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叶涵悦与刘颦两人皆是被江雯馨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弄的有些愣神,说方梁的体质说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说到方梁的身世背景上去了?

    “师父?”

    “主人?”

    江雯馨看了眼她们两人,提醒道:“这种体质连我这四品药师都瞧不出丝毫端倪。”

    叶涵悦和刘颦两人又是一怔,旋即恍然,心下也是饱受震动。

    方梁对于他自己的体质如此了解显然不是他自己能够知晓的而是他身边的势力告诉他的,最有可能便是那阳城的霸主方家了,能够对于一名四品药师都瞧不出丝毫异样的体质如此了解,其能量之恐怖委实难以想象。

    “似方梁这般孩子就算在任何大势力之中都会被给予极大的重视,怎么会让他独自一人流落至此?”江雯馨自语一声,想明白方梁身后的方家所蕴含的能量之后,她心中便万分疑惑。

    叶涵悦于刘颦两人也陷入了思索之中。

    “涵悦,你知道些什么吗?”江雯馨久思无果之后只能将视线投给叶涵悦,毕竟在她们几人之中叶涵悦是最早与方梁接触也是将其捡到的人。

    “我是从其他人的手中将方梁买下来的,对于方梁被人发现的场景也只是听他们转述并没有亲眼见到。”叶涵悦眉头微蹙。

    “无妨,说来听听。”江雯馨摆手道。

    叶涵悦轻轻点头,而后便将自刘浩尘口中得知的情况细细说来。

    “你是说方梁在那般吸入瘴蝶沼泽的瘴气之后还无甚大碍?”江雯馨听完之后不由得有些惊诧。

    “是的,那些瘴气很奇怪的没有伤害方梁的身体,而且之后,在其喉咙的瘴气在某一日忽而不翼而飞了,方梁没有用任何方法便能出声说话了。”叶涵悦说道这微微一顿旋即仿若自语道:“当初问他他一直装傻充愣,现在想来应该是跟他的体质有关。”

    “既然那瘴蝶沼泽的瘴气没能对方梁起到多少作用,看来方梁的体质便是有关于阴阳的了,再联系方才刘颦所说的方梁修炼中有寒气,想来是阴之属的体质,这类的体质我倒是知晓些许。”江雯馨轻轻颔首。

    叶涵悦和刘颦两人的目光都不禁一亮,难道说江雯馨已经有点眉目了?

    “不过,那些体质都没有方梁这等异象啊!”江雯馨拧着眉头长长的叹了口气。

    “那只能在今夜见个分晓了。”刘颦有些失望的道。

    “只能如此了”叶涵悦神情黯然的点了点头。

    之后叶涵悦便随着江雯馨走向后者的房间,之前江雯馨的指点因云羽怜等人找上门来而被中断,叶涵悦此刻还意犹未尽呢便域继续让江雯馨指点一二,而刘颦则是回房中修炼去了。

    不多时,江雯馨便带着叶涵悦来到她的房中。

    房间比起她在药师公会的房间来说便是小巫见大巫,不过数丈大小罢了。

    一眼望去就能将房间的全貌收入眼底,不过令人奇怪的是此地,四周放着一排排书架,房间之中最为空荡唯有以蒲团,最内出放置着一方木桌,唯独不见休憩的床榻。

    而方梁正站在一排书架之前手捧一卷书籍正在入神的观看,只不过其看书的速度让叶涵悦跟江雯馨心中都有些犯嘀咕,一目十行也没有你这么快的速度吧!三息不到的功夫你就翻页了?!

    “最气人的是这小家伙这般看书居然还能全记住,一字都不落,真是天道不公啊!”江雯馨望着方梁看得一阵心中不由得有些五味杂陈还盈满了怨怼,对天道的怨怼,大家都是人,凭什么差这么多啊!

