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罗肖瞧得柳依凝跟二丫那呆若木鸡的模样不(jìn)有些感慨,“少爷的杀伤力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讲道理呐。”

    方梁在经过烈龙城一行之后大致明白了自己的容貌在别人看来似乎有些好看,见她们看的入迷也能理解,不过见这二女良久都不见回神他只好开口了。

    “醒醒,一张脸而已,以后有的是时间看,咱们先进门。”

    方梁在说着话的时候还一边轻轻摇晃柳依凝的(shēn)体,这才将柳依凝和其怀中的二丫从迷醉状态之中拉了出来。

    柳依凝在醒转过来之后第一时间就伸手去触碰方梁的脸颊,“你这脸上不会还有一层面具吧?”

    方梁哭笑不得的将柳依凝的手拍开:“这就是我本来的面貌。”

    二丫突然伸出短小一双明媚的大眼睛里充斥着希冀。

    方梁瞬间就被二丫的目光攻势给击垮了,从柳依凝怀中将二丫抱了过来。

    “小叛徒!这么小就见銫忘义!”

    柳依凝无不吃味的狠狠的道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因为二丫撇下她不管而吃味还是因为二丫能被方梁抱入怀中而泛酸亦或是两者皆有。

    方梁等人在此地聊了半天,门卫都已经将方梁回来的消息传入方府此刻已经有几个小厮和丫鬟迎了出来。

    将马匹交给小厮们牵去马厩,方梁牵着二丫带着众人走入府内,由于一些缘故本该先去方腾那复命的罗肖并没有直接去往而是跟着方梁同行。

    柳依凝能明显感受到跟在一旁的丫鬟们暗中投来的目光,不知怎地有些窘迫。

    而二丫则是一路上叽叽喳喳兴奋雀跃的说个不停,这么大的宅子其中甚至还有于她看来跟山水一样的景致,兴致早就迸发至天际去,要不是有方梁拉着这丫头早就跑去探究这新奇的世界了。

    为了迎合柳依凝跟二丫的步调,众人足足走了近一刻钟才来到方梁的家门前。

    有了这段时间的缓冲柳依凝也差不多缓过劲来了,开始为方府府邸占地之广其中景致之壮美而惊叹。

    只是这种心(qíng)也就维持到抵达目的地之前的那段时间罢了,柳依凝心神紧绷目光焦虑的望着方梁打开他家的院门。

    不久后柳依凝便见到了让她如此紧张的根源,方邢与秦香这对夫妻。

    柳依凝在打过招呼之后便有些手足无措,紧张的都快要冒冷汗了。

    秦香在揽过方梁细细打量过之后又笑着逗弄了会二丫,先将柳依凝闲置一边。

    一来是让柳依凝稍稍冷静一会,二来则是给出她的态度,说实话对于这柳依凝她其实是喜欢的但奈何方梁早有婚约在(shēn),只叹奈何啊!

    方邢默不作声免得引火上(shēn),柳依凝的出(shēn)可是他年少时经常流连忘返之地,很容易勾起秦香不快的回忆所以还是保持沉默为妙。

    如此过得半响,不光是柳依凝察觉到了异样就连方梁都感觉到不对。

    柳依凝等了半响都不见秦香看自己一眼立时就明白了,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

    “是啊,我不过是一青楼女子这等(shēn)份怎能奢望方府能瞧得上呢。”

    秦香看似瞧都没瞧柳依凝一眼其实眼角的余光却是时刻挂在她的(shēn)上,此刻见柳依凝脸銫灰白,一张惊艳世人的容颜黯然失銫失去了应有的光彩。

    “唉,长痛不如短痛,你知难而退便好。”

    秦香不知自己的一番作态已经让敏感的柳依凝开始自轻自(jiàn),要是知道的话她肯定会立即将话挑明白了说。

    其实秦香只是想掐灭了这段注定没有可能姻缘她本人对柳依凝并没有多大的意见甚至可以说有些佩服的。

    一女子(shēn)在那等烟花之地还能洁(shēn)自好很是不易,更何况从罗肖传来的那些信笺中更是了解到了柳依凝为护住自己的贞洁之(shēn)连(xìng)命都可以不要,如此贞烈的女子值得她去敬佩。

    “娘,你怎么都不跟依凝姐打声招呼的?”

