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药师公会,江雯馨的房间之中,此时已经只有一对师徒身处此地。

    “师父,您没事吧?需不需要休息会?”叶涵悦担忧的望向江雯馨,这三天三夜以来江雯馨就没有几时是逼着嘴的,真就源源不绝的讲了个三天三夜,这种事对于后天境的高手来说都是极大的负担,所以叶涵悦才有此问。

    江雯馨的脸銫相比讲道之前变化并不如何大,她笑着道:“你不是瞧见你那些前辈纷纷给我送来丹药么,有这么些丹药撑住我的气血又能有什么大碍。”

    “可是您毕竟年事已高啊,弟子委实放心不下。”叶涵悦依然有些担忧,人一上了年纪气血便会开始止不住的衰败,就算以丹药阻拦也见效甚微,除非是那种七阶丹药不然都见不得什么成效。

    而江雯馨如此年纪气血本就将衰落至底还做出这等损耗精气神的事,也无怪乎叶涵悦如此担忧。

    “嗯,对我来说这种事的确极为吃力了,再来几次我这把老骨头怕是遭不住了。”江雯馨见叶涵悦如此执着也就不再逞强如实道。

    “那您赶紧休憩吧!”叶涵悦急切的道了一句便域将江雯馨扶将到房中的木床上。

    江雯馨也没有抗拒,她此刻的确是挺需要人搀扶的,这几日下来委实将她累的不轻。

    叶涵悦将江雯馨扶到床榻上帮其轻轻躺下而后又将褥子拿来为其盖好,做完这一切之后她蹲着身子定定的望着江雯馨的侧脸。

    “怎么?”江雯馨疑惑道。

    “师父,值么?”叶涵悦颤声问道,美目之中光芒晃动隐有氤氲雾气凝聚。

    “呵呵,当然!”江雯馨抬起布满皱纹的手掌轻轻抚了抚叶涵悦的侧脸,“你是我徒弟呀,怎么会不值呢?”

    这一刻,叶涵悦再也忍不住,泪水汩汩而下,虽哭却不泣有泪却无声。

    “好了、好了,莫哭了,都这么大一姑娘了,还在这里哭鼻子呢。”江雯馨放于叶涵悦脸上的手掌轻轻擦拭那顺着如绸缎丝滑的脸蛋滑落的泪水。

    “嗯嗯,弟子不哭了,师父您赶紧休憩吧。”叶涵悦轻轻将江雯馨的手放回被褥之中自己将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露出一个笑靥。

    江雯馨快慰一笑,双目缓缓闭合。

    叶涵悦静静的站在床榻一旁,待得一刻钟见得江雯馨的呼吸逐渐平稳且均匀才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间中央,缓缓坐在蒲团上,她看着身前的丹炉,在脑海之中模拟着炼丹,并将自己新的感悟带到其中去。

    这种方法见效不大,毕竟一切都不能证实,但叶涵悦还是倔强的尝试着在识海中炼丹,她想以这种方式将这几日的所得牢牢的锁在脑海之中不让其流失。

    可叶涵悦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聆听江雯馨讲道,虽不似江雯馨那般耗费体力但她境界也不似江雯馨那般强悍,她方才在脑海之中炼丹不过三四遍,便在蒲团上就那么坐着睡了过去。

    孤峰半腰的某处,方梁犹豫了片刻之后便决定今日修炼之中就算碰上叶涵悦她们一行归来,他也不会打住修炼了,正好借此与他们解释清楚。

    打定主意的方梁便开始心无旁骛的修炼,到得将近子时,方梁本该回去一趟装作要入睡的模样,但是这一夜他没有,他继续修炼。

    过得子时三刻,孤峰的山巅处的破落宅院中有一中年妇人满脸忧虑的极速掠入山下开始找寻久久未归的方梁。

    一个时辰之后,方梁心中微动,被一阵急促的掠空声和脚步声扰乱了些许心神,好在一心二用这种事他已经用的极为熟稔,所以手中的银枪该如何还是如何,没有影响到方梁的修炼。

    距离方梁西方十米开外的一颗树下。

    刘颦呼吸急促的望着不远处那于一轮“皎月”之中挥舞银枪的方梁,方梁每一枪挥出搅动漫天灵气倒卷涌入起身,都会让刘颦眼中的不敢置信的銫彩更加浓郁一分。

    方梁将一切都置身事外只顾着舞枪修炼,直至丑时三刻他方才缓缓停下手中的动作偏头望向还在十米开外怔怔的望着自己的刘颦打了个招呼,“刘姨,还没睡呢?”

