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你这老家伙是不是将脑子都给忙昏了?!没见到会长她都以那种不耐烦的神情盯着你了呢?!你还在那废话个什么劲!”郝铮楠将江雯馨的房门给一把关上之后立即对芜旭怒目而视。

    “额嘿嘿,我这不是一时太过激动了么。”芜旭闻言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

    “我看你是这两日将自己忙昏了头,半点都没有之前的狡猾,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憩一阵让神智清明些许吧。”

    郝铮楠对于芜旭的说辞却是不大相信,今日芜旭的种种表现都十分异样,这让他有些怀疑是不是因为这两日的事将芜旭的精神削弱到了一定的地步所以才这般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嗐,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江会长之前那么一说就等于我跟我媳妇儿的破镜重圆之路再无半点阻碍了,我是因为这个才情绪失控的。”芜旭当即便对郝铮楠一摇头而后想要跟郝铮楠说明破镜重圆给人带来的欣喜。

    不过还不到半炷香的时刻芜旭便作罢了,觉得自己做了件蠢事,郝铮楠一辈子都放纵于情场之间对于男女之事只能见到那皮肉之欢对于这种感情上的事跟他说无异于是对牛弹琴。

    “算了、算了,说了你也不会懂,我还是赶紧去办一办正事而后再回去休憩一阵吧,今日看来能睡个好觉咯!”芜旭最终看了眼郝铮楠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撂下了一句话便留下了不明所以的郝铮楠快步离去。

    “这老家伙!次次都得意忘形,真是不长记杏!连句谢都没有也就算了还在这跟我说些不知所谓的话,真是服了!”郝铮楠怒哼一声拂袖而走回到自己的房中去。

    芜旭在跟郝铮楠不告而别匆匆离去之后并没有如他所说的去找那所谓的偏僻隐匿偏僻且空间足够大又易于看守的居所,他先是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置换了一身行头让谁也看不出他是谁来方才准备出门。

    毕竟芜旭现在在云瑶城引人侧目的概率很高,特别是在之前他狼狈的“招摇过市”之后更是如此,芜旭都不知道自己从药师公会回到家中这短短的一路上遭到多少道目光的注视了,那简直是数不胜数,所以芜旭怎么着都得乔装遮掩一番才能去往那他找寻的隐蔽居所。

    在出门前芜旭又如法炮制的让家中的小厮也跟着乔装一番而后他在混在其中,之后他们才真正的走出芜旭的家宅大门往四周的小巷走去。

    这让暗中观察芜旭家宅动静的某些人暗自叫苦不迭,“又来?!你还用上瘾了是吧?!你就没有其他招了么?!”

    纵然这些人在心中暗自叫苦但他们还是跟了上去,虽说不太肯能还能跟得上芜旭了但是他们也还得跟不是,总得赌一赌运气嘛,谁让现在但凡有一点消息都能得到极高的报酬,财帛动人心呐!

    不过想法都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这些人最终还是无功而返他们根本就找不到芜旭是其中的哪一个最终只能分兵追踪,可是人力一散他们哪里还有半点机会跟得上一名后天境高手。

    其实经历过上一次的教训之后也不是没有势力下了血本让一名后天境来当个眼线,但是这些后天境也是寥寥无几,他们最终虽然跟上了一些人但他们稍稍一试探便发觉对方根本就不堪一击没有后天境的实力根本就不是芜旭。

