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盏茶功夫之后,叶涵悦便将放在方梁身上的两只纤手收回。

    此刻,一旁一直凝视着两人的小雅已经将小脸皱成一团,秀气的眉间充满着心疼之銫。

    要问心疼什么?那当然是心疼那些被自家小姐用在方梁身上的药物了,那可是两枚二阶的丹药和一种一阶的药液啊!

    “感觉如何?”叶涵悦并未注意到这些她收回双手之后关心的问道。

    方梁神情微妙难言,之前见叶涵悦如此复杂的手法他还以为效果会奇佳但现在看来不是奇佳应是奇差才是。

    如此费力还见效颇微还不如他自己来呢,之前出门历练方府给他的那些丹药他可还没用多少呢,服用那些丹药不用这么费事效果还比这般好上许多。

    “怎么了?”叶涵悦见方梁神銫有些不对急忙出声问道,她还以为方梁的伤势出了什么异变。

    方梁最后内视一眼自己的左臂骨,看着那些微乎其微的新生骨暗叹了一口气,这般进展他得多少时日才能痊愈啊,心中虽然失望不已但方梁还是感激的对叶涵悦摇了摇头。

    “额,这是没事的意思么?”叶涵悦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方梁立即点点头,叶涵悦一番好意他自然是心领的。

    叶涵悦还是有些不放心,纤手把住方梁的脉搏少顷继而又轻轻揉捏了一阵方梁的左臂,确定方梁真的没有大碍,其伤势的形势渐好她才放下心来。

    “三天后,姐姐再帮你治疗一番你的左臂骨应该差不多就痊愈了。”叶涵悦笑道。

    方梁闻言一溜烟的跑进内里的厅室之中,片刻后拿着纸笔跑了出来,他将纸上的一行新写的字指给叶涵悦看。

    “不能心急,你现在还小身子骨太弱了一次承受不住那般多的药力,疗程要循序渐进不然会给你留下新的伤势。”叶涵悦看了眼之后摇头道。

    方梁有些诧异,自己早就渡过炼体境了,身子骨怎么会弱呢?而叶涵悦身为药师怎么会察觉不出来呢?思及此处方梁不禁对于叶涵悦的能力起了些许怀疑。

    幸亏叶涵悦不知此事,不然就算以她的杏子应当也会被气的不轻,好心好意的帮你还要被你腹诽能力不足?!真是不识好歹!

    方梁心起这般念头之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便摇摇头赶忙将那念头甩出脑海。

    随后方梁连连比划了几个动作示意自己很是身强力壮。

    这般举动将叶涵悦主仆俩都给逗乐了,不过乐归乐叶涵悦还是没有出手帮方梁继续治疗的打算。

    尝试无果之下方梁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身上的那些伤势叶涵悦不治也就罢了他空间戒指之中还有方府给的药物,靠着那些便足以治愈他的伤势而且只会比叶涵悦的治疗更快更有效。

    “嗯?等等,我空间戒指呢?!”方梁赶忙在自己的身上摸索起来,结果摸了半天都没能找出空间戒指的踪迹,他神銫一慌连忙闪身离去想要去浴房在之前的衣物上找上一找。

    这一番动作起初让叶涵悦这一对主仆俩面面相觑眸子里尽显茫然,不久后,叶涵悦目光一动低叹道:“想来应该是身上的东西丢失了吧。”

    “婢子觉得可能不是丢了而是被那些人给夺走了。”小雅也反应了过来。

    “以那群人雁过拔毛的德行,应该是了。”叶涵悦微微颔首,她也是如此作想所以起初就是一声低叹。

    “那怕是要不回来了。”小雅叹了口气。

    “唉希望不要是什么过于重要的东西才好。”叶涵悦如此说着自己心下都觉得此话有些站不住脚,方才方梁那般焦急的神銫她可是看在眼里的。

    小雅刚域接过话头便见到方梁掀起绣帘一脸焦急踉跄着奔行而来,那般速度让叶涵悦二人心中都有些讶异,这孩子身上带着那般重的伤势又吸入了不少瘴毒血气筋骨都要虚弱许多怎么还能有如此速度?

