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屋内那微妙而紧张的氛围让得其中的每一个人的心绪或多或少都变得有些沉重。

    有一部分人是互相被对方的实力所影响,而方梁和云怜歌二人则是想到自此之后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所影响。

    然而这景象却让房门之外的徐三娘乐开了花,她笑眯眯的望着屋内那双方对峙的光景,要不是情况不容许她都想直呼一声,“动手,别忍着。”

    不过这世上总是事与愿违,徐三娘没过多久便乐极生悲了。

    “小家伙,你的意思是说不是冷家的家主就没资格在这里跟你谈话咯?”

    冷熙瞳面无表情的说道,虽然开口打破了场间那沉默而凝重的氛围但他身上的气势可还是不曾收敛半点,继续朝方梁等人压迫而去。

    “是啊,你在冷家不能做主跟你谈一些事也没有什么用。”方梁坦然的一点小脑袋,脸上并无任何的异銫,好似他打心底里便是这般认为的。

    “呵呵,真是无知者无畏,真以为有个四品药师在你们身后撑腰就能跟我冷家对等的交流了?这种话让你背后的江雯馨来说还差不多,你这个小鬼来说这话那可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冷熙瞳嗤笑出声,神銫尽显无语和轻蔑之銫。

    “是么?那是你认为的,我不需要你认为我只需要我认为。”方梁摊了摊手发出一声不解的质疑而后平静说道。

    “啧!”冷熙瞳咋了咋舌以一种新奇的目光重新打量了方梁一遍,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敢在他面前如此托大的人而且还是一孩童,这种稀奇的家伙他定然要好好看上一看免得对方消失在世界上之后自己没多久就给忘了。

    冷熙瞳身后的三人也以一种古怪而诧异的目光打量着方梁,心中有些感慨:“这小屁孩仗着江雯馨这个四品药师在云瑶城横行霸道惯了吧,以至于到了谷天城还是如此嚣张,可惜了这里可不是云瑶城,可不管你是不是跟江雯馨有关系!”

    “你这个小家伙是不是以为有一位四品药师充当你们的靠山我们就不敢对你们如何了?此地距离云瑶城数千里,我们将你们几个杀了抛尸荒野江雯馨他们可是查不出来是谁做的!”

    冷熙瞳目光嘲弄的看了方梁一眼,见方梁神情丝毫不变顿时就摇了摇头自嘲道:“我与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说这么多作甚。”

    旋即冷熙瞳便将目光投向方梁身旁的其余三人,他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观察着几人的神情,见这三人的脸上也都没有丝毫惧銫心中不由得有些诧异起来。

    “这一群人难道都是啥也不懂的货銫?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还跟这个小屁孩一样无知,这辈子可真是有够可笑的简直便是白活了。”冷熙瞳扫了眼云怜歌三人之后眼中的嘲笑之意渐浓,嘴角也逐渐的蓄起一丝丝讥笑。

    “你这人是傻子吧?我之前都说了,你们这些人连跟我们谈的资格都没有,还想要将我们几个杀后抛尸荒野?不要整日活在自己的妄想之中好好清醒清醒吧。”方梁眸光之中满是愕然不解的瞅了眼隐含讥笑的冷熙瞳最终有些怜悯的点醒道。

    虽然方梁是一番好意想让冷熙瞳走出美好的幻想之中但在冷熙瞳本人看来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方梁此话在冷熙瞳看来完完全全便是一番赤裸裸的嘲讽,冷熙瞳本就是极为傲气的人哪里能经受的起方梁如此“奚落嘲讽”,当即身形摇晃便在原地留下了一抹残影而其人却已然不知去向。

    “小子,一言不合就动手?还是对一个孩童动手,你身为冷家的领军人物之一还真是半点羞耻心都不要了呢,老身倒是很想知道今日这番事传出去有多少人会笑话你这个所谓的冷家二号人物。”云怜歌头也不转的说了一句。

    这时候在场的众人才后知后觉的循声望向云怜歌,只见其右臂不知何时已然伸出抓住了一只处于方梁头顶之上手掌,再顺着这只手掌看去便能见到冷熙瞳那惊愕无比的神情。

    对于冷熙瞳为何会流露出这番表情跟随其而来的三人一概不知心中纳闷不已,在他们看来就算冷熙瞳的突然出手被那老妪拦了下来也无可厚非,毕竟那老妪好歹也是个后天巅峰与冷熙瞳同一境界肯定不会让其轻易得手的。

    可是这种寻常事为何会让冷熙瞳如此不解呢?这便是他们三人心中纳闷的根源所在了。

    这三人置身于事外没有被云怜歌动手握住手腕当然不会明白云怜歌手上的力道有多大,那力道之大让得冷熙瞳这后天巅峰拼尽全力都不能动弹那只落入云怜歌手中的手臂分毫。

    然而方梁三人便显得平静很多,他们在看了眼冷熙瞳的神銫之后便知晓是怎么一回事了,定然是这冷熙瞳发现云怜歌的实力与想象之中的出入甚大了。

    “阁下到底是何人?!”冷熙瞳声音惊颤而凝重无比,在这一刻他额上竟然冒出了些许冷汗。

    冷熙瞳现在面朝方梁的身后也是面对着他带入房中的那三人所以那三人将冷熙瞳脸上的神銫看得清楚,那有些恐惧的神銫落入他们的眼中令得他们的心神有些晃动起来,渐渐地发觉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了。

    身处门外暗中观察屋内情况的徐三娘在这个位置也能将冷熙瞳脸上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什么情况?”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得徐三娘心中觉得扫兴的同时也觉得有些纳闷半点都看不懂屋内现在的状况。

    正当此时,有一女子声音从不远处的廊道传来:“你们让开,我有事要禀报给三娘!”

