什么。

    林月则是单手撑着自己的下颚眼神缥缈在厅中的四处游移但就是不落在白霜跟方梁的身上。

    她几天前就已经回到阳城,白霜吩咐的事情她已经尽数办妥了,原本就已经是天价的悬赏再加上她这么一出手顿时就激出千层浪。

    不过林月现在万分后悔自己怎么不继续耽搁几天再回来,不然也不用遭这份罪了。

    而方梁也已经将他此行的经过说到了尾声,听到方邢让方梁去跟一头三阶的凶兽战斗,白霜跟林月都是一怔。

    紧接着林月的目光不再继续游移不定而是落在了方梁的身上。

    方梁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他从进门后跟林月打了个招呼之后一门心思就都在白霜的身上了,他继续往下说。

    白霜两人在听得方梁最终居然将那头三阶凶兽打跑了的时候,二人瞳孔皆是一缩心中说不出的震撼。

    说到这里方梁想起来了一个之前遗忘的疑问,他望向林月道:“林姨,我的玄阴体似乎对那头大蜥蜴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这是为啥?”

    这话可问住林月了,她对玄阴体知之甚少,连这个名字都是白霜说出之后她方才知晓的。

    白霜对玄阴体的了解也是少得可怜,但这个问题她还是能回答的上来的。

    她师姐虽然是至阳之体但阳到极致就是至阴与方梁的玄阴体有不少共通之处。

    白霜回忆片刻后将自己的想法传音给林月。

    林月心中一定,开口道:“虽然玄阴体是世上最顶尖的体质之一,但你现在不过是初步开启体质而已,不能对实力高你一大境界的凶兽造成影响也是正常。”

    方梁点点头继而又问道:“那要怎么样才能继续开启玄阴体的力量?”

    林月装作在思索的模样实则是在等着白霜告诉她答案。

    不多时,林月肃然道:“你感觉承受的住的话可以逐渐拉长夜间的修炼时间,但切记不能依靠灵药等外物来勉强行事!”

    “拉长修炼时间么”

    方梁默语道,他是感觉最近修炼吸收的寒气好像不太够,此时听得林月这么一说顿时就可以确定不是好像确实是不够。

    方梁不自觉的点点头,而后一脸崇拜的凝视着林月:“林姨,我老早就想说了,您真是博闻广记啥都知道,好厉害啊!”

    林月欣然接受一点也不脸红,微微一笑对方梁摆了摆手。

    方梁遗憾道:“可惜这次没有带枪出来,不然一定要让林姨瞧一瞧,看看跟其他的枪法到底有什么区别。”

    林月表面上笑而不语,暗地里可是直翻白眼,这小家伙怎么问题这么多而且大部分还都是她不懂的,全得去问主子才能答得上来真是邪门。

    白霜好奇道:“怎么回事?”

    方梁也就将之前跟方邢满脸茫然干瞪眼的事跟她们说了一道。

    白霜顿时来了兴趣,看来这枪法就是方梁跨越一大境界还能取胜的根本之一。

    林月从空间戒指之中取了杆铁枪扔给方梁道:“要不用这杆枪来试试?”

    方梁伸手接过之后,随手挽了个枪花,感觉十分别扭他现在这份身材版对于这杆八尺大枪来说还是不太够瞧的。

    林月跟白霜也看出来了,于是便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见状方梁便立即动身,直到出了厅门之后一道:“我回去拿。”的声音才传到白霜两人耳边。

    白霜无奈一笑,就算已经实力不弱经历也不少了也还是不免孩童心杏么,这般杏急。

    等方梁走后,林月立即出声道:“主子,方梁少爷的身体似乎还有什么秘密,他这些时日修炼也没服用什么针对杏的药物可还是没有暗伤出现。”

    方梁应该还要等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才能摆脱过早修炼带来的弊端,但现在这些弊端就已经不见踪影了,委实让人奇怪。

    这也是好事一桩,至少她们可以省下不少财物,包括已经准备好等方梁回来就让其服下的三阶丹药:化体丹。

    可是不论她如何以神魂探查,都查不出会造成这般效果的缘由所在。

    她可是金丹境强者可也看不出丝毫由头,这就很令人惊奇了。

    其实不光是她,包括白霜在刚才与方梁谈话的时候也曾多次以神魂探查方梁体内的状况,也不曾看出个所以然来。

    “生灵境的神魂都看不透么”

