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柳依凝在林子鑫那领了块木牌之后便越过门槛进入校场之中。

    一眼望去便能见广阔的校场之中一南一北有两片黑压压的人群统共数千人在此呼喝对练,男女泾渭分明,女子那边人数较少。

    “新来的,过来列队。”

    柳依凝正看的入神却被一道粗犷的喝吼声打断了去。

    柳依凝转眼看去,发现左侧的不远处一名赤膊大汉面前正整齐的站着不少人不过清一銫的都是男子。

    柳依凝乖乖的走到那赤膊大汉的(shēn)前。

    “进入队列!你跑到我这里做什么!”

    赤膊大汉显然没有多大的耐心当即就对柳依凝吼了一嗓子。

    柳依凝目光一跳,她以往从未被人这般吼过,她接触的男子都是些温良恭俭让的谦谦君子,再不济的浪(dàng)子也只是目光言语之间放肆些许而已当下被赤膊大汉这么一吼还真有点不适应。

    好在柳依凝自在方梁面前放出狠话下定决心之后整个人的心态都有了个很大的转变不然柳依凝说不定会在这里望而却步。

    “我是见这队列之中无一女子所以便有些奇怪。”

    赤膊大汉听得柳依凝那轻柔婉转的声音顿时就明白过来了,但他态度还是不见得有多大的变化:“你说你一女的做什么男子打扮,喏,女的去对面!”

    柳依凝轻声告谢而后朝着赤膊大汉所指的方向走去,往右走出上百米之后便发现了一名(shēn)着甲胄相貌偏于中(xìng)面容姣好的中年女子正对面前列队的三十来名女子说着什么。

    这数量倒是令柳依凝感到十分惊讶,比起另一边的男子方阵数量也不见得少多少也就差了七、八个人。

    那(shēn)披甲胄的女子比起之前那赤膊大汉更要雷厉风行于见着了柳依凝之后便径直道:“入列!”

    柳依凝依言入列。

    中(xìng)女子沉声道:“既然来了新人那我就再说一次,全都给我抬头(tǐng)(xiōng)双手五指合拢贴紧大腿两侧都给老娘站好咯!谁要是动了一下就给老娘滚!我方府不需要这点苦都吃不住的废物!”

    “是!”

    “是!”

    众女高声应是,但明显有部分人慢了一拍,柳依凝便是其中之一她就是见得其他人这般出声才跟着喊的而有些刚来的女子还有些不适应所以就造成了声音参差不齐的主要缘故。

    听着这乱七八糟的声音中(xìng)女子脸上清晰的刻着不满,“下次再不齐就统统给我挨罚!”

    众女噤若寒蝉,虽然她们还不知道那中(xìng)女子说的惩罚具体是指什么但她们随意想都能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见无人出生中(xìng)女子脸銫变的更加难看了,“回答呢!”

    “是!”

    众女齐声高喊。

    中(xìng)女子微微颔首:“这个也不能再有下次了。”

    “是!”

    众女反应不可谓不快,当即就将危机抵挡了过去。

    中(xìng)女子冷然一笑,这一批人的脑子转的还算快不然,呵呵。

    之后中(xìng)女子便开始绕着众女组成的阵列开始巡视。

    在半个多时辰之后,这女子方阵的人数逐渐上升,最终达到一百人(qíng)况便有了变化。

    中(xìng)女子不在绕行巡视而是在方阵的正前方驻足停步:“很好,没有一个人出局是我一开始没能想到的,保持方阵不乱跟上来。”

    说了句似乎是赞许的话之后中(xìng)女子带着这些女子朝左侧走去,一路上还未众女介绍着此地的规矩。

    一炷香之后众人抵挡校场的边界规矩也讲的差不多了,值得一提的是整个校场就如同一座占地方圆二十里的小城池,边界处都如同城墙一般,城头上隔着数十米就会有一座塔楼,建的很高,也不知道是为何。

    中(xìng)女子将众女领着上了城墙进入城墙之上的塔楼,塔楼之内空空(dàng)(dàng)的啥也没有唯一能值得称道的地方是还算宽阔。

    “今(rì)就到这里,明天正式开始传授你们功法开始训练,最顶层有被褥,你们自己取了找地方铺着睡就是了。”

    中(xìng)女子说完便转(shēn)离去毫不拖泥带水。

    有女子出声道:“请问,饮食洗浴等事该去何地?”

