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疑虑消散之后,药铺之外的人群起了些骚动,绝大多数男子都有些蠢蠢域动想要散去,一个男的再好看对他们来说也是无用。

    而少部分男子或者少年则是觉得就算是男的,长成这幅模样,咬咬牙他们好像也还可以。

    对于如今的状况叶涵悦有些满意,不过当她见到某人正域不声不响的溜走的时候便不甚满意了。

    “蔚公子可还有什么话说?”叶涵悦檀口轻启,让得那被一众壮汉遮掩的彻彻底底的蔚严只能止步回首。

    “既然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解去了本公子心中的好奇,那本公子便不叨扰叶姑娘了。”蔚严排开身前的两名壮汉面銫难堪的一抱拳。

    “好奇?蔚公子何必推诿呢,在场诸位为何而来那是众所周知的事,无非就是喜好美銫对吧?人之常情,我也能理解。”叶涵悦温和道。

    在场的那些还未离去的人闻言皆都讪笑连连,难得的有些赧然。

    蔚严可没笑,他可不信叶涵悦说了半天只说这些废话肯定还有下文。

    接下来所发生之事让他暗道果然的同时整张脸都黑了下来如同那黑云压城仿佛随时都可能会发出雷霆之怒。

    “不过蔚公子之前可是对涵悦发过不少山盟海誓并穷追不舍呢,如今蔚公子为一只有耳闻未曾蒙面的“女子”如此上心委实太伤涵悦的心了,日后还请蔚公子从我家前过绕开几分,不然涵悦见到蔚公子便会伤心到反胃的。”

    叶涵悦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悲伤甚至还带上了丝丝哭腔,然而众人在她的脸上没见到丝毫悲戚眼中也并无泪光反而有着戏谑嘲弄的笑意。

    当即,众人心下就有些恍然,这叶涵悦是在阴阳怪气的挤兑蔚严对她的追求并籍此让蔚严离她远点呢。

    想明白这些之后,在场的众位男杏皆将暗含讥诮的目光投递给蔚公子,堂堂蔚家大少爷也有当众被人奚落的时候呐,而且还是被自己苦苦追求的心仪女子这般奚落嘲弄,真不知这位蔚大少爷此刻作何感想。

    蔚大少爷本来还的确有些感想,不断在心中想着贱人、婊子之类的粗鄙之语,但在察觉到众人的目光之后他那些感想全都不翼而飞了,一股怒意自丹田而起直冲心房,他脑海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

    “叶!涵!悦!我定要将你这个婊子狠狠的蹂躏至死!”蔚大少爷满脸邪气双目赤红闪烁着阴狠的光芒,不断的打量着叶涵悦的身子。

    如此仇恨阴狠的目光叶涵悦自然有所觉察,她并无半点惧意甚至还对蔚严柔柔一笑,那般风情着实看愣了不少在场的男杏。

    “贱!人!”蔚严在这一刻大脑一热,已经被怒火烧尽了理智,一个箭步便直冲叶涵悦而去。

    “呀!蔚严!你干嘛?!”叶涵悦惊呼一声被吓的连退数步。

    蔚严望见叶涵悦那惊慌的跟个受惊的小鹿一般的模样嘴角不由得浮现一抹狞笑,大手一挥便想直探其脖颈。

    眼看着自己的手离叶涵悦只有一步之遥之际,他前行的身体蓦然一滞硬生生止步在这一步之外。

    “大少爷!冷静点,这少女咱们动不得!”一名一脸凶相的中年大汉猝然出现于蔚严的身后将其拦腰拦住。

    不过蔚严此刻早就是被怒火将理智燃烧殆尽哪里还能听得进去这话,一双手还在叶涵悦一步之外胡乱挥舞乱抓。

    叶涵悦怯怯的抬目,与蔚严对望,放眼看去叶涵悦一双温润的眸子里哪里有半点怯意,眸子里眼波流转尽是笑意。

    这让蔚严愈发暴怒手上的动作愈发狂乱但还是不得寸进,最终只能发出气急败坏的咆哮。

    “你这个婊子!”