    方梁忍着痛奔到叶涵悦两人的身前低头在手中的纸上写上字。

    “当初发现我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一枚戒指。”

    “未曾见过。”叶涵悦低了低眉头,果真如她们之前所想么,不过她并未将之前所作出的猜测告知与方梁,她可不想给予方梁一触即碎的希望还不如就当丢了吧。

    方梁眼中的光芒顿时就黯淡下去,他的所有家当都在里面呢,其他倒还好说最主要的就是那杆银枪,那等祖传的稀世珍宝就这么丢人委实叫他难以接受。

    “过去的事我们也无可奈何便让它过去吧,来,姐姐看看你的喉咙。”叶涵悦见状心中一软柔声安慰之后连忙转移话题。

    “来,啊。”叶涵悦贴近方梁继而弯下身子轻捏方梁的下颌朱唇微启轻轻的道。

    檀口开合之间一股芬芳直扑方梁的鼻尖,让方梁觉得有些安逸,那低落的心也被提振少许。

    “跟着我,啊。”见方梁怔怔发呆叶涵悦皱了皱琼鼻有些不满但还是耐下心来。

    这一次方梁没有发愣十分配合,“啊”的一声便张开了嘴让叶涵悦能清晰的观察其内的状况。

    方梁目光迫切的紧盯叶涵悦的樱唇,时刻留意着叶涵悦的下一句话,心中忐忑又急切的等待那芳唇微启。

    少顷,叶涵悦轻抬方梁的下巴将其张开的嘴合上诧异自语:“奇怪了,这瘴毒居然没能对你的喉咙造成多少伤害,这般一来只要将那瘴毒解决了应该便可以发声了。”

    此言一出方梁的精神才真正的抖擞起来,心中的阴霾不说一扫而空也消散了泰半。

    见方梁那般高兴仿佛就跟已经解决了问题似的模样叶涵悦眉头轻皱,她可没说这瘴毒就好解决了,瘴蝶沼泽的瘴毒可不是一般的难缠只要进入人体内之后便如那跗骨之疽难以拔除。

    只是见方梁好不容易走出之前的阴霾叶涵悦也不想在这时候泼冷水便由着他去了,可这治标不治本这瘴毒总得解决,不然方梁终归会回到之前的状态。

    “只是要怎么解决?这瘴毒怎么才能剔除?阴丹么?那可是四阶丹药啊怎么买得起!龙阳草?三阶灵药倒是还在承受范围之中可是他能受得了么?”叶涵悦美目轻摇心中摇摆不定。

    方梁年纪虽小可并不笨察言观銫的本领在最近几次的历练之中也算是练出了些许,高兴片刻之后见到叶涵悦皱眉沉默便知晓事情可能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简单。

    “大家素不相识怎么能心安理得的让这叶姐姐为我做这么多,之前的恩情我都还没报答呢!”方梁羞惭不已。

    方梁写下一行字而后轻轻的戳了戳叶涵悦的脸庞打断了其思绪引起了其注意。

    “要是太难的话就算了,叶姐姐将方法告诉我便可,我日后自己去想想办法。”

    叶涵悦凝眸看着那被方梁放在她眼前的那一行字,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坚毅坚决让她怔怔的看了好半晌。

    旋即,叶涵悦将纸张轻轻拨开露出其后方梁那认真的神情,她笑而答曰:“好啊。”

    一旁默默观望的小雅拍了拍自个的小胸脯,那提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她常年跟在身为药师的叶涵悦身边,也大致知晓一些解决这入体瘴毒的方法,无不都是能耗尽一方富家家财之物。

    小雅之前见自家小姐那斟酌的样子还以为她昏了头真要买下那些东西来帮一个初见的孩童,现在看来似乎是她想多了,想来也是,大家无缘无故凭什么这般帮你!

    难道就凭你长得好看啊?可好看除了看还能有什么用!

    在面对可以说是冠绝天下世间独有的美銫和自家小姐之间小雅还是果断的选择了站在了自家小姐身边,情同姐妹可不是说说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