    方梁此刻终于琢磨出了一点味道,他娘从头到尾都没搭理过柳依凝,连先前柳依凝自报家门绍秦香都只是点点头便没了下文。

    秦香跟方邢讶然,没想到方梁都能看出点门道来,看来这孩子出了这趟门之后似乎真的成长了许多。

    秦香心中虽然有些高兴但也只是对方梁道:“好了,你们奔波了这么多(rì)也累了,你带你依凝姐去客房歇息吧。”

    二丫弱弱的道:“姐姐,还有我呢。”

    秦香被二丫这句姐姐都得直乐呵,“当然有你了,你也跟着梁儿去吧。”

    在见得方梁出声依然没能让秦香搭理自己柳依凝的心已然变得冰凉,脑海中一片昏蒙之后的事都没甚印象待得她回神已经(shēn)处一间奢华的房间落(rì)的余晖映在其苍白的脸上。

    待得方梁领着两女走后方邢夫妇立即对罗肖展开了一连串的提问,将以往信笺上不能道尽之事都给细细了解一遍。

    最后秦香再三确认,“你确定梁儿没有对人家做什么吧?”

    罗肖无奈道:“二夫人,这事我在回信的时候就在上面写了现在我也说了不下三遍了,真的只是我个人的误会!”

    秦香认真的道:“事关人家的清白我怎样也得问个清楚不是,要是真有那事那我今(rì)这等做法是何等的伤人心。”

    罗肖也认真的道:“方梁少爷真没有对柳依凝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我两头都问清楚了的,柳依凝也说没有。”

    秦香微微松了口气,“那便好,希望这柳姑娘能找到自己真正能托付终(shēn)之人。”

    在安置好柳依凝跟二丫之后方梁便立即动(shēn)出门,要问目标是哪?那自然是去白府找白霜咯。

    一路上方梁极速而行,将吃(nǎi)的劲都给用出来了,之前还未发觉此时越是临近白府方梁心底的悸动急促越是强烈。

    方梁这才明白自己有多在乎白霜,“只是这到底是出于友(qíng)还是所谓的(ài)(qíng)呢?”

    虽然在烈龙城让方梁懂了很多但对于这两种感(qíng)的划分界限方梁还是模糊不清。

    在白家大门开启方梁见到白霜的那一刹那方梁的一切(qíng)绪都神奇平定下去,一种安宁感悄然无声的流淌于心间。

    “回来啦?”

    “嗯,回来了。”

    “感觉如何?”

    “感觉不错见识到了很多也懂了很多事,不过”

    “不过什么?”

    方梁挠了挠头:“不过我好像有点想你了。”

    “也就一个月左右的(rì)子,你就想我了?”

    白霜笑着问道,她笑的灿烂,笑的很甜。

    方梁回味了一番之前在路上的感受随后坦然的点点头:“是想你了。”

    白霜嗔怪道:“果然懂了很多,你看你现在这油嘴滑舌的!”

    方梁郁闷道:“我说实话而已怎么就油嘴滑舌了。”

    白霜转(shēn)就走回院内理也不理方梁。

    方梁追了上去,还不忘带上那没有关上的大门。

    片刻后,白霜任由方梁捏着小手坐在她的(shēn)旁,又到了方梁讲“故事”的时间了。

    某一刻白霜蓦然打断了方梁的叙述:“等会,你说那女人赤条条的站在你(shēn)前?”

    方梁点头道:“是呀,她还想抱我来着,不过我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不能让其他女人随意碰我所以我就躲开了。”

    说到后面方梁一脸邀功的样儿,换来的却是白霜一波接一波的粉拳。

    方梁抱头鼠窜:“干嘛?”

    白霜哼声道:“以后不准乱看别的女人,对了,也不许你让别的女人乱看你!”

    方梁恍然道:“男女有别,非礼勿视嘛,当初不懂但是我现在懂了但是你为啥这么生气?”

    白霜眼珠一转,她为啥会这么生气呢,方梁又没真的跟那女人发生什么,其实她自(shēn)也不是很懂但心底就是莫名的冒火。

    在男女(qíng)(ài)也只能算是初学者的白霜陷入了沉思。

    方梁也跟着思索,他确实很疑惑,为啥看见别的女子光着的(shēn)子白霜就要这般生气呢?

    只能说方梁虽然懂了很多但在男女(qíng)事上还是七窍开了六窍剩下一窍不通。

    白霜在这方面也是半斤八两,最后只能依存本心“不讲理”道:“反正你不准看!要看也只能看合乎礼制的人。”

    在将这句话说完之后白霜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胡话,羞惭的低下头去。

    那一低头的(jiāo)羞不声不响的敲开某位木头的心扉。

    某根木头心如擂鼓,默念惊叹:“今(rì)的白霜好漂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