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在方梁等人离去之后,一直连大气都不敢喘的冷熙瞳四人便骤然开始呼呼的喘了几口大气。

    徐三娘只是下令让那来传达城主府消息的侍女带着方梁等人前去罢了,她自己可还是待在这间房中没有离去所以冷熙瞳四人那般失态她都看在眼里。

    “你们这是在作甚?特别是你,冷熙瞳,今日这般安分可一点都不像你啊!”

    徐三娘皱着眉头十分不爽的说道,虽然中途出了老城主之令这种插曲但在老城主的命令下来之前冷熙瞳等人便直接动手的话,她还是能见得一出好戏的啊!

    要是冷熙瞳四人能知晓徐三娘心中所想定然不会给她什么好脸銫看,他们方才可是命悬一线呐!只要那满脸褶子的老妪一个念起他们这些人的小命都会没了而你还在这里惋叹没有看成好戏?!

    不过可惜的是冷熙瞳等人毕竟是不会知道徐三娘所想的,只能听到徐三娘那句略带不解的话语罢了。

    “甭提了,我刚刚不是没说几句便动手了么然后就像你见到的那样被那老妪拦下来了。”冷熙瞳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不过是被抓住一只手便再也没了动作,你说说,这像以往的你会做的事情么?”徐三娘同样没好气的回敬一记白眼。

    “你懂什么!我那不是不想动而是动弹不得啊!而且我要是再有所动作恐怕只一瞬就会被那位前辈当场斩杀了!”

    冷熙瞳猛然提高了声音,徐三娘老是提及之前那个让他现在想来还后怕不已的事让他的火气也上来了,语气变得不再那么和善。

    “哈?!这怎么可能!她不是后天巅峰的实力么,怎么能将你瞬间斩杀?!”徐三娘将自己拿有些狭长的眼睛都给瞪圆了去,惊疑不定的道了一句。

    “屁的后天巅峰!那老妪分明就是个先天境!此行差点就横遭不测了!冷阳轩那个小兔崽子,老子回去之后非得抽他一顿不可!”

    冷熙瞳一听那后天巅峰神銫便骤然一变爆了句粗口而后不知怎么地便说到了一切的起源冷阳轩的身上去了。

    对于这些徐三娘都没能听得进去,她耳边只有三个字在回响隔绝此外一切的声音,“先天境!!!”

    徐三娘对冷熙瞳之后的话语听之不见,可此刻身在房中的另外三人也就是冷家的那三人对冷熙瞳其后的那一句话是深有同感,已经开始在摩拳擦掌了。

    不过冷静下来之后他们还是作罢了,这种事冷熙瞳身为冷阳轩的二叔可以说,他们便算了吧,终归是外姓人要是他们敢对冷阳轩做些什么,别说冷阳轩其父冷家家主了,就是现在叫着要好好收拾冷阳轩一顿的冷熙瞳都不会放过他们。

    “难怪你今日如此安分了。”徐三娘面銫变幻不定最终语气复杂的叹了一口气。

    “唉别提这事了。”冷熙瞳连连摆手脸銫发黑的叹气连连。

    “也难怪那小鬼头敢说在老城主面前提一提你冷家的事,原来他的底气在这里并不是无的放矢啊!”徐三娘目光飘忽显然又陷入思绪之中对于冷熙瞳的话语根本就未能听见,一面思索着她一面喃喃自语已经想明白了许多事。

    虽然是呢喃自语但也足够让得房内有着后天境实力的四位冷家高手听得清楚了,当即四人的脸銫便是一变。

    “二当家的!”其中一名男子猛然对冷熙瞳沉声喝道。

    “嗯,赶紧走,回去通知大哥此事得想想应对之策了!”冷熙瞳对于那男子想说什么心中了然立即点了点头旋即便动身极速离去,那般速度,让得另外三人想要跟着都有些吃力。

    徐三娘对于冷熙瞳等人的离去一概不知,她还沉浸在自己纷纷扰扰的思绪当中不能回神。

    直至听得门外传来一阵喧嚣声才将徐三娘给惊醒过来,她骤然望向门边,只见一群方才还站在廊道之中的众人不知何时已经围聚于门外。

    “谁给你们的胆子过来看戏的!”徐三娘心中一阵恼火,找了个由头便准备发作。

    “那啥女掌柜的,那招惹冷家的人走了,冷家冷熙瞳等人自那不久后也走了现在已经是无戏可看了,人都走了我等还不能过来观察观察情况么?”有人出声回了徐三娘一句。

    徐三娘闻言不由得一怔,“冷家的人走了?”这般想着徐三娘四下张望片刻,发觉真没有于此间见到半个人影。

    “行了,三娘我也不是霸道的人,既然他们都走了我也就不追究你们什么了,赶紧散了该干嘛干嘛去!”徐三娘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想赶紧驱散这些人还自己一个清净好继续想些事情。