    中(xìng)女子头也不回道:“校场外那条街上就有印堂和伙房,只要你拿着令牌去便可免费享用。”

    等中(xìng)女子离去之后众女面面相觑,片刻后大多数人都开始互相攀谈,莺莺燕燕的好不(rè)闹。

    柳依凝对此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她只想保留精力去应对明(rì)未知的训练,于是便闭目养神。

    一天转瞬即逝。

    次(rì)清晨时分,旭(rì)刚刚崭露头角,睡眼朦胧的众女便在那急促的号角声下爬起了(shēn)。

    有不少人极快的整理好一切迅速出了塔楼来到城墙之上列队,柳依凝便在其中。

    而那中(xìng)女子则是早早就在那等着了,不远处的地上还放着不少制式长刀还有上百个石锁。

    中(xìng)女子足足等了近一刻钟才等到人齐。

    如此这般带来的后果便是许多磨蹭的女子双手各自提着一块二十公斤的石锁,站着听中(xìng)女子讲解功法。

    本来这点重量对这些女子也不算什么,毕竟最低都是炼体境,举起这点重物还是不在话下的。

    不过在一个多时辰之后她们便开始吃不消了,要拎着这两个石锁还纹丝不动实在太难了。

    中(xìng)女子暂时停止了讲解,“你们想好了,要是坚持不住动了一下那就给我滚出此地!”

    这话还是很有作用了,不少本(yù)放弃的女子咬紧牙关再度坚持下来,会来此地的女子境遇不一但是都有着一颗变强的信念,不然在阳城随意找份事做也能养活自(shēn)。

    然而就算她们当下坚持住了也跟变强这一目标渐行渐远,因为要凝神坚持持锁不动的她们完全没有办法听进去中(xìng)女子讲解那门凡级上品的功法。

    在场的这些女子中也不是没人觉得中(xìng)女子过于小题大做的但事不关己又何必出声。

    这事也给她们提了个醒,那就是万万不能触犯此地的规矩,不然自(shēn)的前途便会黯然无光。

    又过了半个时辰之后中(xìng)女子才道:“好了,说了这么多还是要你们自己去尝试,拿起那边的刀去试试。”

    而那些手拿石锁的女子还未动弹,因为那中(xìng)女子还未给出命令。

    中(xìng)女子的目光在她们的脸上扫过一圈而后道:“只要你们再坚持半个时辰我就让你们放下石锁,我还会重头讲解功法算是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也就这一次了。”

    那些女子无神麻木的脸上重新焕发光彩,连颤抖个不停的手在此刻都有些稳住的迹象。

    中(xìng)女子面无表(qíng)的转(shēn)去指点那些初次尝试运转《素刀》的女子们。

    在众女之间走上几圈之后(shēn)着一袭男装的一道(shēn)影引起了她的注意。

    柳依凝全神贯注的挥舞着长刀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一直在注视着她。

    片刻后,柳依凝皱着眉头停了下来她感觉自己练岔了路子。

    中(xìng)女子不知何时已经处于柳依凝的(shēn)前不远处,见状便道:“你在第三式和第六式的时候用力过猛虽不明显但还是影响到后面招式的衔接。”

    柳依凝一怔随后一抱拳:“谢过许教习。”

    许教习破天荒的流露出一丝笑容:“来,将刀给我,我来演练一道给你看看。”

    见到许教习要亲自演练,其他人不(jìn)一顿而后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

    许教习也不在意取过柳依凝手中的刀,一边放慢动作一边与柳依凝细细的讲解起来。

    足足演示三遍之后许教习才将刀还给柳依凝让她自己尝试一下。

    许教习望着柳依凝那通顺了不少的动作,满意的点点头,一点就通,看来她还真没看走眼。

    不少暗中注意着柳依凝她们那边的女子都对柳依凝投去羡慕、嫉妒、不服含着等等(qíng)绪的视线。

    许教习挑了挑浓眉寒声道:“怎么?都不想练?”

    众女顿时就收回目光,开始练起《素刀》。

    许教习突然一拍额头道:“哦,对了,有件事忘了跟你们说了,我会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来练这门功法,而后将你们期间的表现和成绩上报上去。”

    这回在场的所有女子都将视线望了过去。

    许教习铿锵有力的道:“这一个月的表现将会决定你们的前途和能得到的资源,甚至还有人一步登天直接得到灵级功法并得到方府大量的资源栽培,那人只花了十多年的时间便成了军中的领军人之一同时(shēn)任长老之位。”

    此言一出在此的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