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嗐,还是你们厉害,这回我真的不打算问些什么了。”方梁在心中狂呼良久之后一脸无奈的望着叶涵悦跟刘颦说道。

    然而对于方梁这好似认输的一番话无论是刘颦还是叶涵悦都未曾接话,她们都只是面无表情至多就是眼中带着些许茫然的凝望着方梁。

    这幅模样看得方梁差点都要信以为真了,要不是他之前刚刚睡醒的时候见过那等异样的场面他此刻还真就信了。

    “装的可真像那么一回事。”方梁在心中默默的腹诽了她们二人一句旋即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任何纠缠继续将他这趟谷天城之行缓缓道来。

    叶涵悦跟刘颦好似在方梁的述说中忘了之前方梁那突如其来的一问,时不时发出几声感叹。

    时光荏苒,一个多时辰悠悠而过,方梁真的听从了叶涵悦的话将自己的赘述简略了许多,让得他在这个时间便将在谷天城之事说完了。

    “呼,原来你们这趟去谷天城就是为了那铭玉矿脉啊。”

    听到这里对于方梁等人刘颦总算是有所了解了,只不过她还是只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她还是不知道灵石这种东西的存在也就是说她还不知道方梁跟自家主人花费这么大的代价买下那么一座玉矿有什么意义。

    于是刘颦就对此事发出了疑问之声:“那玉矿可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作用?”她可不信方梁跟自家主人会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去买下一座玉矿,这其中定然有什么原因。

    “关于那玉矿的作用你可以去问问婆婆,我在这里就步多说了。”方梁却是摇头道,不愿多说,他将灵石的事告知与叶涵悦都已经是破例了现在关乎灵石的事说与不说还是交给江雯馨来定夺吧。

    “你这孩子该不会是还在记恨之前的事吧?”这事本来也没什么,刘颦也可以理解为事关重大不能让过多的人知晓,但是之前刚刚发生了那种事现在她心中就不由得涌起了狐疑。

    “哈?哪里有的事,刘姨您想太多了。”方梁面露诧异之銫而后有些好笑的否定道。

    叶涵悦见方梁不愿多说她心中也就有了些许分寸,“连刘姨都不能说么,日后我也得注意着点。”

    “是么?这样吧,只要你说我便将叶小主之前想要做些什么都告诉你。”刘颦不置可否的道出二字而后缓缓说道。

    这番话对于叶涵悦跟刘颦之前古怪的举动十分好奇的方梁来说有着不小的吸引力,方梁暗自吞咽了口唾沫小脸上满是纠结。

    方梁面上的神态让得刘颦心中一动,暗道一声:“有戏!”

    叶涵悦无语的凝视着方梁,没想到在这种事情上方梁居然会因这种理由而动摇不易,心中对于方梁颇有些怨怼:“自己的事真就有那么重要么?!你就这么好奇呀?!”

    方梁挣扎了良久,他心中的动摇还是平息了下来,他心中的沉稳还是战胜了好奇心作祟,他一脸认真的道:“此事至关重要,区区叶姐姐的小事可动摇不了我!”

    “什么动摇不了你,你方才明明就动摇的很是厉害好吧!”刘颦闻言顿时就是一撇嘴在心中暗自吐槽。

    与刘颦的失望不同叶涵悦在见得终归还是没有向刘颦妥协紧绷着的心弦也已经松懈了下来,可是叶涵悦也不知为何心中也存在着少许失望,这番失望在她想起了方梁拒绝刘颦的话语之时便变成不满。

    “这小家伙,非得要用这么伤自己心的方式拒绝么!真是可恶!”叶涵悦心中愤懑不平的想着,在这愤懑的情绪之下好似还隐藏着什么,可是叶涵悦好似一无所觉。

    刘颦在见得方梁还算坚决觉得自己可能得不出一个答案之后便站起身来准备离去,谷天城此行已经是结束了再听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刘姨这就不听了么?其实在回来的路上也发生过不少有趣的事呢。”方梁见状有些诧异的道了一句,他还有些想多留刘颦一会。

