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真是娘的乖女儿,到时候要不要一起?”妇人咯咯娇笑着说道。

    “不用了,恶心,你一日我一日或者你昼我夜。”云若涟皱眉道。

    “唉呀,女儿啊,你还是太年轻了,日后上了年纪便知道这样别有一番刺激哦!”妇人抿嘴直乐。

    “那就日后再说!”

    “行吧,为娘等你明悟的那一天,还有,咱们俩还是你一日我一日的来吧,分昼夜的话我怕没多久那个叫叶方梁的男孩恐怕没几天就得死了,那多没趣啊!”妇人思索一阵之后道。

    “你还是先把人抢到手再说这些吧,那叶方梁的姐姐叶涵悦可是江雯馨的弟子,现在来谈这些你不觉得过于早了么!”云若涟没好气的道。

    “这话确实没错,不过咱们为何要抢呢?我云家身为云瑶城的霸主向药师公会联姻,他们难道会拒绝?”妇人脸上露出一个与其显露出来的端庄气质十分不符的妖媚笑容。

    “嗯,有点道理!”云若涟一双美目登时就明媚了起来,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你啊!还是太年轻了,各种方面来说都是如此,就你这样,你那小情人日后怕是会倾心于我而不是你呢。”妇人摇头笑道,颇有些朽木不可雕的意味蕴含其中。

    “你哼!要你管!”云若涟冷着脸直挺挺的躺回软塌之上。

    “别生气嘛。”妇人见女儿真生气也不再调笑轻轻的摇了摇云若涟的藕臂轻声哄道。

    可云若涟却充耳不闻,直直的望着上方精美艳丽的丝绸所制的床幔。

    这让妇人心中略微有些讶然,这次那个名为叶方梁的男孩就这么让你着迷么,而且听那些护卫说这死妮子从见到那叶方梁到今日也不过四日,定然不会是有什么真情实感,看来那叶方梁的容貌真是绝美了。

    “那,让娘亲来教教你几门法子,保证他对你如痴如醉。”妇人蹙眉想得片刻后试探道。

    云若涟秀眉微挑美目微掀。

    “呵!就这一次,能掌握几成就看你天赋了,日后再怎么样我都不教了,全教给了你我还怎么跟你抢男人。”见云若涟心动了,妇人心中暗骂一句,“小狐媚子!真不愧是老娘的种!”随即皱着眉极为勉强的说道。

    “好,一次就一次!”云若涟猛然坐起身来直视夫人那端正却深藏一丝媚意的眉眼。

    “死丫头,靠边点!让为娘上去。”妇人没好气道,说这话的时候雪白而修长的纤手翻飞一瞬就衣衫半解。

    云若涟连忙让出地方,妇人见状一拉束缚床幔的丝带将床幔放下,一袭华贵而端庄的衣裙滑落在地而一具雪白的娇躯已经入得幔帷之中。

    “这种事啊,不光是要有身行还要有声才行,你且看着。”

    妇人道完这一句便绘声绘銫的在软塌上演绎起来,云若涟眼睛瞪的浑圆,嘴中时不时传出惊叹之声,她从未想过这事居然还能这样进行。

    且不谈云家这对母子如何交流心得,先来看看时间稍稍往前推移些许的药师公会那边。

    郝铮楠在将叶涵悦三人的事托给老芜之后便回到了江会长也就是江雯馨的房中。

    因为郝铮楠说有事要禀报的缘故江雯馨并没有立即再开炉炼丹而是盘膝坐于蒲团之上双目闭阖静静的等待着。

    “何事?”江雯馨睁眸望向身前不远处的郝铮楠。

    “是关于涵悦她们姐弟的事。”

    “说。”江雯馨眼睛微微眯起。

    于是郝铮楠便将之前的所见所闻尽可能详尽的说了一遍,最后补充了一句自己的看法,“云家主是个明事理的人,云丫头这番回去应该会被她好生教训一番,云丫头日后应该不至于还会找涵悦他们姐弟的麻烦。”

    谁料江雯馨听完了竟然哑然失笑。

    “怎么?难道会长不认为如此?”郝铮楠讶然问道。

    “对于其他事这云羽怜可能还算讲些道理,但对于这事她是万万不会讲道理更不会去教训她那独女,云羽怜夸她都来不及呢。”江雯馨语气微嘲,目光很是不屑。

    “哈?!这是为何?”郝铮楠惊异无比。

    “方才那方梁的容貌我也瞧见了,如此男銫,云羽怜如何能按捺的住,得知此事的她现在肯定正在垂涎三尺吧!”江雯馨的语气愈发嘲弄起来。

    “嗯?!”郝铮楠一双老眼瞪的滚圆,这?!

    “怎地这番神态?不敢相信?不要被那女人装出来的端庄给蒙蔽了眼睛,她私底下养的面首难以数清,她简直放荡到了一种荒唐的地步,不是你能想象的。”江雯馨点醒道。

    郝铮楠懵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来,面露苦笑道:“她那端庄清雅的模样已经二十年如一日了,云瑶城也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半点风声呐,委实让人难以相信了些,要不是您开口,我还真不会信这事。”

    江雯馨微微点头,这云羽怜演戏的技巧确实是高超无比,要是不是因为那让她极为恼怒的事她也不会知晓这些。

    二十年下来她那贞洁牌坊早就深入人心了,那牌坊的字便是,为丈夫守寡二十年如一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