    可片刻后徐三娘发现自己的这番话对于那些立于门口的围观者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他们仍旧立身在门边以讨好且希冀的目光望着自己。

    “怎么?还有事?”徐三娘本来还域冲这些不知趣的家伙发一通火,但是想到这些家伙好歹在谷天城也都有些地位自己也不宜得罪的太过便心平气和的问了声。

    “掌柜的能不能透露一下方才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咱们好歹也等了这么久了是吧,掌柜的也不忍心见到咱们一无所获吧。”有人开口道。

    “没工夫搭理你们,我只说一句,冷家的处境不太好。”徐三娘眉头一皱而后极其不耐的道了一句然后便举步走出方梁的房间临走前还不忘将门给关上旋即施施然走远。

    而那些围观者见得徐三娘一脸不耐也不敢多做纠缠在后者出得门外之际自觉且迅速的让出了一条能容人行走的路来。

    不多时徐三娘的身影便完全消失于他们的眼中,这些围观者一路目睹事件的发生并一路追随而来最终却只得到了一句“冷假的处境不太好。”这么一点结果,其中的过程知之甚少。

    可这已经让这些围观者有些满意了,他们如此关心此间的冲突并不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也是为了了解谷天城顶尖家族的动态,现在得到冷家情形不妙的消息已经足够让他们及时的趋利避害了。

    在徐三娘走了之后,聚集在此地的围观者轰然而散,赶紧各回各自所在的势力嘱咐一二,虽然不至于与冷家彻底的划清界限但还是要不能与冷家有过深的瓜葛。

    这些围观者火急火燎的下楼之际引起了不少一楼食客的注意,毕竟这些所谓的围观者都是谷天城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的不少人还是有许多人能够认出来的。

    不过虽然引起了一楼食客的注意但也没有人敢于上前拦住那些人之中的任何一个问一问上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天无绝人之路,别忘了拿从一楼跑商去的那不到双手之数的那些人,他们也听见了徐三娘所说的那句话且他们的身份本就不高不低,在谷天城虽然小有地位但怎么着也算不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与一楼的这些人阶层差距还未有多大。

    在这不到十人下得一楼之后,很快的,一楼的食客们便都被轰动了,人人都被冷家情况不妙的情报震的魂不守舍骇然不已的同时也在想着刚刚自他们眼前路过的那四人到底是何来头

    话说回方梁一行这边。

    在那侍女打败的女子引领下方梁一行人不紧不慢的走着,由于有这侍女的存在让得方梁几人都有些不自在,他们眼神时不时便会发生碰撞好似都想跟对方传递些什么话语但最终只能作罢。

    这一切便是有这领路的侍女存在方才让方梁等人在一路上都没有办法商榷些什么,让得方梁几人都有些不快。

    “那小丫头倒是耍得一手好把戏!她的目的便是让我们无法对这突如其来的事商量出相应的对策么?!”云怜歌望着走在最前方的那名侍女眼中直冒寒光。

    马宗跟陆凯陶也是明白人,他们的目光也会时不时的转到最前方的那位领路的女子身上。

    这便让这位领路女子一路走来也很是不自在了,在所有人都不自在一刻多钟后这段不自在的短暂路程终于是结束了。

    那引路女子带着方梁一行人来到一座宫殿之前,自高墙之外都能见到其中的琼楼玉宇,引路女子轻轻叩响不知以何种门扉在将方梁一行人交由一开门的老者之后便逃也似的离去。

    引路人换成这名老者之后方梁等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还是老者一路埋头引路一言不发,方梁等人也因为有老者的存在不好出声还是一路的沉默。

    这等沉默在老者将他们引进一座华美的宫殿之中,此方宫殿至少有百来丈,其两侧屹立着数不胜数的凶兽骨骼,望见这些骨骼还能窥得几丝这些凶兽生前的威风。

    宫殿正中便是一方方不知以何种凶兽的骨骼所雕琢成型的骨桌,随着这些骨桌往前望去便能见到一座兽骨所铸的高台,高台之上有一宽大的骨座,看起来端的是霸气狰狞。

    端坐骨座之上的那名老者不怒而威与这霸气狰狞的骨座相得益彰,骨座之侧有一英气十足的青年屹立,身姿挺拔如松目光慑人。

    这便是谷天城的一老一少现在的和未来的城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