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这一声咆哮差点没将方梁房中的房顶都给掀开了去,甚至距离方梁房间有不少距离的刘颦的房间跟炼丹房都依稀能听见几分动静。

    不过叶涵悦正全身心的投入炼丹之中对于这依稀的声音都没能听见,刘颦在自己的房中倒是听见了些许也知晓这是谁的声音,顿时就偏头往方梁的房间所在的方向看去,“这小家伙在搞什么鬼?”

    不过刘颦虽然心中有些疑惑和好奇但正如她之前跟方梁所说的那般,她在见到叶涵悦那般努力之后心中对于自己的修炼安排委实有些惭愧被激起了些许发奋的心。

    所以刘颦最终还是没有去方梁的房中一探究竟而是在自己的房中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开始修炼起来。

    将视线挪回方梁的房中。

    方梁在一声震天的咆哮之后可还不曾罢休,他围着躺倒在地的银枪而走不断地对其指指点点口中还不断的说道:“败家玩意儿、败家玩意儿”

    对此,银枪开始保持沉默,再无半点的动静看起来跟个普通的枪没甚差别最多就是威风神武了一些,而刚才那不断的发出耀眼光芒的好似不是它一般。

    这等场面要是被云怜歌等与方梁同去谷天城的人见到估计都会笑着道出一句:“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你也有今天呐!”

    要知道以往都只有别人觉得方梁败家的份,没想到今日居然反过来了,轮到方梁说别人、不对,他是在说一杆银枪十分败家。

    “喂!你一直待在空间戒指之中应该见到那堆积如同小山的原石了吧?你可知道那么一座小山的原石才多少?”方梁怒声质问那躺平在地任由他如何怒声喝问都不给半点动静的银枪。

    银枪在方梁这一问之下还是没有半点的动静。

    “呵呵!我告诉你吧,那里才三百七十九枚原石!而且还是没减去那些已经被你“吃过”的灵石数量才能有这么多,要是减去那些已经被你吃了的,现在还能给你用的也不过一百二十一枚,然而你现在告诉我你还得吃三千枚灵石?!”

    方梁见那银枪还在“装死”顿时就被气笑了,也不再跟这银枪多废话什么了直接将一笔账跟银枪算得明明白白的。

    身为财迷的方梁早在得到这座原石小山之后便将其中的数目以神魂清点完算了,而这些时日用去了多少他心中都有个账簿记的明明白白的呢所以才能在这时候讲的这么清楚明白。

    好似是见方梁这次真没那么容易消气,银枪便忽而缓缓漂浮而起旋即以枪尖触了触方梁手上戴着的空间戒指。

    “干嘛?!想逃进去啊?没门!这笔账咱们今日必须得算清楚咯!”方梁见状没好气的道了一句。

    银枪身上银光轻轻闪动两下,示意自己不是那个意思。

    方梁见状犹疑了一阵却还是讲银枪收入了空间戒指之中,之后方梁便忙不迭的以神魂探查空间戒指想要看看这银枪到底是想搞什么鬼。

    下一瞬,方梁便感知到银枪飞掠到一块已经被方梁凝练成灵石的一侧,方梁见状便疑惑不已:“这家伙到底想干嘛?”

    那银枪好似知晓方梁在观察着它,它枪尖点了点一块被方梁切割成能够随身携带的灵石而后枪身银光一闪。

    “嗯?!”方梁见状微微一怔,有些若有所思旋即见到那银枪又点了点一块跟之前差不多大小的灵石身上再度闪过一道银光。

    “它的意思是说,这种大小的灵石便算一块么?!”方梁有些恍然,而后直接神魂传音给那银枪。

    “就算能听得懂人话也不能给一杆枪神魂传音啊,它又没有意识灵魂什么的,这是在干啥傻事呢!”传音之后方梁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些什么,方梁一拍自个的脑门暗骂自己做事不经大脑。

    却不料那银枪好似真听到了方梁的神魂传音似的,竟然闪烁了一道银光作为肯定的回应。

    “啧!你这家伙还真是有够邪乎的,神魂传音你都能听的到啊?”方梁见状不由得有些惊奇的再度传去一道神魂传音。

    银枪忽而开始剧烈抖动起来随后便在空间戒指之中胡乱飞舞并且不断的散发出银辉,好似给方梁气的不轻。

    “额说回正事,就算这么一块便能算作是一枚中品灵石但是我这里剩下的一百二十一枚原石也只能顶个数百枚啊!你还是太能吃了!”方梁见状不由得有些心虚忙不迭的扯开了话题,将话说到银枪理亏的话题上。

    “铮!”却不料这般举动让那银枪更为愤怒了,已经开始不断的发出清鸣一股迫人的气势也正在油然而生。

    “等等!你这个家伙住在我空间戒指之中吃着我每日为你凝练的灵石,你还敢这么大的脾气?!真当你是主子我是仆人了!?你再嚣张信不信我再也不伺候你了!”

    方梁忽而觉得自己示弱好似有些不对啊,一切都是他在吃亏他还没生气呢那银枪居然反倒是对他有了不少的意见还在那里发起脾气来,这是个什么道理?!