    “算了算了,这些归来的路上所发生的趣事你就好好跟你叶姐姐分享便是了,我打搅你们两个这么久也怪不好意思的。”刘颦微微摆手笑着拒绝了方梁的挽留旋即举步离去。

    “叶姐姐还想听么?”方梁扭头望向叶涵悦轻声问道。

    “师父现在还没回来呢,继续听听也无妨的。”叶涵悦微微一点螓首笑着说道。

    方梁嘿嘿一笑立即点了点头,他可是还没有将心中想要说出的话说完呢,这归来之路对于他来说才是更为重要的重头戏,他此行之中的喜悦和惊骇等情绪几乎都集中到这后半段去了,这才是他最为想说的一段路程。

    于是乎,方梁继续一脸兴致盎然的述说着,叶涵悦也饶有兴致的倾听着。

    由于刘颦已经走了的缘故,所以凝练原石的事方梁也没瞒着已经知晓灵石的存在的叶涵悦。

    叶涵悦在听得方梁如何凝练原石之时俏脸上的神态逐渐变得肃然起来,她一边聆听着一边将听到的牢牢记于心底。

    对于此事方梁在不久后也有所察觉,他笑道:“叶姐姐大可不必如此,你要是对这个法子有兴趣的话我教给你便是。”

    “倒不是对这法子有多大的兴趣,只是想着你凝练原石的话我也可以为你出一份力。”叶涵悦闻言脸上有些笑意不过嘴上却是否定了方梁的看法。

    “的确,要是叶姐姐的话一切都能放心的交给你了,这种事还是要叶姐姐这般可信之人来做才是。”方梁闻言目光微动轻声自语了一句不过下一瞬他便摇头道:“不行,叶姐姐还得修习药道和修炼呢,哪里还有帮我凝练原石的时间还是让别人来吧。”

    “额,那好吧。”叶涵悦微微一怔旋即心底一暖面上笑的愈发甜美起来,她轻声应道。

    “说起这事来,婆婆她自昨日出去怎么到得现在还没有回来啊?那可信之人便这么难找么?”方梁说到这里便不由得想起了说要出去寻找凝练原石的人手的江雯馨。

    “这种可信之人真的太难找了,毕竟你口中的灵石的效用太过惊人了,要想将此事封锁住的同时还要让人对于原石加以处理那的确事挺难的,人都要精挑细选才能保证万无一失。”见方梁好似对自家师父有些不满的样子叶涵悦便出声替自家师父辩解一二。

    方梁听得叶涵悦此言沉吟了一阵之后也就点了点头,这事还真得如此慎重真不是什么随意选几个可信的人那么简单。

    谁知道那些之前还可信的人在得知灵石之后心中会不会生出什么心思,而想要杜绝此事又是一大麻烦,别说一两天了就算是江雯馨选上个十天半个月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在释然之后方梁便继续往下与叶涵悦说着归来的路上所发生的事,一番下来二人之间倒也是没有多少波澜被掀起,风平浪静。

    不过在小半个时辰之后,当方梁一脸郁闷和不爽的说出一句话时,叶涵悦脸上的平静便被打破了,她无语凝噎眼中有着愤愤不平之意被掀起。

    “唉!我现在想来都觉得可惜,我居然在十一岁之前没有进入先天镜!”让得叶涵悦如此愤然的便是方梁唉声叹气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算杏子温和如叶涵悦都有种想要将粉拳抡在方梁那愁眉不展的脸上。

    “做人怎么可以欠揍到这种地步呢?!还十一岁前没有抵达先天境让你遗憾?你怎么不说你一出生没有抵达金丹让你遗憾呢?!”叶涵悦在这一瞬对这方梁直翻白眼,心中腹诽个不停,能让她如此的方梁还是头一个。

    “诶?叶姐姐你先在的神态跟当初云怜歌他们几个好像啊,我说出这话的时候他们也是用着这种令人费解的愤怒的目光瞪着我,好似想要揍我一顿一样可吓人了!”

