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唉!”轻声自语之后方梁忽然又叹了口气。

    “这血泼了我一身全是血,这要怎么交代啊?”方梁扫视着自己的身上无语凝噎头疼不已。

    头疼一阵后方梁摇了摇头,先将此事放置一旁,俯身在刘浩尘的怀中一阵摸索,而后将空间戒指给摸了出来。

    “好久不见!”方梁凝望着那枚戒指星眸中全是亮光,感叹一声之后便赶忙探入一缕意识清点其中的东西。

    “看来这家伙之前所说的还真没错,他真弄不清楚戒指的用法,也幸亏如此,不然我的东西指不定得给他用掉多少呢。”见到所有东西都一如以往方梁不由得有些庆幸,这里面的东西丢一点甚至丢一颗丹药他都要心疼死。

    方梁直起身子戴上戒指缓步离去,尽管这样他的两条腿还是生疼无比。

    走到一半方梁猝然小跑了回来,又在刘浩尘的怀中一阵摸索旋即一个锦囊被他摸了出来。

    起初方梁还一脸雀跃,但当他打开锦囊的时候便黯淡了不少,这里面就装了几锭金子而已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多。

    “算了,聊胜于无。”方梁摇了摇头又一次抬步离去。

    又走到一半,方梁身形一顿,“这冥夜佣兵团应该挺有钱的吧,要不搜寻一番再走?”

    此念一起就如洪水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可是人好像都被我杀完了,怎么找他们存放财物的地方啊?”方梁环顾一圈,看见那些大大小小的房门就直嘬牙花子,这要是自己找那得找到什么时候?

    “而且,这次弄出的动静不小,闻风而来的好事者肯定多不胜数,在这里待久了就会生出诸多变故。”

    方梁陷入天人交战,在立即走人还是搜完东西再走之间摇摆不定。

    半晌后,方梁还是按捺住了自己那财迷的杏子,“算了,稳妥一点吧。”这般想着嘬着牙花子拧着眉头一脸心疼的离去。

    塔楼下三层。

    今日的来客在此发布了自己的悬赏之后并没有离去的打算,全因今日有人打上了冥夜佣兵团的门来,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结果,等着看那单枪匹马就敢打上冥夜佣兵团的矮子变成一具尸体被人扔出来。

    不久后由第三层的那几人开始又一次见到之前那矮子,见到那矮子的第一时间在场的数人皆都诧异非常,这人居然还能活着回来?

    而后再一打量,便发现这矮子虽然全身染血但也没有缺胳膊少腿的,而且气息平稳,好似没有受任何伤,这便让他们的诧异变成惊诧了,“难道冥夜佣兵团还奈何不了这一个人?!”

    心中的惊疑不定差点让某些人直接对那矮子问一句,“你怎么出来了?冥夜佣兵团的人呢?”

    不过在见到那矮子浑身浴血眉头紧皱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便让他们那快要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这个人是何来历暂且不说,但从他能毫发无损的在冥夜佣兵团的大本营之中来去自如毫发无损就表明了此人不是简单的人物。

    现在这位不简单的人物明显心情不太友好,他们还是收敛着点自己心中的好奇吧。

    第三层的数人目送矮子纵身跃下楼去,为了避免误会,他们心中虽然对那人的很是好奇很想与其交流一番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尾随其后。

    第二层与第三层的情况差不多,众人震惊之后定定呆在原地目送那道矮小的身影离去。

    唯有第一层,有些人没能按捺住自己的探知域跟着方梁走出了夜明楼。

    方梁起初还在想着一些事,比如之前所经过的那几家势力自己好像也没拿什么财物,还有穿着这一身血渍的衣物待会回去该怎么交代,并为之心疼和头疼不已。

    所以一开始还没有心情搭理这些人,不过在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发现这些人简直没完了还要跟着,于是就稍稍散出自己后天境的气息惊退了那些闲的蛋疼的人。

    纵然这条街上出现什么样的光景都不足为奇,但方梁这种满身染血的风格还是引起了一些注视。

    在驱散了那些跟随而来的好事者之后,方梁转身便域离开此地,就在其转身的那一刹眼角的余光忽而瞥见了一条巷弄之中的一块招牌,再怔怔入神的想了会紧皱的眉头便散开了些许。

    奴仆商会。

    那个子比方梁还要矮的会长正亲自动手收拾着之前方梁所造成的狼藉,一边清理一边破口大骂着。

    “哟!骂谁呢?”方梁嘶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那矮个子会长立时就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手中的透明水晶碎片纷纷落地,心中域哭无泪的咆哮:“这位爷怎么又来了啊?!”

    “没骂谁呢,骂我自己呢,我真是蠢笨如猪才选了贩人的生意去做。”矮个子会长转过身满面堆笑。

    “哦,那日后别让我看见你继续干这个,你现在给我准备一件衣物然后将你的钱财有多少给我多少。”方梁无所谓的应了一声而后说出强盗般的话语。

    “别、别、别呀,您把我那些展示水晶都砸了将其中的奴仆放走了,小人已经没法赚钱了要是再将钱给您那我就没得饿死街头了,您就大人有大量的绕过我这一回吧!”矮个子会长刚才还笑容满脸的现在就垮了下来,哭丧着脸道。

    “那就给我一半,还有衣物都给我准备好,别讨价还价了,我赶时间!”方梁眉毛立起断了那矮个子会长的念想。

    矮个子会长极不情愿的应了一声而后走到柜台之前,低头开锁望着那些银两金锭心中微异。

    “你最好别动歪脑筋。”一道仿佛近在耳边的声音响起将矮个子会长吓了一跳,循声而望,发现方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的身边了。

    矮个子会长唉声叹气的将钱财分出一半,一脸不舍的推到方梁的身前。

    方梁手一拂那些银两金锭便消失不见,矮个子会长一怔,惊诧的抬头望向方梁。

    “衣物呢?”方梁伸手道。

    “小人这就去找,不知您喜欢什么样的,我这里有很多衣物保您喜欢。”矮个子会长拍着胸脯道。

    “随便找一件寻常衣物便可。”

    “好嘞!”矮个子会长应了一声然后便开始翻箱倒柜。

    这个商会里为了展示各种各样的奴仆会给他们穿上各种各样的衣物,所以方梁才会来这里讨要衣物,合身的衣物这里肯定是有的而且这会长还见过他,也不会多添些暴露的风险。

    方梁换上一件青衫并借了点水清洗身上的血迹而后便离开这奴仆商会,他这前脚刚走,矮个子会长便又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接下来,那些曾被方梁拜访过的贩人势力又被他光顾了一遍,搜刮了“些许”钱财,整个过程中方梁不惜忍着剧痛发挥了自己那比后天巅峰还要快的脚力,导致半炷香不到的时间就结束了。

    再之后在一无人的小巷换上面具缓步走出羽雀街。

    一刻钟后,整条羽雀街都炸开了锅,众说纷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