    此言一出,自那银枪之上散发出来的迫人威势便瞬间散尽而后倏忽落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再之后便无半点动静了。

    “又装死?!”方梁心中那叫一个气啊,这银枪怎么跟个无赖似的!

    接下来,方梁便以神魂传音对那银枪一阵数落,反正这家伙也听得懂用神魂传音还省力且快上不少。

    可是这次任方梁如何唠叨数落那银枪都再无半点动静了,看来是铁了心要“装死”到底了!

    对于此方梁被气的不行,满腔都被怒火给填充满了可是他却又拿那银枪没有半点法子,要动手他打不过,要骂它它装死一点反应都不给这让方梁十分无奈。

    一炷香之后方梁收回了留在空间戒指之中的意识和神魂不再去观察那一动不动在那“装死”的银枪,既然自己越看越气那还看它作甚!

    方梁的意识在回归现实世界之后,暗自生着闷气好半晌。

    半晌之后,方梁便心念一动将空间戒指之中的一枚原石给取了出来,生气归生气但是“喂养”那银枪的事方梁还是要做的。

    倒不是方梁心软或者对于银枪有多重的感情什么的,或许以前确实跟银枪有些感情但自发觉这银枪有灵之后方梁心中这份感情便在跟银枪的朝夕相处间流逝殆尽。

    那方梁为何还要“喂养”银枪?

    原因很简单,方梁都已经投入进去那么多了,要是半途而废什么都没有捞着他岂能甘心!所以就算再气方梁现在都能捏着鼻子忍了!

    昼日悠悠而过时间已至天銫将暗未暗之际,这一天下来方梁已经将一百二十一枚原石之中的一半凝练成原石并给银枪分一杯羹了。

    “唉,虽然还有灵石但是原石却是不够了啊,再过得一两日就没法喂这个家伙了。”方梁瞥了眼手中的银枪,这一眼下去让得方梁不有得一撇嘴。

    “不知道谷天城的下一批灵石要什么时候才能送到啊。”方梁的心思忽而飘飞到数千里之外的谷天城去了。

    良久之后,“算了,反正够我修炼就是了,你便“饿”上一段时间吧。”方梁掂量掂量了手中的银枪自语说道。

    银枪之上极速闪过两道银光,显然对于方梁这话很是不满意。

    “不满意也得给我憋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道理你不知道?!没有迎石我怎么给你“吃”?”方梁一皱眉头怒声说道。

    忽而,方梁感觉自己手中的银枪猛然传来一股巨力旋即方梁的手便被弹开了,银枪漂浮飞出一段而后调转枪头指点方梁手上的空间戒指。

    “呵呵!当初说好的只给你一半灵气!现在可别想动我那些灵石了!”方梁对于银枪是越来越了解了,都不用问些什么他便明白这银枪想干什么立即便出声道。

    银枪微微一抖一股压力自其枪身之上弥漫席卷四周,不过只是一瞬罢了,它在下一瞬便很明智的收敛了自己的威势和脾气。

    方梁面上的冷笑这才略微淡去些许,可他依然冷笑道:“算你识趣,要是你再嚣张些许我就算是拼着不要之前砸进去的灵气任他一无所获我也要中断跟你之间的交易了!”

    面对方梁冷笑说出的话语,银枪光芒一闪而后发出轻轻的低吟仿若是在向方梁低头一般。

    “很好。”方梁见状面上的冷笑便徐徐转化成满意的笑容旋即便收起了银枪奔向后堂。

    “方梁,你白日里在做什么?我怎么隔着老远都能听到你那愤怒的吼声。”在用饭的时候,刘颦将白日里因为要修炼而不得不按捺下去的疑问问了出口。

    “额呵呵,想到一些气人的事便有些控制不住。”

    方梁干笑一声没有将银枪的事说出来,如此神异的兵器不能乱说这事自那一日他刚刚将银枪得到的时候方刑便说过了,他也牢牢记在了心中。

    “方梁,你最近白日里都很闲么?”叶涵悦忽而开口说了一句话。

    这让得方梁跟刘颦好一阵面面相觑都有些愕然,之前叶涵悦都是匆匆吃完便撂下碗筷就走的,在饭桌上不急着吃而是先开口这种事还是这两日以来第一次呢。

    “嗯,不算闲吧,我有些事做的。”方梁愕然之后回应了一句,不过他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过得一两日可能就不会这么闲了。”

    “那好,你在药道上的天赋十分惊人,你要是还有兴趣的话便不要落下了。”叶涵悦轻轻点头对于方梁所做的事也不多问,她在叮嘱一句之后便开启她那极快的进食状态了。

    半炷香不到的时间叶涵悦便起身走人了,留下方梁跟刘颦一脸无奈,看来是想多了啊叶姐姐(叶小主)根本就没有什么转变啊!

    虽然叶涵悦的状态无所改变让得方梁有些失望,但是他还是对叶涵悦的叮嘱上了心,“是了,最近尽忙着喂那银枪了连药道都好久没去碰过了,正好过得一两人便不用喂银枪了,到时候在白日里好好修习一番药道才是。”

    念及此处方梁的思绪便变得有些悠远,他想到了几日都在云瑶城的江雯馨,“不知道婆婆那边的事做的怎么样了,要是能处理好的话日后我都不用费时间去凝练原石了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