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在半炷香之后,方梁奔回孤峰山巅已经是天銫将暗未暗之际了。

    方梁这次都不敲门了,直接翻墙而入旋即赶至后堂,那熟悉的菜香味让得他食指大动。

    “咦?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你中途便跑回来了?”已经坐于桌旁开始用食的刘颦在瞧见方梁之后便诧异的问出了声。

    “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会耽搁你修炼么,待会我去帮你跑一趟也行。”叶涵悦也以为方梁是半途而返的,于是便开口想要替方梁将此事做了。

    “没有,我已经跟他们说过没有婆婆的同意我不能将他们带上山来,不过云怜歌跟陆凯陶都执意要待在孤峰山脚下过一夜我怎么劝他们去云瑶城呆着他们二人都不肯。”方梁一步踏出便来到了桌旁而后口中说着便坐了下来。

    “嗯哼!这两人倒是有点意思,估计是想让你心生愧疚而后方便他们做些什么吧,他们二人是不是对你有所求?”刘颦轻哼一声眼眸微微闪动旋即向方梁问道。

    “倒不是有没有所求的事吧,我看应该是那云怜歌二人想跟方梁拉近关系。”叶涵悦对刘颦此言大致上还是同意的但在细枝末节上还是有些不同的看法,这是她听得方梁的大半日的描述之后得出来的结论。

    “这样么,倒也是说得通啊,他们现在肯定是想要跟方梁打理好关系的。”刘颦听得叶涵悦的话之后微微点头认同了她的说法旋即便对方梁说道:“你大可不必对他们有过多的愧疚,他们无非是想借着这个跟你拉近关系而已。”

    “是啊,刘姨说得对,你要注意点不要将他们二人的“情谊”真当成情谊了。”叶涵悦亦是一点螓首向方梁叮嘱了一句。

    “这样呀!我就说怎么总感觉跟那两人相处的时候怪怪的,原来都是在刻意跟我套近乎呢,尤其是那陆凯陶老是说些话来讨好我还好我都没当真。”方梁在听得叶涵悦跟刘颦的提醒之后也是一点头示意自己心中已经有数了。

    “那么,我现在可以吃了么,好久没有尝过刘姨的手艺了我老早就有些忍不住了。”方梁点头之后便两眼放光的盯着桌上的几碟菜。

    这半个多月一来方梁都是在吃着烤凶兽的肉来度日,尽管凶兽的种类繁多他每日吃的都不带重样的凶兽肉的味道也是大相近庭。

    不过那终归还是烤肉罢了又没有调味的东西极为单调吃了将近半个月方梁早就腻歪的很了,现在别说刘颦所做的美味菜肴了就是再难吃的菜都能让方梁吃的津津有味。

    “咯咯咯!你这一趟谷天城之行下来别的长进刘姨不知晓但这嘴上的奉承话我看你是长进了不少。”望见方梁那仿若都快要将口水流出的神态刘颦不由得娇笑连连。

    叶涵悦见得方梁那夸张的模样也是笑骂了一句:“小马屁精!”

    二人却不知方梁此言却绝不是什么奉承之语,他的确是心口如一的说出此番话语的。

    方梁对于叶涵

    悦两人的话都不曾去理会,他端起刘颦早已备好的碗筷便开始大快朵颐,一阵风卷残悠之后叶涵悦跟刘颦望着那几碟光秃秃的菜盘中傻眼了。

    “这吃的也太快了吧!”

    “方梁不会是半个月都没吃过了吧?!”

    而方梁却根本不给叶涵悦二人回过神来的时间,一溜烟的便消失再后堂之中,他此刻已经出得院门奔向山腰修炼去了。

    在用了数十息的功夫左避右绕的避开那些危险地带来到了半山腰之后方梁抬头看了看天銫,“已经到得夜间了,今日便不喂那银枪了。”方梁轻声呢喃一句而后便取出银枪直接开始修行。

    值得一提的是,在方梁刚开始摆开架势进行修炼的时候出了些问题,方梁总觉得心神不宁无法进入人枪合一的状态。

    “喂!今日没空给你喂灵石,明日再说。”方梁便停下身来对银枪道了一句。

    随机方梁继续修炼,却发现自己还是不能进入人枪合一的状态,方梁终于是忍无可忍的对银枪咆哮道:“是不是这几日太惯着你了以至于让你现在都分不清主次了?!你再给我捣乱灵石以后都没有你的份了!”

