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沉默,一片沉默。

    在一片沉默中感觉自己身后那人好似已经不在的叶涵悦跟小雅都转过头循着众人的目光看去,便见到那被钉在地上的朱太源,震惊当场!

    所有人都瞠目的望着那被钉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朱太源,那杆银枪看着好是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来着?而且那朱太源的身体被一杆银枪贯穿怎地一点鲜血都不流的?而且他现在明明还有气息怎么神銫呆滞无神面上连半天痛苦之銫都看不见?

    种种疑问在所有人的脑海里不断流转,将他们的思绪搅动的混淆不清,加上此事发生的极其突然,本就让人难以缓过劲来所以所有人都目光呆滞了好片刻,就连江雯馨这等见过大风大浪的都是如此。

    要不是一道矮小的身影忽而从天而降,他们恐怕要呆滞好半天才能逐渐找回自己的思绪。

    可待得他们将这道身影的面貌看清之后又被震惊的脑海一片空白并又是满腹的疑问,方梁?!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在跟云怜歌交战么?!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

    “叶姐姐,小雅姐,你们两没事吧?”方梁却是不理会这些惊诧的目光,他一步迈出就来到了叶涵悦跟小雅的身旁,神情关切的急声问道。

    虽然方梁能感知到叶涵悦跟小雅都没有受到什么伤但他还是忍不住有此一问,可能这就是人杏吧,面对心切的人事一定要百般确认方才能安心下来。

    叶涵悦跟小雅皆都怔怔的凝视着方梁那完美无瑕的小脸,怔楞良久之后小雅实在受不住方梁那关切的模样猛然扑到方梁的怀中,颤抖着声音断断续续的道:“你你怎么才才来啊!我我没事,你且放心。”

    听着小雅那一开始有些怨怼到得后来又有些安慰人的言语,方梁无语的耸了耸肩,他都不明白这小雅到底是怎么想的了,到底是怨还是喜啊?!

    仿若是被小雅的举动给惊的回了神叶涵悦缓步上前,她犹豫了会还是轻轻地将纤手抚上了方梁的小脑袋,嫣然笑道:“嗯,叶姐姐没事,你且放心。”

    方梁听到叶涵悦这话之后那拿捏不定的心才总算是定了下来,但定了下来之后又感觉有些愧疚和抗拒,他之前可是答应过白霜不能随便让其他女子碰他的,现在这般他感觉有些对不起白霜,他好像违背诺言了?

    念及此处方梁的心中便愈发的抗拒了,甚至都想将在自己怀中的小雅给推出去然后摇头将叶涵悦温暖的纤手给甩开了,但途中方梁猛然醒悟。

    “自己这根本就不是随意让叶姐姐跟小雅碰啊,这是特殊情况,他在抚慰这两人,怎么能叫随意给其他女子碰呢?”

    于是乎方梁最终还是没有做出将小雅推开自己的怀抱并将叶涵悦温暖的纤手甩开这种大煞风景的操作。

    在方梁三人互相给予对方慰籍之际,其余人也陆续自那懵然的状态回过神来,只是他们还是按捺不住怔怔的望着方梁一个劲的盯着瞧,虽说他们是从震撼懵然状态下醒过神来但不代表他们心中的种种疑问就此消散了。

    “啊!疼!什么东西啊?!好冷啊!”

    就在其他人都在默默的盯着方梁三人温存场间一片静谧之时,一道凄厉的惨嚎声蓦然响起扰乱了此间的平静和丝丝缕缕温馨。

    这一下可就让所有人都将目光给投望了过去,只见那被一杆小银枪钉在地板上的朱太源正在那儿后知后觉的摸着自己的肩头惨嚎不断。

    除了方梁之外所有人都哑然无语,这人是怎么回事?!刚刚中枪的时候跟个死人一般没啥反应怎么现在在这里惨嚎不已?!

    “嗯,现在才恢复知觉么?看来我这各方面都是巅峰的一击还真是有些厉害呢。”方梁望着那朱太源心中暗自想道。

    刚刚那一枪投掷可是他能做到的巅峰了,先是将神魂力凝聚三成勉强又一次形成之前对云怜歌所用的“冰枪”刺入朱太源的识海之中。

    至于为何只是全部神魂力,因为之前跟云怜歌交战的时候已经用去了不少,这三成就已经快到方梁的极限了,要是方梁不给自己留点余地万一这一枪还是没能救下叶涵悦跟小雅他还怎么去应对?

