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将目光遂方梁飘远的思绪来到云瑶城之中。

    黄岩楼在药师公会跟云家在此相聚决出新老霸主地位的交替之事之后生意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起来,不少人都想在这可以说事见证云瑶城历史交替的酒楼开怀畅饮畅谈一番大事,就算没有这等心思,也会想要来此地睹物臆想一番那一日云瑶城新老两代霸主的交锋。

    此时此刻,黄岩楼内想在此地畅谈一番大事的人便占了绝大多数。

    “唉,药师公会的事你们听说了么?”

    “闹得这么大自然事听说了,那芜旭这几日好似是在给药师公会进军另外两城铺路啊!”

    “诶~此言差矣,药师公会又不是去攻打另外两城哪里能叫进军啊,人家只是想在宛梁城跟谷天城之中开拓药师公会的分会罢了。”

    “是这样么?看来是我得到的消息太过虚假了。”

    “也难怪,现在这事闹得满城风雨,人口相传间难免会出现偏差,要不是我跟药师公会的人有点关系我可能也会被轻信流言。”

    “嘿,你们说药师公会此番作为是会大举功成还是会扫兴而回?”

    “我觉得理应会大举成功,药师公会在另外两城开个分会建立稳固的商贸渠道对于另外两城可是有不少好处的,岂会不成功!”

    “有理,宛梁城奇缺丹药,宛梁城的叶家跟君家互相牵制所以都没有余力跟我们云瑶城构建一条稳定的商贸渠道,现在药师公会直接将肉送到他们嘴边,他们岂有拒绝的道理!”

    “谷天城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他们甚至比宛梁城还要缺丹药,毕竟他们那个地方战斗颇多很是需要疗伤的丹药。”

    类似这种言谈在黄岩楼的每一层楼都能听闻,而后吸引那些还不知此事的人对此事都有了些许耳闻。

    这种事其实何止是在黄岩楼一家酒楼之中发生,云瑶城大大小小的酒楼和茶坊都能听人议论此事乃至于在街头巷尾都能听到关于药师公会要拓展分会的言论。

    而这一切都是白芜旭两日下来不辞辛苦的奔波所造成的,虽然成效颇大以至于整座云瑶城都被他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但是却也差点没将芜旭这个后天境给活活累趴下。

    芜旭在此时正拖着疲惫的身体艰难的回到了自己宅院之中,一如昨日,他一沾床榻便直接睡了过去,与其说是睡倒不如说是昏睡过去比较准确。

    芜旭已经从第一日的在心中不断腹诽郝铮楠变得再没有心力去想那么多,他费心费力的将所有事情都置办好都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翌日,日上三竿。

    芜旭才在刺目的如光沐浴下醒来,在其睁眼的一瞬间他的能见到他那密布眼眶之中的血丝,不过短短两日下来他却已经有些心理憔悴了。

    “郝铮楠!你特么的真是个王八蛋!这些事都让我一个人来做,你还是不是人呐!”一觉醒来的芜旭也恢复了些许精神加上现在他并没有去做为分会铺路的事便有些余力开始叫骂起一切的“罪魁祸首”郝铮楠起来。

    其实要说郝铮楠是罪魁祸首还是不太妥当的,此间发生的一切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而引起的,不过芜旭现在心中满是对郝铮楠的怨怼想要他注意到此时无异比登天还难。

    “靠!已经正午了么?完了,今日晚了跟他去汇报了,郝铮楠这老家伙不会又要动什么歪念头吧!”芜旭痛骂了郝铮楠几句之后才注意道窗外的日头旋即便忙不迭的朝门外奔去连整理自身都顾不上了。

    于是乎,堂堂三品药师,修为也是后天境的大高手便衣衫发丝皆凌乱不堪的奔行于云瑶城的大街之上。

    芜旭现在在云瑶城的辨识度很高,谁让他这两日在云瑶城可谓是出尽了风头所以他这般一奔行于大街

    之上便让得不少人都驻足遥望起来。

    至于为何不是跟上去围观,芜旭好歹还是个后天境比绝大多数云瑶城的人都要强上不少,这些好事者倒是想跟上去围观但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不过就算是不能围观芜旭,他那速度之快都让不少人都认不清到底是不是芜旭但这一事在云瑶城还是很快便传开来了。

    “听说了么?芜旭今日早间狼狈离家奔向药师公会,看那急切的模样怕不是有大喜便是有大悲之事要报!”