    银枪发出“铮”的一声清脆鸣响作为回应。

    “要交流就给我发光,不要给我发声!”方梁敲了敲手中银枪的枪身,面上怒意不见消退多少。

    银枪在方梁出言之后对于方梁的话便很是听从起来,方梁话音刚落它便散发出一道耀眼的银辉。

    “下不为例啊!再捣乱以后的灵石都没有你的份!”方梁再度警告了银枪一番,见银枪再度发出一道银辉他才满意的点点头而后拉开架势继续修炼,这次便没有淤出现任何问题方梁顺利的进入了人枪合一的状态进行修炼。

    夜銫渐深,眼瞅着寅时三刻将近方梁却反常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其实不止是今日,就在还未抵达云瑶城的一两日方梁便想这般做了,因为他这两日心有所感总觉得随着突破到先天境之后自己能够修炼的时间应该长了些许。

    不过因为还是有些顾忌所以前两日都没有去尝试,直至今日方梁委实是忍不住想要去一试究竟,就算到得那时觉得不妥也可以立即收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寅时三刻已过,方梁却没有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有任何的异样,这让方梁一阵欣喜,这便意味着他能修炼更长的时间能更快的让自己的修为进步了!

    又过得足足三刻到得寅时六刻方梁才感觉到些许异样,自己丹田之中的那点寒光好似有所异动才堪堪停下。

    方梁内视了自己的丹田,见得那忽而在自己丹田气海之中不断散发出让他都感到一阵冰寒的寒气的寒光随着他停止修炼也变得逐渐消停了下来。

    见此情形方梁也长松了一口气,他对于自己的玄阴体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当初白霜将事情说的那般吓人他想不害怕都不行。

    在心神松懈下来之后方梁又一次回归初衷,开始由衷的为自己修炼时长的增长感到欣然雀跃起来。

    “往后修炼便不是到寅时三刻便止步了,而是到的寅时六刻才不能修行了,虽然只是三刻钟的增加但是日积月累下来也是不少的时间了!”方梁想到此处念头又是一动,“既然从后天境突破到先天境能有这等效果那从先天境破境入金丹是不是也会有这等效果呢?”

    念及此处,方梁便是一阵心旌摇曳,为能增加修炼时长的事憧憬不已。

    可是下一瞬方梁却又有些头疼起来,先天境到金丹境又岂是那么容易的,自己老爹跟娘亲都不知道在先天巅峰驻足不前多少年了都还是没有找到半点突破至金丹的契机,自己现在还不过刚刚先天境罢了就想着去突破到金丹境委实太过异想天开了。

    “噫不对啊!我现在修炼方才一年出头便先天镜了,金丹境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件难事么?而且我在先天镜还有那玄阴体帮我凝聚先天气,我修炼起来更加简单快捷,这金丹境真的远么?”

    方梁在头疼一阵之后脑海之中忽而有灵光乍现破开了脑海之中的层层迷雾,让得其璀璨如星的眸子变得愈发璀璨起来连天上的那些繁星所散发出来的星辉都给压盖了下去。

    “不管了,好高骛远也是不好的事,现将现在的每一步都给稳稳当当的走好才是正理。”方梁收回有些缥缈的思绪眼中的湛湛精光也都逐渐暗淡了下去。

    方梁再度内视自己的丹田气海,他心念一动便将那一缕先天气给散落于自己的气海之中,跟之前几日相差不多都没有引起多大的动静。

    只不过相较于之前的泥牛入海毫无动静还是有些差距的,有那么几缕气海之中的真气已经带上了些许先天气息。

    “路漫漫何其远兮啊!”方梁望见这一幕不由得心中长叹一声,对自己的修炼速度极其的不满意。

    方梁却是不知他这等速度已经能够让无数人骇然失銫了,绝大部分人在进入先天境之后没有两三个月左右都无法做到此事。

    让得那虽然漂浮于气海之中却于气海格格不入的先天气将气海同化就算只是让几缕真气同化便是让那如无根之萍的先天气真正的在体内扎了根,令得那先天气有了根基,再也不会飘渺不定了。

    要知道就算从后天境破境入先天却还是会有不少人一不注意便跌落境界掉回后天境,那便是因为在修炼的时候让得无根的先天气散尽了汇入气海之中亦或者因为其他原因而不得不用尽那先天气。

    而像方梁如今这般让先天气真正于气海之中愈根了才是在先天境之中站稳了跟脚,再也不会稍稍不注意便将先天气散尽而跌落回后天境,就算将那一缕先天气用尽了也可以靠着那几缕已经有了先天气息的真气重新汇聚而成。

    虽然还是要些许时日但却总比重新孕育一缕先天气要来的容易许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