    而后他在投掷银枪的时候将自己的枪意与银枪的共鸣抵达了极致,而方梁丹田之中的真气也已经被抽调近五成,再加上之前与云怜歌交战时所耗去的真气,现在方梁的丹田气海已经空空荡荡,只有几条小溪般的真气流淌了。

    “不过这人受我如此一击居然还没有直接死去?”方梁不禁有些疑惑,不过下一瞬方梁便释然了,应该是他那极致的寒气在朱太源体内蔓延的时候封锁住其气血才让他到得现在还有一丝生机尚存。

    “叶姐姐,小雅姐,你们绝的解气么?他暂时应该还死不了,要不要我帮你们出口恶气。”方梁望着那不断爱好的朱太源璀璨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冷光嘴上却是柔声说道。

    小雅自方梁的怀中抬起头来,望着方梁那近在咫尺的容颜方才明白自己方才做了什么事,“真是羞死个人了!”小雅两腮飞上红霞连忙后退几步,不过这也正好让她能见到那有些凄惨的朱太源。

    “额他好像已经够惨了吧,都被钉在地板上了,我看就不必了吧。”小雅怯怯的说道。

    “你叶姐姐心中本就没什么气,就不劳你这个小弟弟多事了。”叶涵悦望了眼那朱太源之后又望了眼方梁之后,眸光微微闪动而后笑着拒绝。

    之前那柔声而问的方梁几乎让叶涵悦在方才都忘了自己这个“弟弟”可是位能叱咤风云的绝强人物,现在一望那个被方梁只一枪便被钉在地上只能惨嚎的朱太源之后,她才猛然醒觉,心中不由自主的便有些伤感和些许距离感。

    “哼!可是他那样对你们我很生气,我自己想出一口恶气怎么办?”方梁犹然不肯罢休,目光冷湛的凝视这朱太源。

    “那,你便直接结果了他吧,折磨他就委实没有必要了,他现在这样子已经有够惨的了。”叶涵悦斟酌了片刻之后说道。

    “嘿嘿,叶姐姐这话倒是提醒我了,他体内的生气被我枪上的寒意给锁住,现在是想死也死不得,他现在慢慢从冷到麻木无知的状态中退出,也就会逐渐感受到那伤口给他带来的剧痛,这本就是最好的折磨了,我又何必去管。”

    方梁嘿嘿笑道,那样子霎是可爱动人心神,但其口中的话语却着实让在场所有听闻的人都觉得脊背发寒心中直冒寒气。

    “这小家伙这般年幼怎么心肠如此狠毒啊!”

    这等想法就连叶涵悦跟小雅心中都有一瞬出现过,不过两人在不久后就将这种想法抛之于脑后,心中不但不觉得寒冷反倒觉得有些温暖,方梁这般举动可不是为了别人都是为了她们二人呐!

    方梁嘿嘿一笑之后便缓步走到哪朱太源的身前,那朱太源现在只顾着叫疼都没有功夫注意到身前已经有人靠近。

    直到方梁探出手掌将银枪紧紧握住继而猛然拔出,朱太源体内的寒气顷刻间便减退了不少,那寒冷带来的麻木效果极速衰退,一股剧痛径直袭上他的心头时他才猛然大叫一声双目充血却有一丝清明的盯着方梁。

    尽管方才的一切情况他都无所察觉,但见到只有方梁站在他的近前并且手中持着一把刚刚还在自己的身体里的银枪,他岂能不明白谁是罪魁祸首!

    只不过暂时恢复神智的他再见到方梁的时候心中的恨意便如若退潮的潮水般退去只留下了骇然震惊。

    “你不是还在跟云怜歌交战么?!怎么会在这里?!”这一刻,那剧痛都不能让朱太源将那震惊骇然吞回肚中,他惊声而问。

    这一句话可谓是问道了要点上了,这是此间所有人都想问而还没有问出的话语。

    听得这一问,所有人都便聚精会神了起来,侧耳聆听。

    “啊?你是说那个老婆婆么?跟她打完了啊,她还在那边的地板上躺着呢。”对于如何折磨朱太源有了计较之后方梁此刻对他倒是心平气和的,就算是他的问话也作出了回答,还体贴的伸手指了指方向。

    方梁此言一出除了他本人以外的所有人都纷纷扭头朝方梁所指的方向看去,这一看便吓呆了绝大多数人,只见那身为先天境的云怜歌的确是在那边的地板上躺着,生死不知呢!

    “方梁真打赢先天境了?!跨越一大境界?!”这是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中唯一的念头。

    良久后,江雯馨第一个回过神来她不再看向云怜歌而是将目光投向方梁,心中不知是何滋味的叹道:“云瑶城日后便不姓云了啊!谁能想到一方霸主居然被这么个孩子一人一枪给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