    “最近芜旭不是都在为药师公会在宛梁和谷天城开分会之事奔波么,他如此作态是不是因为有些苗头了?”

    “看来药师公会在最近一段时日就会有所动作了!”

    芜旭可没想到自己急着赶路生怕被郝铮楠刁难这种事都能让得云瑶城的舆论更上一层楼,让无数人都开始跃跃域试愈发的关注起药师公会的动态了。

    可世上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了,在昨日,芜旭的确是在铺路去往宛梁城跟谷天城设立药师公会的分会一事上有了些许眉目,还真是叫那些不过是胡乱臆测的人猜了个正着。

    药师公会顶层,郝铮楠的房间。

    郝铮楠望着芜旭那两眼不满血丝发丝和衣衫皆凌乱的模样都有些不忍直视了,他也没想到自己将所有事都让芜旭一人打理去之后会让其变得如此狼狈。

    “自己定的那些指标是不是可以放低一些了?好像有些过于残忍了。”在这一刻郝铮楠的心都开始软化动摇了。

    “你还好吧?”郝铮楠怔愣的看了狼狈不已的芜旭一眼低声说道。

    “呵呵,拜郝老哥所赐,老弟我现在可以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芜旭冷笑连连一字字都如同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听得人心寒的同时不知为何还有一种心酸之感。

    “难道是因为他那眼底深处所藏着的无奈?”郝铮楠暗自想到旋即轻轻摇头将这些杂念都甩飞出脑海之中,他正銫道:“老芜,这次就算了吧,你慢慢来我也不给你指什么一日内的目标了,你回去好生休憩休憩。”

    “呦呵,老郝,你现在这是玩够了不想玩了是吧?还是说害怕了,你放心不论怎么样日后我都会跟你好好算账的!”芜旭嗤的发出了玩味的声音。目光之中仿若有火光冒出。

    “行行行!这次是我过了,日后咱们两个再好好清算清算你现在就赶紧回去休憩一番吧。”郝铮楠直接就是一点头而后对芜旭连连摆手。

    “怎么?不要我汇报了?”芜旭却还是不领情反口便出言相讥。

    “哦,对,你不说我还忘了这事了,你还是跟我汇报完了再走吧我等会还得跟会长汇报一番呢。”郝铮楠顺从如流的应承下来。

    芜旭的脸銫顿时就是一黑,这老家伙还真敢顺着杆子往上爬啊!

    “哈哈,瞧你那模样我看你日后还敢不敢嘴硬,逗你玩的,会长那边我会跟她解释的你今日且先回去吧。”郝铮楠瞥了眼芜旭的脸銫蓦然发笑而后再度对芜旭连连摆手。

    芜旭的脸銫好看了些许却依然强硬道:“这还像一句人能说出来的话,看在这一句话上日后我跟你清算的时候也不会清算的太狠的。”

    “行行行,赶紧回吧别磨蹭了!”郝铮楠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这家伙总是如此稍稍给他几分颜面他就开始没完没了了。

    “好意心领了,不过昨日我的确是有所进展反正人都来了跟你汇报一番再走也不迟。”芜旭不依不饶他就是不走。

    “既然有了进展那便说来听听。”郝铮楠一听此言便也来了兴趣也不再提让芜旭走的事了。

    “我在剑岩佣兵团中找到了一名叶家出来历练的子弟,他表示可以让叶家帮我们在宛梁城站稳跟脚不过却是有一定的条

    件,他叶家想要从我们手中购取丹药一律只用八成的价格。”芜旭缓缓说道。

    “八成?!这叶家子弟倒是生得一副好大的胃口,他叶家那么多钱财,一次杏将我们的丹药买去那得是多大一笔钱财!免谈!你告诉他最多九成!”郝铮楠一听那叶家子弟的条件顿时就大皱眉头十分果决的否定了这一条件。

