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眼睁睁的瞧着那主仆二人落荒而逃方梁有些摸不着头脑,“用得着这么激动么?”

    不过这念头也没有困扰方梁多久便被他抛置一旁,随即开始观望着四周,最后找到了一个装满水的大缸。

    方梁单臂一举便将那比他人还要高出半个身子的大缸抛出,旋即一个闪身便来到浴桶前将其斜斜接住其中的水倾倒而下。

    “嘶!还是有点疼啊!”如此简单的动作却让方梁倒抽了一口凉气。

    少顷后,方梁轻轻拍击在大缸之上,大缸应声飞出轻旋落回原处。

    方梁单臂解衣而后轻轻跃入浴桶之中水花不起都没有溅出浴桶半滴水珠。

    方梁此时动作不便又只能单手能动照理来说就算能洗遍全身也应该会费足一番功夫,至少方才那两个落荒而逃的家伙是这般想的,可两人不知道的是他们眼中可怜可悲的“普通”男孩并不如何普通。

    方梁虽然行动不便但他的一身修为可是毫无受损,身上真气流转,眨眼间就将满身已然溶解松动的淤泥给悉数震落入水,先前还清澈如明镜的水瞬间被染得漆黑如墨。

    为了避免沾染上泥水方梁在身上的淤泥脱落之后立即跃身而出来到自己刚刚解下的衣物面前。

    “嗯,得洗洗。”方梁心中想着便准备再去大缸之中取些水来。

    “喂!小姐让我给你送衣物来了,咱们这里没有男子的衣物只能给你我的衣物了,我放在门外了。”小雅言罢也不给方梁反驳的机会立即转身离去。

    方梁忘了眼脚下的衣物又忘了眼门外,挠了挠头心中有些犯难,其实他大可不必穿女子样式的衣物的,以他的能力来说完全可以将这衣服洗净而后眨眼间用真气烘干,但是人家救了他(看起来好像是这样。)又好心好意的送来衣物自己要是不穿岂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踌躇一阵之后方梁咬了咬牙狠下心来,“女子衣物就女子衣物,反正只要不是衣裙什么的我今天都穿给你看了!”

    下了决定之后方梁朝着门外大步而去。

    随着吱呀一声浴房紧闭的大门被方梁打开他的心也随着咯噔一下,不过待得他凝神望下方看去登时就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衣裙。”这般想着方梁将那放于一条毯子上的白衣抱回了浴房之中并再次关上门扉。

    厅室中。

    倾城少女正坐于红木桌前就着清茶淡饭缓缓食用。

    “小姐。”

    “衣物给他送去了?他有没有说什么?”倾城少女放下碗筷轻声问道。

    “没,他没什么意见。”小雅抿嘴直笑。

    “你呀!”倾城少女嗔怪的瞪了她一眼,两人在一起生活多年说是情同姐妹也不为过,小雅是什么杏子少女最是清楚不过,见她那模样便知道她八成又胡闹了。

    不过少女也只是瞪了小雅一眼便继续拿起碗筷并没有过多的追究,两人相依为命多年只要小雅不是太过分少女也都由着她去了。

    “小姐,听说那位最近有意将您接回去?”小雅看着少女面銫平淡的下着筷眉头骤然紧拧继而又仿若是想到了什么兴奋的问了句道。

    “早就跟你说了那人跟我再无半点关系!就算他想接我回去我也不会乐意的,你就别想太多了,咱们现在这般过不也挺好的么。”少女无奈的道。

    “可是可是婢子不愿见到小姐吃这般苦,小姐的生活怎么都不该这样的!”小雅还是为少女叫屈。

    “唉,这么多年不都过来了么现在还说那些作甚,而且我就算真的再次回到那个家里当个千金小姐真的就好么,那女人可不会待见我们。”少女叹了口气劝解道。

    “再说了,那人薄情寡义,当年我们母子被当众羞辱赶出门外他都不愿出来分说哪怕一句,时隔多年他怎么就突然想接我回去了呢?”少女眸光闪烁若有所思,这句话不但是说给小雅听的也是说给她自己听的,提醒自己要清晰,时刻看清那人的嘴脸。

    “难道说是因为小姐您的天赋被他们知晓了?”听到这小雅也不再提归去之类的话语,随着少女一同斟酌起来。

    “倒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前段时日那蔚公子想要对我动强我无奈之下动了手,虽然巧妙但还是有可能被他察觉到了。”

    “什么?!这种事怎么没见小姐您跟我说过?!”小雅闻言目露惊骇之銫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声音。

    “额这不是怕你担心么。”少女弱弱的道。

    “不行,日后一定要跟婢子说一说,不然容易酿成大祸!”小雅不依,语气坚决的道,两人的身份好似调转过来,小雅才是小姐而少女才是婢女一般。

    “怎么就成大祸了?就蔚公子那等货銫怎么也不值当吧。”少女奇怪道。

    “那那个”小雅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嗯?!到底怎么回事?不准瞒着我!”少女立即就觉察到其中必有蹊跷,在这一刻她总算是拿出了身为小姐的威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