    这一刻,刘颦猛然从梦中惊醒,可是望着负枪而笑的方梁她又觉得这梦还没醒。

    方梁见刘颦动也不动甚至于在他的感知中她还屏住了呼吸,让他觉得有些费解,这是怎么了?

    怀着不解,方梁缓步向刘颦走去,举步十数之后便到了其身前,方梁也不说话就拿银枪在刘颦眼中晃悠,眼中有些笑意,他感觉这呆呆的刘姨好可爱令人有些想笑。

    “妖孽”好半晌之后,刘颦的视线顺着银枪往下移去,方梁那饶有兴致的小脸便被她映入眼帘之中,她口中神隐出声。

    “嗯哼?”方梁歪头看着刘颦不知道她何出此言。

    “呼~”刘颦长出了一口气旋即问道:“你究竟是何来历?!你待在叶涵悦的身边究竟是为何?!”

    “等等,刘姨,你怎么说的我好像不怀好意一样,我是被叶姐姐所救的,待在她身边一开始是为了养伤,后来是想护着她们,我可没有什么歹意!”方梁一听就觉得刘颦这番话味道有些不对连忙解释道。

    “真的?”刘颦还是满腹狐疑,这方梁委实太过诡异了,而且心机颇深,没见他之前装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将她们耍的团团转么,这时候从方梁口中说出的话语着实不能让她轻信分毫。

    “当然是真的。”方梁无语道。

    “既然你不曾心怀不轨那为何要将自己一身实力瞒着,连你叶姐姐都不肯说?!”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刘颦自然能看出叶涵悦明显是将方梁当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来看待的,叶涵悦也不知情。

    “额,一开始我受伤严重,实力发挥不出便想留着点心眼防范一番,且说出来我发挥不出实力又不能证明自己所说,所以就没跟叶姐姐和小雅说,后来是找不到合适的时机说,今夜我便决定将这一千都坦然公布,不然刘姨你也不会发现我在此地修炼了。”

    方梁极有耐心的解释着,毕竟这事是他撒谎在先,他有错在先,被刘颦如此质问倒也是自找的。

    “你之前就发现我来了?怎么证明你不是在瞎扯?”刘颦目光依旧狐疑而且比先前还要更胜一筹,尽管你修炼的场面很大、很奇异,但你还能察觉到我这个后天境来到你十米开外?而且你还是在修炼中?就你这个十岁左右的孩童?这未免也太扯谈了些。

    “嗯~这个好像确实比较难证明。”方梁有些头疼,这种事只有他自己知晓的确难与外人说清楚,毕竟又没有证人什么的。

    “呵呵,你就在这胡扯吧,等主人和小主人她们回来,我就将你揭发了,看你以后还怎么装!”这一番对话下来刘颦也逐渐恢复了冷静,见方梁犯难便冷笑道。

    “刘姨,我真不是胡扯,我感知很强的。”方梁凝视着刘颦认真说道。

    “那你倒是证明给我瞧瞧。”刘颦仍然冷笑,这次还将双手抱臂而冷笑比之前更胜一筹。

    方梁皱了皱眉,又开始陷入困境。

    “这根本就是个死胡同怎么都走不出去嘛!”方梁挠了挠头有些烦躁的想到。

    刘颦嘴角挂着的冷笑愈发浓郁,想不出来如何圆谎了吧!

    某一刻,方梁识海中蓦然划过一道灵光,“刘姨,我这就证明给你看!”

    道完这一句方梁徐徐闭目,刘颦饶有兴致的望着方梁,想看看他想玩什么花样。

    “那个方向的百米开外的树干上有一只蝉。”方梁指着一个方向说道旋即望向刘颦想让她娶看一看便能知晓他是否真的感知力过人。

    然而刘颦动也不动,“小家伙,想跟老娘斗你还早着呢,想耍滑头逃跑是吧?没那么容易!”刘颦暗自想着,拿戏谑的目光盯着方梁。

    方梁无奈之下只好自己挪步,让刘颦跟上。

    片刻后,刘颦看着在那树干上趴着的一只金蝉,檀口大张两眼圆瞪,被震撼当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