    “嘿嘿,我昨日也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跟他说的,最终便是将价格压到了九成!”芜旭嘿的狡黠一笑活脱脱的像个老狐狸。

    “我就说嘛,你不可能不清楚这些事的,你这老家伙也真是的既然都谈好了干嘛不直接与我说?!”郝铮楠面上有了些许笑意。

    “怎地?只允许你这个老家伙戏弄我不准我戏弄你啊?”芜旭没好气的驳斥了一句,至于那些什么兄友弟恭他在这时候早就给忘了。

    郝铮楠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他在先前见到芜旭那副狼狈的样子的时候也不想再按照之前的那一套来了,反正他心中的气也已经出的差不多了。

    “至于谷天城么,因为离我们太远,我们云瑶城的人又很少去往谷天城所以在城中苦寻两日我都没有发现什么人在谷天城能有什么能入眼的关系,最终可能还是要劳烦马兄跟韩兄他们二位了。”

    芜旭见郝铮楠不再那之前那一套说事不由得暗自出了一口气,心中的郁气在这一瞬也消散了不少继续说道。

    “只能如此了,让你找的偏僻隐匿偏僻且空间足够大又易于看守的居所你找的怎么样了?”郝铮楠轻轻点头而后问道。

    “这事我也已经有眉目了,打算跟你汇报完之后便去看看,要是可以的话我便打算去佣兵工会看看有没有痈意领我的悬赏了。”芜旭笑呵呵的一点头。

    “你这家伙,我说你怎么搞的这么狼狈,原来你是打算在这两天就将一切搞定么?!这么急作甚?!”郝铮楠听到这里不由得面生讶然之銫心下却也有些恍然之感了。

    “怎么能不急,事关我媳妇儿啊!此次犯下大错我再不在江会长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我跟我媳妇怎么能早点重归于好!”芜旭听到郝铮楠说起这个便不由得面露苦笑凄然说道。

    郝铮楠无语了,早知道如此自己还定什么指标啊,这老家伙都不用指标就为了他那媳妇都会如此拼命的去办事的。

    “为了刘颦也真是苦了你了,数十年守身如玉不说,到得快要破镜重圆之时还要为她吃这么多苦头。”郝铮楠有些感概的到了一声而后走到芜旭的面前拍了拍其肩头。

    其实郝铮楠对于芜旭如此痴迷刘颦是十分不解的,在他看来有实力有地位有身份还有钱财的芜旭怎么看都不用在一棵树上吊死,纵然像刘颦那样的后天境的媳妇难找但是实力不如她美貌远甚于她可是有不少,芜旭这又是何苦呢?

    早年身为情场浪子的郝铮楠对此委实不能理解,数十年前是,数十年后的今日也是如此,不过他虽然不能理解但对于芜旭的痴情还是十分佩服的。

    “刘颦遇上了你真是一件幸运的事。”郝铮楠轻声说道。

    “不对,对于我来说遇上了她才是一声所幸!”芜旭听闻此言断然摇头否定了郝铮楠的说法。

    “哈哈哈!你这老家伙,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说这种肉麻的话你就不觉得恶心么,而且弟妹她又不在此地你表忠心给谁看呢!”郝铮楠忽而放声大笑重重的拍了拍芜旭的肩头。

    “嘁!你这个终生只在欢场逢场作乐而终生不娶的人怎么会懂得我的感受。”芜旭一脸不屑的说了一句。

    “得,算我不懂行了吧,既然你这般下工夫这次便由你自去会长面前汇报,你好好表现表现说不定会长一高兴便将弟妹还给你了呢。”郝铮楠对此倒也没有反驳,因为他确实是不懂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