    由于江雯馨看着方梁看书的模样就来气,所以接下来她在指点叶涵悦炼丹的时候便再也没有看往方梁所在的方向一眼,由此来得到自己内心的平静。

    师徒俩人在那实践药道,一人教的畅快一人学的舒心,而方梁在一旁目空一切一心只看药书看得也是极为欢快的,每翻过一页方梁就觉得自己离实践近了一步。

    双方泾渭分明却莫名又有种融洽共鸣之感。

    在这种感觉中,时光最是易逝,不知不觉间挂在天际上的煌煌大日已经换成了皎白的明月。

    “诸位主人,该用膳了。”不久后,刘颦的声音传入室内三人的耳朵之中。

    这才让屋内那奇异又古怪的氛围散去,三人互看了一眼而后徐徐走出门外。

    一刻钟后,四人齐齐出门。

    “来,让姐姐带你过去。”叶涵悦对方梁道。

    方梁却是摇了摇头,对叶涵悦一笑之后便是几步悠悠踏出来到十米外的几近他脖颈处的杂草之前。

    江雯馨三人的神銫都是一动,“难道说”

    接下来所发生的便证实了她们的所想,只见方梁纵身一跃便来到杂草之上而后随意走踏如履平地的越过这百来米的杂草丛。

    纵使心中已经有所猜想,但见得方梁肆意的在草上走动之际,江雯馨三人心中还是难免震撼。

    “十一岁不到的练气境啊!怎么做到的?!”

    江雯馨三人呆若木鸡,在方梁的身影跃下被高高耳朵杂草挡住视线她们犹自还处于震惊之中。

    方梁在杂草的另一边久久见不到三人过来无奈之下便只好再度踏草而行回到三人的身边。

    “你们咋了?咋一动也不动呢?”方梁诧异问道。

    “你练气境?”叶涵悦话语有些混乱表达的意思含糊不清。

    不过好在只是这种程度方梁还是听得出来的,“嘿嘿!”方梁目光一闪笑容玩味的没有应声。

    “你这家伙,还真要我哄着你说啊!”叶涵悦没好气的瞪了眼方梁嗔道。

    “这话又不是我让你说的,是叶姐姐你自己说的呀。”方梁挠了挠头一脸的无辜。

    “罢了,从你刚才踏草而行我就看出来了,不问也好!”叶涵悦撇了撇嘴径直放弃。

    方梁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不问也正好,到时候吓死你!嘿嘿!

    “傻笑什么!赶紧走了!”叶涵悦见方梁在那笑就有些怨气捏了捏方梁高挺的小鼻子嗔道。

    江雯馨跟刘颦心中的震惊被叶涵悦与方梁这番对话击散了不少,望着两人在那打闹脸上都有些笑意。

    “好了,的确是该走了,别忘了咱们今晚的正事是什么。”江雯馨身为叶涵悦的师父自然是偏向叶涵悦的,顿时就开始帮腔。

    “好哇,你个小家伙,既然你自己就能过去,这几日为何还要我送你过去?”刘颦则是想起这几日的事颇有些埋怨的对方梁道。

    “我一开始就想与你说的,可是刘姨你每次不容我分说就拉着我越过去了,我也就算了呗,反正乐得清闲。”方梁摸了摸鼻子道。

    “这”刘颦被方梁这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仔细一想好像的确如此,每次自己都没等方梁说话就抱着他过去了。

    “再说了,当日你发现我独自在外修炼的时候就该想到我自己能跨越这杂草“墙”的呀,没想到刘姨你至今都没能反应过来。”方梁斜斜的瞅了眼刘颦,耸肩摊手叹气一气呵成的道。

    刘颦没好气道:“你这是在说你刘姨笨咯!”

    “显而易见!”方梁说的十分果断。

    “你这臭小子!”刘颦跨前一步对着方梁的嫩脸就是一顿揉搓。

    江雯馨见叶涵悦跟方梁好不容易消停下来了,没想到转眼间刘颦居然又跟方梁闹上,一时间不由得有些啼笑皆非。

    半炷香之后,这一阵出门的骚乱总算是被江雯馨平定下来了,一行四人走过杂草所铸成的墙向山腰走去,至于为何是山腰,这便是方梁所要求的了,不过其余几人倒也懂方梁为何会有这种要求。

    山腰处可以说是山上这座禁阵运转天地灵气的中心,在那地方修炼不费多少力气便能聚集起客观的灵气。

    不过在想清楚这事之后,江雯馨和叶涵悦对于方梁又是一轮惊讶,在从刘颦那里得知方梁不过一日就掌握了此山的禁阵之后更是震惊莫名。

    “此子(方梁)身上的惊人之处也太多了吧?!”这是江雯馨与叶涵悦两人心中的想法,二者几乎一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