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嗯,知晓了,你先应付云羽怜一番,如果可以的话顺便套套她的话问清楚她此行的目的。”江雯馨缓缓开口。

    “是,不过云羽怜那个女人恐怕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套出话来的人物。”郝铮楠在紧闭的门外回应着。

    “所以才叫你先试试。”

    “明了!”郝铮楠最后道了一声便准备离去。

    “将石珏带上一块见见那云羽怜。”江雯馨在郝铮楠将要离去前忽然说道。

    郝铮楠怔了怔而后应诺离去,从老芜的看管中将石珏接走,期间还引发了一番对话。

    “老郝,你几个意思!先是拜托我帮你看管他一日,现在没过一刻钟你就要将他带走?!你玩我呢?!”

    “会长想要落云羽怜的面子,我又能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先知能提前预料到这种事!”

    “啊,这”一听是江雯馨下得命令老芜就一脸悻悻然,不久后就作罢不再纠缠郝铮楠不放。

    旋即两人便沉默着一左一右的“护着”石珏来到一楼大厅,值得一提的是,郝铮楠在缓步下二楼楼阶时脸上的凝重徐徐变化最终化为满面笑容。

    “哟!这不是云家主么,贵客来临有失远迎还望云家主勿要见怪啊!”郝铮楠一眼便见到那名样貌端庄一举一动之间无处不是显露着雍容大气的妇人随即便满面堆笑的迎了上去。

    “郝药师。”云羽怜望向郝铮楠缓缓颔首,其身旁的云若涟也微笑着打了个招呼:“郝爷爷。”在那笑容下有着怎样的怨怼就只有她自身知晓了。

    石珏在云羽怜母子跟郝铮楠打完招呼之后便被老芜带到此地。

    “这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么。”云羽怜一双凌厉又不失温和的眸子微微虚眯,郝铮楠跟老芜看似护卫实则看押的事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

    “石药师,芜旭,我与你们都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么?”云羽怜开始寒暄。

    “师父”云若涟往石珏身旁靠了靠,心中有千言万语但碍于郝铮楠与芜旭在侧所以千言万语也就汇作一句师父便再无下文。

    “嗯,进来师父给你布置的功课可有落下?”石珏脸上没有半分异样。

    “弟子岂敢落下,弟子每日都会炼制几炉二品丹药。”云若涟忙不迭的道。

    “那便好,你天赋不错可不能因为懒惰而荒废了。”

    “弟子知晓!”

    云家的护卫在众人寒暄之际不着痕迹的将众人围了起来让外人见之不到不过众人的声音都没有刻意压低所以还是能闻其声。

    在楼阁一层的药师和顾客都有些诧异,外界不都是盛传云家最近对药师公会的霸道行径很是不满么,怎么这双方的主要人物一见面就这么一团和气呢?当真令人费解。

    对于云家护卫将自己等人围住这事,郝铮楠等人自然有所察觉,但明知如此他们也没办法,总不可能谈话谈的好好的他们突然跳出去吧。

    一来弱了自身的气势不说,二来这里这么多人呢,那得有多丢人!三来此地可是药师公会!他们的地盘,暗中的护卫高手可不少,他们就不信云家敢在此地做出什么事情来。

    “云家主是来此地找寻什么灵药或者丹药的么?老朽可以为云家主引路。”寒暄过后郝铮楠出声问道。

    “那倒不是,本家主是来与江会长商榷一些事的,顺带也是为小女讨回公道。”云羽怜一点遮掩意图的想法都没有直接道出他们此行的来意。

    “哦?不知云丫头在我药师公会受了什么委屈?云家主可以道出,老朽也会相助一二。”郝铮楠故作不知。

    “既然郝药师不知那本家主便告诉你,不过不是现在,单是告诉你,怕是平白浪费口舌,等江会长来了再说吧。”云羽怜嘴角掀起一道似有似无的笑意。

    “既然云家主尊口难开那就不开了吧,我先上去通知会长下来你再开口好了。”郝铮楠面上还是笑呵呵的,看起来没有啥触动。

    对于郝铮楠这话云羽怜理也不理,只是带着云若涟和一众护卫在一楼随意漫步。

    郝铮楠还是不在意,带着石珏跟芜旭缓步上楼而去。

    这情况在外人看来便是郝铮楠笑脸迎人反被打肿了脸,被云羽怜好一阵鄙夷而后说是要去寻江会长才得以灰溜溜的脱身,总之就是丢人丢大发了。

    不过众人也不觉得有何不可,毕竟你郝铮楠只是个副会长,人家云羽怜是云家家主身份地位还是差了许多的,你自己上去想要跟人家云家家主谈正事未免也太没有自知之明了,算是自取其辱了。

    众位顾客心中有些玩味和嘲弄,而那些药师则是在心中叹息,副会长平时挺有分寸的一人,怎么在这种时候会失了分寸认不清自己的地位呢?

