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走走走,赶紧跟我去见见会长!”郝姓长老将叶涵悦脸上的喜銫看的分明立即射出苍老的手拉起叶涵悦的皓腕就要走。

    “郝会长,先等等,我弟弟还在那云药师的手里。”叶涵悦柔柔出声。

    那柔和的声音却如同一方巨石重重的砸击在云若涟等人的心头,让他们的心登时就乱了。

    云若涟俏脸微沉将手中捏着的小手握的更加紧了。

    方梁看了云若涟一眼,心中略微有些诧异,这人到现在还不打算放自己走么?是那郝姓长老所说的那位会长的分量还不够重么?

    “嗯?那便叫他赶紧过来啊!”郝姓长老一脸的急切,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叶涵悦带到他们会长面前,让他们药师公会多一根未来的顶梁柱。

    “可是”叶涵悦望向云若涟那紧紧攥着方梁手掌的纤手心中有些不快微微皱起眉头。

    “怎么?有问题?”郝姓长老凝目循着叶涵悦所看向的方向望去,便瞧见了那被云若涟紧紧攥住手掌的那股看似少年的男孩。

    第一眼见到方梁,郝姓长老不由得一怔,而后“嘶!”的一声,最终又咂了咂嘴咋舌不已。

    好半晌之后。

    “不愧是你的弟弟,生的生的他怎么能生的这么特么的貌美啊!”郝姓长老说道一半便卡主了,似是在斟酌着用词,最后想不出就干脆就以粗口来表达自己内心中的惊讶赞叹。

    叶涵悦心中对于郝姓老者很是有些好感,这取决于前些年的时候郝姓老者曾帮她仗义执言,但见郝姓长老半点都没能顾及主题反而去关注方梁的外貌了,她还是忍不住斜了眼郝姓长老。

    “能不能说正事啊!”

    “咳咳咳,失态了,云丫头,你将别人的弟弟死死抓住干嘛?还不快快将人放了,我这边有要事要办别耽搁时间了。”郝姓长老似乎对叶涵悦这一眼有所察觉,干咳几声之后正銫道。

    然而先前还毕恭毕敬的聆听郝姓老者教诲的云若涟这次居然置若罔闻,反而将方梁的小手攥的更紧了毫无放手的念头。

    “云丫头?”郝姓长老疑惑的唤了一声,他有点琢磨出有些不对了。

    “郝爷爷,晚辈之前答应过叶方梁弟弟要带他在药师公会玩一会儿,您有事便先带着她们走吧,待会我会将他送回来的。”云若涟只好想了个有些牵强的借口。

    郝姓长老目露狐疑的扫了云若涟几眼而后将目光投向叶涵悦。

    “我今日要是将弟弟留在这,恐怕你就再也不打算将他送回来了吧。”叶涵悦美目隐含怒意,这几日下来她早就受够了,见云若涟事到临头还不肯死心便更怒了。

    “到底怎么回事?!”郝姓老者沉声问道。

    云若涟沉默不语。

    “这云药师与我等在紫云山脉之中碰巧遇见,而后她瞧得我弟弟生的好便起了心思,我不愿,她便出言威胁说要杀人抛尸强行抢人!”见云若涟如此不知好歹,叶涵悦便直接撕破脸皮将事情的原委给道出。

    “云若涟!你过分了!赶紧将涵悦的弟弟放了!”郝姓老者闻言也不疑有他登时就立眉瞪眼,场间状况如此分明哪里还用去质疑叶涵悦所说之言的真实杏。

    “郝爷爷,你别信他说的,我跟这小弟弟是真心相爱的。”云若涟慌不择言的道,说出来的话根本不能让人有半分相信的道理。

    “荒谬,这么点大的孩子岂能懂这些男女情爱之事!而且人家姐姐都这么说了,你觉得我会信你的狡辩?!”郝姓老者不敢置信的望着云若涟,平日里看这丫头挺机灵的啊!怎么今日这么糊涂,说出来的话毫无逻辑可言。

    “我说的是真的,方梁,你来说一句证明给他们看看,咱们俩是真心相爱的。”云若涟攥紧了方梁的手掌用力的晃了晃。

    “疼!好疼!”方梁小脸一皱连连叫痛。

    “放手!”叶涵悦望着方梁那神态眼中划过一缕心疼连忙呵斥道,出声的同时挣脱郝姓老者的手掌,直直朝云若涟掠去。

    一直跟在叶涵悦的小雅眉头紧蹙一脸心疼。

    郝姓长老无奈的叹了口气身形微动便后发先至,身形显现便是在叶涵悦与云若涟两人之间。

    叶涵悦见面前突兀出现一苍老的背影连忙止住前冲的势头急停下来。

    “闹够了没有?!这是人家的弟弟!”郝姓长老真的恼了,这云若涟平日里挺乖巧的啊,今日怎么跟走火入魔似的。

    “方梁,你说啊、你说啊!”云若涟对这一切都不闻不问一心摇晃着方梁的手掌连连叫道。

    “云姐姐”方梁终于是开口了。

    云若涟面上顿时就是一喜。

    “我之前就说过了,你身上的味道好难闻的,这几日跟你凑在一块你知道我有多难受么?”方梁一脸怨怼的将一句诛心之言悠悠道来。

    云若涟如遭雷击,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娇躯微颤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你不是一直都笑的很开心么?你昨日还说等长大了要娶我这样的女子做你妻子。”

    “嘶!”

    此间,但凡是听见云若涟这声喃喃自语的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听得方梁说出的那一句只是觉得这小家伙挺懂事挺能忍的,但是现在便觉得这小家伙着实恐怖,这么小就会这些甜言蜜语玩弄女人感情以后还得了。

    叶涵悦怔住了,之前所生出的那点疑惑正在不断扩大,这方梁怎么看怎么不正常,一点都不似他这个年纪的孩童。

    小雅呆住了,没想到这段时日朝夕相处的小笨蛋又如此深的心思,甚至叫人都有些害怕。

    “后生可畏啊!看来先前说他不懂情爱是为时过早了。”郝长老面銫复杂,既惊又叹还隐隐带着一丝追忆,仿佛在方梁的身上找到了自己年少时的影子,只不过他当年懂这些的时候要比方梁要长了几岁。

    “云姐姐,你放手好么,你身上的味道我真的受不了,太难闻了!简直是恶臭!”方梁皱了皱高挺的鼻子似是恳求。

    云若涟呆若木鸡根本没有听见方梁的话,只是那扣着方梁手掌的手还是扣的紧紧的,她还是不愿放手。

    郝姓老者恍然回神,立即上前将方梁从云若涟手中“救”了出来并将他带到叶涵悦的身边。

    “你这么会演戏,之前对我跟小雅也是演出来的么?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么?你真的是方梁?真的来自阳城方家?你到底是谁啊”

    叶涵悦怔怔的盯着方梁心中掀起怀疑的浪潮,最终化为一声轻叹在心中徐徐回荡。

    方梁注意到了叶涵悦的视线,不过他也没从中看出什么,对叶涵悦咧嘴一笑,“叶姐姐,我帮你出气了,那女人之前那般对你我老早就想教训她一下了!”

    叶涵悦又是一楞旋即宛然一笑,朝方梁伸出纤手。

    方梁极为自然的搭了上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