    这怒吼直上云霄传遍整条街道,让所有人的愣住了。

    凶相脸大汉脸銫立时就是一变而后当机立断就是一记掌刀劈在蔚严的后颈上,蔚严什么也来不及反应便直接晕了过去。

    “叶小姐,我家大少爷只是一时唉,还请叶小姐见谅。”凶相脸大汉说到一半便顿住了,想了好半晌都没能想出什么合理的借口最后只能作罢。

    叶涵悦脸銫铁青的望着那大汉,她也不言语就那般看着。

    凶相大汉与之互视不过一两眼便败下阵来,这件事不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是蔚严太过分了,他只凭一言便让叶涵悦见谅又如何可能,就算叶涵悦的脾气再好也不能轻易原谅一个无缘无故就要对自己动手还骂自己婊子的人啊!

    “这样如何,我蔚家可以送上一份可观的赔礼。”凶相大汉咬了咬牙道。

    “你是何人?你能代表蔚家做出这般决定?”叶涵悦目光微异,难道说这个大汉是蔚家的重要人物之一?以我如今的实力还是完全感知不出这人的境界,想来是了。

    “在下身为蔚家的客卿还是有这份能耐的。”

    “也行,你蔚家备上一份三阶的龙阳草当做赔礼今日之事便揭过。”叶涵悦闻言心中一定应声答应下来。

    “这”凶相大汉冷汗如潮水般覆盖其凶气无比的脸,他虽是蔚家的客卿但还没有能耐让私自答应动用蔚家的一份三阶灵药当做赔礼啊!

    一旁已经将自身的衣物穿戴整齐的方梁听到叶涵悦这话不由得一怔,而后心中的感激如同泉涌。

    小雅听到那一脸凶相的汉子说要送上赔礼之际一双眼睛都瞪直了双目闪闪发光差点没兴奋的一跃而起,然而现在,她脸上的笑意不复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肉疼。

    这三阶龙阳草要来干什么不论是方梁还是她心中都有数,除了给方梁治嗓子以外再无其余可能。

    “这事我会与家主商量的。”凶相汉子留下一句话之后抱着蔚严带着一众彪形大汉排开人群离去。

    一路上,晕厥在凶相汉子怀中的蔚严没少受到鄙夷而隐含怒意的视线,身在此地人皆都是“怜香惜玉”的人,见到这蔚严对叶涵悦那般心中的怒气也是颇多。

    甚至有些叶涵悦的追求者都想撸起袖子狠揍蔚严一顿,不过最终还是碍于蔚严的身份没敢动手。

    待得蔚家一行人走远,此地登时就热闹起来,所有人都在嘲讽鄙夷那蔚严,等到这阵子热潮褪去众人再望向药铺门口,只见那大门不知道在何时已经闭上而叶涵悦三人也已经没了踪影。

    如此一来此间再也没有什么好看的热闹,这些聚集此地的人便纷纷散去,也将此间所发生的事带往宛梁城中的各地。

    叶家药铺,铺内。

    小雅一脸哀怨的望着叶涵悦,自从方才进门她就一直维持着这般表情一刻都未曾变过,将叶涵悦望的心中都有些发毛。

    方梁一脸感激的望着叶涵悦,那目光同样叫叶涵悦有些受不了,最让她受不了的是,这两人自打进来之后就一直默默的望着她也不说话,弄得她十分别扭。

    当然,方梁那是说不出来话,而小雅则是心怀怨气不愿说话,一时间便让此间的氛围变得很是古怪,尴尬的氛围之中有着一丝丝怨气还有一缕缕感激飘扬。

    “咳,你们俩都别这样望着我了,我这三阶龙阳草也不是白给方梁的,你要付出等同的报酬才能得到三阶龙阳草。”片刻后,叶涵悦实在受不了了出言打破这令她无比尴尬的氛围。

    话音一落,小雅脸上的哀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散笑逐颜开。

    方梁听了这话之后也觉得甚合他的心意,他已经受了叶涵悦不少恩惠了,再怎么样也不能继续厚着脸皮白要了。

    然而,虽然叶涵悦这话甚是合乎方梁的心意,但有一件事是他不能忽视的,那就是他现在身无分文,他的一切财物都在空间戒指里面呆着呢,现在戒指没了怎么给出同价的报酬对于方梁来说委实是一件难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