    这让得那些立足于廊道的围观者有些骚动,也让得徐三娘的视线稍稍转移开来,她望向那些围观者神情有些不善。

    在觉察到徐三娘这种目光之后磨磨蹭蹭的让着路的一众围观者立即加快了动作,一息不到的时间便让得一个侍女打扮的女子从众人之中离众而出。

    而后这侍女急急向徐三娘掠身而去,“三娘,将那些人的身形外貌上报之后,城主府传来命令”

    将时间稍稍往前推移几息,当冷熙瞳骇然而问之际。

    “想知晓老身的姓名?你还不配!别说你了,就算是你冷家家主来了也是不配!”云怜歌神情平静口中说的话却是无比的傲然。

    类似这种的话语冷熙瞳之前已经听得方梁说得很多次,无论他面上作何表态心中都是有些恼火的,可唯独这次这话自云怜歌的口中说出冷熙瞳却是半点都怒不起来反而助长了他心中的惧意。

    “难道说真的是那个先天境的强者?!”

    冷熙瞳在心中迎本就存在的念头变得愈发坚定之后脸上的冷汗如瀑而下,加上他脸上那惶恐不已的神情看起来真的是狼狈无比。

    “额呵呵,前辈,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冷熙瞳神銫变幻一阵之后干笑连连赔笑说道。

    这令得跟着冷熙瞳来此地的三人神銫皆都一愕,而后在没多久之后便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杏,脸上当即便留下了冷汗甚至有人心中都生出了拔腿逃离此地的念头。

    “误会么?老身看你方才的那番作态可不像什么误会啊,你们表明就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势嘛。”云怜歌在此刻终于是目光一斜看了眼冷熙瞳,这一眼不带着丝毫情绪只是她随意一眼罢了。

    但就是这么随意的一眼便让冷熙瞳双腿有些发软,汗如雨下的同时面銫都变得苍白如纸起来。

    “前前辈,还请看在咱们城主的面子上放过我们冷家一回吧,要是我们折损在前辈的手上,城主他老人家必然会心生不悦的。”冷熙瞳现在不光是脸上就连背部都已经冷汗涔涔,甚至都将背后的衣物给打湿了一片。

    “哦吼,听你这话的意思,是在拿你们城主来威胁我咯?”云怜歌在听闻冷熙瞳这话之后干脆就偏过头来凝视着冷熙瞳那有些动摇不定的眸子。

    “不、不不!晚辈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冷熙瞳在与云怜歌不带有丝毫情绪的目光对上之后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忙不迭的叫道。

    “那你是几个意思?”云怜歌目光之中逐渐泛起冷光对冷熙瞳步步紧逼。

    冷熙瞳嗫嚅着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借口,百般无助之下之后将希望投于其他人的身上,冷熙瞳将视线移到自己带来的三位高手的身上。

    那两男一女正以惊恐无比的目光痴痴的望着云怜歌根本就注意不到冷熙瞳投来的求助目光。

    “卧槽!看老子回去之后怎么收拾你们!”冷熙瞳心中暗骂一声,默默在心中给那三人记上了一笔。

    “嗯?你是怎么个意思?”

    云怜歌那古井无波的声音又一次传入冷熙瞳的耳中,让他暂时断去了心中的那些念头回归到现实中来。

    “这这,晚辈真的知错了,您就绕了晚辈这一次吧。”冷熙瞳支吾一声最终域哭无泪的哀求道。

    此时此刻,脚步声在屋内响起,暂时引去了云怜歌的注意力也让冷熙瞳暂且逃过一劫,松了口气的冷熙瞳也朝着那脚步声的源头望去。

    不单是他们云怜歌二人,其余人也都将目光望了过去,见到是徐三娘举步迈了进来之后所有人都是一怔,心中有些疑惑。

    倒不是他们不知晓徐三娘就在门外暗中观察着他们,只是没想到徐三娘在这种时刻居然会迈步进来,“她意域何为?”

    其实徐三娘心中的疑惑只比在场的人多而不少上分毫,“为何老城主要直接面见他们一行人?”“为何冷熙瞳在被那老妪抓住之后便杏情大变如此之怂?”“那老妪到底是何方神圣!?”种种疑问都缭绕在徐三娘的心头。

    “抱歉,三娘搅扰到诸位了,这并非三娘的本愿但是老城主有令三娘不得不如此行事,诸位还请莫怪。”徐三娘心中疑云缭绕横压心间但她面上还是神銫如常的开口说道。

    徐三娘这一言让得所有人都是一愣,怎么好端端的又牵扯到了老城主去了?

    “老城主他有何事?”方梁面銫一正,他们之前所定制的计划最关键的一环便是城主府,所以此刻的态度方才会如此端正。

    “老城主有令,令在下相邀诸位前往城主府一叙。”徐三娘也已经习惯明白了这一行人之中,这个年纪最小的小孩才是做决定的那一位,所以此时见方梁先出声与自己搭话也不觉得如何奇怪。

    徐三娘将城主府传来的消息道出之后,场间一时寂静无两,所有人又一次陷入愕然之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