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在方邢撤离青云城过后一(rì),潜伏于岩铁城的那名长老也已经抽(shēn)退走。

    再过得两(rì)(shēn)处烈龙城进度最慢的方梁等人也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方梁跟罗肖两人倒是最为方便的,也不用收拾什么一切都放在空间戒指之中呢。

    罗肖在今(rì)将宇葛林等人挨个叫了过来,对他们进行了一番谈话,说好听点是告诫说不好听的那就是恐吓。

    方梁蹲在门前望了眼这已经有些熟悉的环境有些发怔。

    说舍不得吧倒也算不上,对于这座城市方梁从始至终都没有多少好感甚至有些反感,但心中还是有些莫名的惆怅,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想了半天之后方梁心中模糊的有了个定论,大概是因为这座城市让他懂了很多事?

    当方梁想的差不多的时候蓦然听见后方想起细碎的脚步声。

    柳依凝来到方梁的(shēn)旁也跟着蹲了下来。

    方梁转头看去只见柳依凝一脸的扭捏柔唇嗫嚅着说不出来话。

    “怎么了?”

    在方梁发问之后柳依凝瞥了眼方梁而后将目光投向前方望着墙角轻声道:“我能不能也跟你走?”

    方梁咧嘴一笑:“当然可以,其实我这些天也在想这个事,依凝姐要是不在了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柳依凝眉眼弯弯笑容可掬,紧绷了几(rì)的心弦总算能松弛下来了。

    一刻钟后,方梁一行上马市购置了一匹马又从那领回托人看管的两匹马之后再添置了些行头便由墨钩带队领着他们往东城门去了。

    出城的时候方梁等人并没有遇到什么意外(qíng)况,今(rì)守东城门的士兵关系跟墨钩关系可不一般,一见是墨钩带来的人便直接放行了。

    方梁在过了城前的大桥之后才翻(shēn)上马,柳依凝跨坐在马上怀中抱着二丫感觉十分别扭。

    罗肖见状策马来到柳依凝的(shēn)旁出声道:“柳姑娘你先将二丫给我带着吧,你毕竟是第一次骑马。”

    虽然罗肖的话并未说完但柳依凝懂他的意思,便将二丫交给罗肖。

    之后在罗肖的教导下柳依凝便很快习会了骑马,好歹也是炼体中期的人光靠力气都能与这种下等马较劲了。

    由于这几天走私阳城的(rè)潮,许多人都购置马匹带上东西赶往阳城,现在只留下了一些劣等马,脚力不咋地得用三、四天的功夫才能抵达阳城。

    在习会了骑马之后柳依凝也由衷的喜欢上了那纵马驰骋的感觉。

    在亢奋之下行出一段距离之后柳依凝才想起一事对方梁道:“咱们这是去哪啊?”

    “阳城。”

    柳依凝诧异道:“你们也要去走私?”

    这些天的耳濡目染让柳依凝一听见阳城便会联想到走私的事,不过话一出口她自己就觉得有些不对,方梁很显然就是大户人家的少爷他会为这点利益大费周章?

    方梁摇头道:“我们是回家。”

    柳依凝心中一动张口就道:“回方府?”

    “嗯!”

    之后柳依凝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方梁的脸良久,期间两匹马差点没撞到一块去。

    方梁一掌拍开那撞过来的马头不满道:“依凝姐你干嘛呢?好好骑马!”

    柳依凝听到这声呵斥才醒过神来连忙收敛心神专心策马。

    在马的(shēn)体和自(shēn)的心神都稳定下来之后柳依凝才再度对方梁发问:“你是方梁?”

    方梁点头:“一开始瞒着你是因为大家不熟,之后你没再提这事我也就没跟你解释了。”

    柳依凝在瞧见方梁点头的时候只觉得“喀嚓”一声,心中那美好的幻想直接碎成了渣滓,这就是那话本中说的绝美容颜?作者你出来看我打不死你!

    远在青云城的王小二突然打了个喷嚏,让神仙姐姐一阵担心,引发了一系列“加衣”“多注意(shēn)体”的温暖人心的话题。

    说回柳依凝这边。

    她此刻连杀人的心都有了,那种从云端跌落深渊的落差感让柳依凝差点发狂。

    方梁奇怪的看着柳依凝那急赤脸白的神(qíng),怎么好端端突然脸銫大变?

    “你又干嘛了?”

    “没没事你跟我想象之中有点落差。”

    方梁眨了眨眼睛一脸懵然。

    而柳依凝的心境也逐渐归于平和,心道:“差远点就差远点吧,反正也无所谓我又不在乎,脸又不能当饭吃。”

    如此安慰着自己的她显然忘了自己以前就是靠脸吃饭的,虽然清倌人也讲究琴棋书画还有舞姿和气质但脸确实是绝对的基础,要是你不好看其他的弄的再好也是无用。

    虽然忘了本但这么一想柳依凝还真就好受多了。

    四(rì)之后。

    方梁等人总算是能远远眺望到阳城的城墙,他们奔波四(rì)也没个风尘仆仆的样子,一个个都是衣衫整洁的模样。

    这都要归功于方梁手中的空间戒指了,这东西是真的便利。

    不过望山跑死马,更何况方梁他们如今还得配合着柳依凝那匹劣等马的放慢速度,足足奔波三刻钟才真正赶回阳城。

    对于这速度罗肖跟方梁都是极度无语的,好在他们也没急事就当沿途赏景了。

    柳依凝则是无感,她根本不曾体验过方梁跟罗肖座下的马(pì)跑起来的速度,自然不会有什么感觉她此刻一颗心都挂在眼前的城池上。

    好奇,万分的好奇,柳依凝现在的样子就跟她当初初遇方梁时所想的那般,一副乡下人进城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毫无阻碍的通过城关,进得城内之后柳依凝便被阳城那(rè)闹的景象震了震,这人也太多了吧?

    方梁跟罗肖都有些讶异,这人流量怎么似乎比当初要多了许多。

    二丫更是在柳依凝的怀中瞪大了眼睛观望着眼前的一切她扯了扯柳依凝的衣袖:“依凝姐好多人呐,比烈龙城多了好多好多!”

    二丫在见得柳依凝纵马熟练之后小丫头怎么都要呆在柳依凝那里说啥也不听。

    柳依凝笑着摸了摸二丫的脑袋,那笑容里透着溺(ài),她对这个亲昵她的小家伙很是没辙。

    三人纵马而行直到抵达方府大门之前时柳依凝才疑惑道:“你们阳城怎么这么这么祥和啊?”

    方梁笑着道:“跟烈龙城很不一样吧,我倒是对烈龙城能乱成那样奇怪的很。”

    柳依凝沉默了,在之前未曾来过阳城之时她肯定不能理解,但现在

    罗肖揭下了脸上的面皮道:“方梁少爷,将那张皮取下来吧,咱们都到家门口了还戴着它作甚。”

    柳依凝瞧见这一幕猛然扭头看向方梁。

    “哦哦,我都忘了这回事了。”

    方梁呵呵一笑将那张面皮取下。

    柳依凝杏眼圆瞪红唇微启,这世间还真有如此绝世的面容么?!

    连对一切事物都还懵懵懂懂的二丫都看呆了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