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谷天城,城主府,大殿之中。

    方梁一行人在黎城主的盛情之下再度入座,他们望着自己桌上早早备好的珍馐美馔心中有些诧异。

    种种迹象都表明,城主府对于他们这次突如其来的拜访早有准备了,可是城主府又是从何知晓的呢?

    不过这疑问并没有于方梁一行人的心中存在多久,在黎城主一开口他们便有些恍然了。

    “老夫先前收到了飞禽传信将诸位的事和之后的打算都与我大致的说了一说。”黎城主望着云怜歌缓缓启齿,“道友这就要走了么,真不再我谷天城多待一会?老夫觉得自身还没有尽到东道主的责任道友便要走了,委实让老夫有些难受。”

    “道友不必如此,老身与道友虽然见面不过三回但老身心中已经将道友奉为知己了,就算今日一别此后老身还是会常来叨扰的。”云怜歌轻轻摇头。

    “既然道友将老夫引为知己之交那何不在此多留几日呢?”黎城主凝眉问道。

    “老身倒是想如此,奈何我不过方梁一护卫罢了,其长辈说此间事了便即刻回云瑶城,此次回来与道友告别都算是有些触碰底线了再多做耽搁恐怕老身日后下场难堪呐。”

    云怜歌一脸无奈目光之中还有着不甘与无力在闪烁看起来真实无比,任谁来看都会觉得云怜歌未曾说谎。

    这番不甘和无力自然是真的,不过却不是对方梁那莫须有的长辈而是对方梁此人罢了,她只是稍稍的偷换了一些概念便演绎出了最为真实的情感。

    “既然如此那老夫也就不再多留道友了。”黎城主见状便有些无奈的点头说道,他那看似只有无奈的神情之下掩饰住了各种纷飞复杂的情绪,惊骇、茫然、心悸等等不一而足。

    “那,这场宴席便当做老夫为道友准备的饯行宴好了。”黎城主面下各种心思情绪乱飞面上却是丝毫不露,他面上只是强自掩饰自己面上的失落微微笑道。

    “如此便好,老身还得谢谢道友对我等的大力协助,可是老身还是觉得要给道友些许报酬才行不然老身这张老脸可就丢尽了。”云怜歌微微颔首旋即话锋一转开始谈及其他。

    “道友所说是何事?老夫怎么从不曾知晓?”黎城主笑眯眯的说道。

    “道友可别来这一套了,咱们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便不要这般装傻充愣了,说的自然是你再铭玉矿脉上对我们的照拂。”云怜歌在听得黎城主此言之后竟然有些嗔怪的道了一句。

    不得不说,这种口吻出自别的女子身上不会让在场的任何一人觉得奇怪但是出在云怜歌的身上便让方梁等人觉得好生古怪了。

    别说方梁等人这些小年轻了,就是那个跟云怜歌同样年过百岁可谓饱经风霜的黎城主都有些受不了云怜歌如此作态,在无人能看见的衣物之下他遍体都是鸡皮疙瘩。

    “呵呵哈哈,这话道友对自己说才是吧,这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以一副小姑娘家家的语气说话呢。”黎城主尴尬的笑了笑,说了一句有些揶揄的话。

    “谁让道友先装傻充愣的呢,老身自然也得回敬一番。”云怜歌对于黎城主的揶揄也不以为意她淡淡一笑恢复了正常的语气。

    “额哈哈,好,老夫便不装傻了,对于道友在铭玉矿脉的事上老夫的确是多有照拂不过既然道友都奉老夫为知己了,老夫为知己做些什么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黎城主面上一滞而后哈哈笑道,心中却对云怜歌那对自己那番揶揄之言不以为意的态度暗自有些欣然,做了这么多事总算是跟这云怜歌建立起些许友谊了么。

    “这”云怜歌被黎城主这一句话给堵的哑口无言,最后只能叹息道:“那那就算了,随你了去了吧,只不过此番恩情老身是会铭记在心的。”

    “那老夫也说一句好了,随你!”黎城主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在黎城主跟云怜歌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之际,谷天城的某一处正发生着起他们截然相反的事情。

    谷天城,冷家。

    今日冷家上下齐聚,皆都是为了迎接以为谷天城的大人物。

    黎修远背负着双手立身于冷家的大堂之内,他站姿挺拔如松,目光凌厉摄人的扫过此间齐聚的每一位冷家之人。

    黎修远只是看着并没有出声,可愈是如此冷家聚集此地的人便愈是不安,因为在他们看来黎修远的目光委实过于摄人。

    甚至于有些被黎修远扫过的冷家之人脸上立时便渗出层层冷汗,看起来狼狈不已。

    半晌之后,冷冉峰出声打破了此间的宁静和压抑的氛围,他出声道:“不知少城主今日登门有何贵干?”

    “本少今日为何前来冷家主会不知晓?”黎修远英气十足的眉头微微挑起有些戏谑的问了一声。

    “在下真不知晓,还请少城主明示。”冷冉峰面銫不改轻轻点头道。

    “哦?听说冷家主今日辰时与吕家的二小姐见了一面?”黎修远不置可否的看了眼冷冉峰而后缓声问道。

    冷冉峰仍旧不改薄唇微微蠕动,看起来正要开口说些什么。

    “唉~先别急着否认,你知道的,本少没有把握的事从来不会开口。”黎修远见状微微眯起眸子道了一句。

    “少城主误会在下了,我的确是循着蛛丝马迹找到了跟那些逼着在下弑子的人有所遭遇的吕家二小姐。”冷冉峰轻轻点头,竟然是直接承认了此事甚至几乎还将缘由都给说了出来。

    “哈,那是本少有些刚愎自用了,不过与接下来的事也没多大的影响,你也不用调查了我直接告诉你吧那些人那一日是出城前往铭玉矿脉的,他们此行的目的也在于此,他们也确实达到了他们的目的,铭玉矿脉是他们的了。”

    黎修远笑了一笑而后将方梁等人那一日的动向与目的全盘托出。

    “少城主跟我说这些是为何?”冷冉峰目光一闪,一直面不改銫的脸上终于是有了些许变化,变得极度难堪起来。

    “你既然想明白了又何必明知故问呢?”黎修远收敛了笑意叹了口气。

    冷冉峰沉默一语不发,可他的目光却凝视在黎修远不肯离去显然是执意要一个答案。

    “也罢,毕竟你亲手弑子不听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让你绝望你是不会放手的,听好了,铭玉矿脉虽然给了他们一行人可开采、运送、看护等等事都还是我城主府帮着做,我这般说,你可懂了?”黎修远面銫沉凝肃然说道。

    冷冉峰本就冷峻的脸变得更为冰寒冷冽起来,他抿嘴好半天之后才从牙缝之中挤出一句话:“在下懂了!”

    这一瞬冷家所有人都如坠深渊,无比的心寒。

    这一日黎城主亲自将云怜歌等人送出城主府。

    chaptererror();

    非主流中文网()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兵意铸道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