    白霜默然,看来方府这潭子水比她想象中还要深不少。

    林月将此事说出之后见白霜陷入沉思没有回应便也闭口不言,不想干扰到白霜的思绪。

    不久后。

    方梁便拿着一杆银枪赶回白家。

    三人来到院中,白霜跟林月两人神銫专注的盯着方梁片刻不离,似乎想将其看个透彻。

    方梁还未出枪,只是提着枪往哪儿一站,一股浩瀚的气势便汹涌而出银枪发出道道轻吟声如同某种生物在发出轻吟。

    那声音白霜曾经听过,所以此刻震惊莫名,尽管早就知道方梁那杆银枪不是凡物但也没想到竟然会不凡到如此地步。

    先被方梁手中银枪发出的轻吟声所震继而又被方梁此刻所展现出来的气势所惊。

    “这是枪意!”

    白霜简直不能相信自己所感知到的这一切。

    这种意境可以说是已经触碰到了道或者势的门槛,元婴巅峰的人中也有不少为此苦苦追寻一生都未曾破镜然而方梁此时却做到了。

    林月也被方梁传出的这股气势给震了一震,但阅历尚浅的她根本不明白此间的含义只是不明觉厉而已。

    在二人震惊之际,方梁已经开始动了。

    随着每一招基础枪招的使出,方梁身上的那个意境气势也愈发明显。

    不过白霜此刻已然冷静下来反倒没有之前那么惊讶了。

    生灵境的强劲神魂还是让她稍稍发现了些许端倪,白霜牢牢盯着方梁手中的银枪不放,这件武器绝对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神兵!

    她已然发觉,方梁自身是已经领悟了枪意但还尚浅根本发挥不出这么大的威力,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方梁手中那杆枪了!

    白霜心念一动,强悍的神魂力迅猛而又悄无声息的涌出向方梁手中的银枪探去。

    令白霜意外的是她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十分顺利的将神魂力覆盖到银枪之上。

    可是白霜一番探查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仿佛这杆银枪就是一杆普通的枪而已。

    但那又怎么可能!

    在白霜几次三番的探查下,还是没有得出个结果,最终白霜也只好作罢。

    白霜心道:“神物自晦么,这银枪很可能是那位亲自炼制的武器吧。”

    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以她三化境的眼力都看不透这武器分毫,除了方府那位老祖以外白霜委实找不出另外一人了。

    在白霜推敲着银枪的由来之时,方梁也将一套基础枪法打完了。

    方梁一脸好奇的望向一旁还在发怔的林月,“林姨,怎么样?你看出来了么?”

    林月暗自叫苦不迭,又是一道她不懂的难题隐晦的瞥了眼白霜,希冀白霜能赶紧给个答案给她。

    谁料白霜此刻也在出神呢,林月只好装作思量的模样沉默不语。

    等了半响之后,方梁有些失望道:“难道林姨也看不出来么?”

    林月有些尴尬和无措。

    好在白霜被方梁这次出声给扰乱了思绪回过神来。

    片刻后,林月给出了答案:“你已经从这套枪决之中领悟到了枪意,隐隐契合天地之道。”

    林月顿了顿后接着道:“再加上这套貌似基本的枪决实则契合天地大道,正所谓大道至简两者相加你才能调动一些天地之力也就是灵气,这便是你每一招一式都威势惊人的原因。”

    灵气也不过是天地之力中的一种而已,方梁离真正的借用天地之力还差了很远,但是要知道能完全借用天地之力可都是三化境的绝世强者!有这种效果也绝对足够惊骇世间了。

    随着对方梁和方府的接触越来越深,白霜就越发的佩服方家的那位老祖,真是位绝世奇人,在三化境之前就能让人调动些许天地之力的枪法她可从未听过!

    方梁挠了挠头,虽然将林月的话尽数记下但还是似懂非懂。

    “先前不是说要带我出去逛逛么?”

    白霜也不想让方梁太早了解这些,毕竟他离那些境界还远便开口岔开话题。

    白霜这话效用显著,方梁立即就把那些什么天地之力什么有的没的抛到一边去,拉着白霜跟林月打了个招呼就出门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