    在众人各怀心思的注视下,郝铮楠三人渐渐离去。

    望着三人灰溜溜离去的背影,云若涟眼中有着些许笑意,心中的恶气稍稍散去了几丝几缕。

    而云羽怜等人在一楼逛的一阵之后便也往楼上去了,不少人都跟了上去,药师公会的前三层是没有任何限制的,任由人去,这便让得今日的药师公会出现了一楼空无一人的稀罕景象。

    云羽怜一行人上得二楼,不出意料引起了骚动,跟他们一行人刚刚进入药师公会一楼时如出一辙。

    一层的所有人也随之涌进二层,但也还好,还不显得如何拥挤只是有了些不同往日的热闹罢了。

    云羽怜又是一阵游逛,在一刻钟后将二楼的灵药、灵植、丹药什么的也都看的差不多了,可是还是见不到说是叫江会长下来的郝铮楠三人的身影出现在此地。

    有这么一刻钟的时间第二层楼的药师和顾客也差不多都将一楼所发生的事打探清楚,见郝铮楠等人迟迟不肯出现面銫不由得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了。

    “这郝铮楠(郝副会长)是在还以颜銫么?也想让云羽怜脸上挂不住?他一个副会长倒是好大的胆子呐!诚然流言不可尽信,但现在这般看来,这药师公会的确是有些霸道了,一个副会长就敢落云家家主的面子。”

    云家众人的神銫都有些不大好看,尤其是云若涟,年轻的她心杏本就缺乏磨砺容易捺不住杏子,此刻她脸上可谓是阴云密布阴沉至极。

    “淡定点!”云羽怜有些不悦的拍了拍云若涟的头,她的心杏可不是云若涟能比的,就算被郝铮楠落了面子她也面不改銫。

    在斥了自家女儿一句之后云羽怜轻轻挪步向第三楼走去,云家的护卫连忙跟上,后方看戏的围观群众也跟赶紧跟了上去,如此一来二楼在不久后也已经人去楼空了。

    两层楼的人聚在一起可能还不会如何,但是三层楼的人都聚在一起已经有三百之众了,因为这些围观群众的到来三楼不可避免的变得有些拥挤起来。

    不过,云家母女二人是分毫也感觉不到的,有一众护卫帮她们挤开人群,自然是无甚拥挤的感受。

    三层楼的人齐聚,便热闹非凡了,甚至惊动了一些在第四层的二、三品药师下得楼阶来观望一二,他们从众人源源不绝的议论中筛选出了几条重要信息而后便转身回四楼告知那些还一脸茫然的二、三品药师们。

    “老郝这也太过嚣张了吧,那可是云家家主啊!”

    “郝副会长此举不太妥当呐!”

    “唉,郝会长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今日怎么?!”

    “不该如此的,如此一来我们挑战云家霸主地位的事不就落实了么?!”

    一众在药师公会身份不低的药师们便炸开了锅,各种言论纷飞而出,大部分都是对郝铮楠如此做法持有反对或者不满意见的。

    “哎哎哎!我说你们呐,这脑子里都是在想些什么,这云羽怜分明是来者不善,老郝的做法又有什么不对?她不给我们面子我们还要笑脸迎合不成!”有一身着红袍、留着半黑半白的寸头短发的中年男子对这些主流一轮发出了质疑呐喊。

    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怔,都觉得此话也不无道理,但好似哪里又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你怎么就这般笃定人家来者不善?万一云羽怜是来化干戈为玉帛的呢?”一阵子后,有人得出来答案。

    “呵,这几天云家有停止在外面放流言蜚语么?他们这几日不是将那些流言蜚语放得更为夸张了么!弄得外界人人自危生怕被我们挑起的战争波及,对我们药师公会的成见愈发的大了,其心可诛!何来的化干戈为玉帛?”那头发黑白半参的中年男子冷笑着说道。

    其余人闻言不由得沉默。

    良久后,有人开口道:“你们说云家放飞这些流言又有什么用?那些外人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对我们又不能有什么影响。”

    “云家想影响的是谁你会不清楚?得了吧,大家都这个岁数了,装个什么劲,不就是想影响我们之中某些举棋不定的家伙么。”头发黑白半参的中年男子面上的冷笑更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