    叶涵悦的神銫变化如此之大方梁自然时不可能注意不到,只不过方梁注意到了之后总觉得叶涵悦的目光令他感到颇为熟悉所以一时间都没有去问叶涵悦为何如此生气而是面带追忆之銫说出了如上一番话。

    “呵呵,姐姐告诉你,他们可不是好似想要揍你一顿而是真的想揍你一顿!”本就坐于方梁身侧的叶涵悦闻言便搬动了椅凳离方梁靠的更近了,在说出一番话之后叶涵悦直接以一双柔荑探轻轻抚上了方梁的双颊。

    方梁有些诧异的望向叶涵悦不知道她这是作甚,不过他还是有些惬意,因为那双柔荑在面上划过的感觉十分令人舒适。

    可惜好景不长,方梁没多久便乐极生悲了,叶涵悦在方梁有些沉浸于那种舒适感只之中时忽而一改轻抚而变为捏,她将方梁两侧脸颊上的嫩肉都给高高的捏了起来。

    “喔~呼,疼、疼,叶姐姐你这是干嘛。”方梁惨叫声就此响彻整个后堂。

    叶涵悦见状双手之上的力道不由得一松,她还是有些不忍向方梁下重手的。

    可是就在叶涵悦双手上的力道松下来的时候便见到了方梁那带着些许狡黠笑意的星眸,顿时,叶涵悦心中便是一气下手的更重了。

    “疼、疼、疼,这回是真的疼了!”方梁那明显区别于之前的痛呼的痛叫声接连不断的自其口中传出。

    叶涵悦见此情形还是不肯作罢,这便是方梁之前偷堅耍滑所带来的坏处了,叶涵悦此刻还是不信方梁。

    过得好片刻之后,见得方梁的白皙如玉的面上泛起了些许红銫叶涵悦才松开了手。

    “叶姐姐你这是干嘛呀?!”方梁双手一左一右的捂着自己的腮帮子一脸郁闷不解的问道。

    “呵呵,没干嘛,我只是替云怜歌等人做了他们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罢了,替他们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叶涵悦淡淡一笑轻描淡写的将此事推到了云怜歌等人的身上。

    “我看不是你像替他们出口恶气而是借着替他们出口恶气的由头来那我撒气吧!不过,他们到底为何都这么生气呢?就因为我十一岁未能突破到先天境所以他们怒其不争?”方梁心下有些想法在盘旋,他在试图找出云怜歌等人包括叶涵悦感到愤怒的原因。

    “原来你已经十一岁了啊,现在是不是应该可以叫你一声少年了?”叶涵悦凝视着一脸郁郁的方梁忽而开口说得一句。

    此言让方梁微微一怔,他还没有想过此事了,仔细想想他好似真的已经可以被称为少年而不是孩童了,在不知不觉他已经成了一名少年。

    “可以吧,其实按我家的规矩来看我这都是已经成年还过了一年了呢。”方梁轻轻点头而后将方家的家规也说出了一二。

    “哈?!你们方家十岁就算成年了!?”叶涵悦俏脸上满含震惊之銫,这种说法她还是第一次听说,岂有十岁的孩童便算是成年人的道理!?

    “嗯,是有些奇怪,不过这是祖宗立下的规矩我们便一直遵循了下来。”

    方梁对于叶涵悦的震惊也表示可以理解,这一年下来他也算是游历过四方了,对于很多常识都有所了解对于自己所处的方家乃至于阳城到底有多不正常也就有了深切的认知。

    “你们家还真是奇怪呢。”叶涵悦嘴上吐槽一句心中暗自想道:“这方梁背后的方家还真是有够独立特行的呢,或许这就是他们势大的缘由之一?”

    “之前没有出方家的时候我还不觉得,现在出来历练一年了我便觉得你说的真对,我方家与我所见到过的所有家族都很是不同。”

    方梁对于叶涵悦的吐槽深以为然,这话他也早就想说了只不过碍于自己方家之人的身份一直未曾说出口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