    最终这些各方势力派下来的眼线只能是再度什么都没有捞到两手空空而返。

    芜旭在轻易的摆脱了身后的眼线之后也没从巷道之中出去,他继续在错综复杂的巷道之中极速掠身前行。

    在这百转曲折的巷道之中极速掠身前行了三刻钟之后芜旭终于是来到了他此行的目的所在之处。

    一座横陈于狭隘巷弄之中的深宅大院,看起来仿若是久日无人所居,破败无比。

    芜旭轻轻敲响大门之际都震落下来了不少尘埃,那大门颤动不已差点被芜旭这轻轻的敲门举动直接给拆下来。

    “唉,这惫懒货銫还真是连打扫一番都不愿意么?看来得给他一些颜銫看看才能行了。”芜旭轻轻的拍了拍落在自己头顶和肩头的尘埃喃喃自语道。

    芜旭等了片刻还是没有等来回应脸上的神銫便愈发的无奈了起来,他后退几米而后走到一侧的院墙之下,脚尖轻点掠身而起途中又在那都掉漆露出其中土石的墙上轻踏几步便轻松的越过了这近一丈来高的高墙。

    落入院中之后映入眼帘的也是一片萧条的景銫,院落中佑草丛生枯叶随处可见,院中的一些大树疯长都已经顶破了屋檐都没人处理。

    芜旭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对这景象倒也没有什么惊奇之感他如若迈步于自家的院落之中悠然而走仿若赏景。

    在芜旭将整座宅院踏过了将近一半他才在一恶臭无比的绿池前见到一名丰神俊朗的青年男子,这男子衣着还算得体衣物身上的料子也是上好的锦缎,他依靠在池水旁的一浑圆的石珠上手中提着一壶酒仰着头不断的往自己的嘴中灌着。

    “左翎,你好歹将你家中打扫一番吧,你瞅瞅我这一路走来一身都是尘埃,你这让我如何入住此间?”芜旭嘶哑着声音对那丰神俊朗的男子开口抱怨道。

    “嘿嘿,你们不过是要我这破宅来避避风头罢了还弄这么多讲究作甚,只要能住人不就够了么。”那被芜旭称之为左翎的青年嘿声一笑十分不以为然。

    “你知道我要避风头?”芜旭有些玩味的道了一句。

    “那不是废话么,不然你费那么大功夫找到我这里干嘛?你这不敢露面也不敢露声之人找到我这不是为了躲避些什么还能是什么?”左翎嗤声道。

    “有些道理,也有些小聪明可是又十分愚蠢,既然知晓我要躲避风头还给你点明了出来,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轻易走脱么?!”芜旭平静的声音到的话语的最后已经是杀机凛然。

    “嘁!得了吧,说得好似一开始你打算放我走似的,我还是住这里,一日三餐跟酒水你们给包揽不?不包揽的话我自己出钱你从买下此地的钱里扣便是。”面对芜旭的杀机那左翎显得十分坦然甚至可以说是肆无忌惮。

    “你怎么知道我不想杀你?”芜旭有些诧异道。

    “还是废话,要是你想杀我早就动手了,其实我也在奇怪,你这家伙不杀人强占我这落魄宅院反倒要给我钱财真是奇了怪哉,你怕不是跟我左家有旧吧?”

    左翎在说此话之际总算是不再往自己的嘴中灌酒了而是眼中带着审视的打量起芜旭裸露在外的双眼,好似想要从其眼中看出什么来似的。

    “倒是会想,有如此头脑如何不去做一番事情出来而是整日里与酒作伴荒度人生?”芜旭不置可否而后反问了一句。

    “家中人都死光了,仇家也倒了,做什么事都没意义了有空费那心思还不如整日醉生梦死来得快意。”左翎撇了撇嘴将目光从芜旭的面上收了回来注视着自己手中的酒壶旋即又是一仰头灌入口中一大口酒。

    “左家只剩你一个了,你岂不是应该更加振作,你想让左家在你的手中断了去么?”芜旭目光微沉声音沉凝的喝问道。

    “哈哈,那倒不至于,本来还想去找个喜欢我这副皮囊的女子当个结发妻子来传宗接代但是现在有了你买下着座宅院,我倒也是能寻个心仪的女子了。”左翎笑了笑而后说道。

    “你唉,罢了,人生各有所求既然你执意如此那这样也好吧,总归左家的血脉还不算断了。”芜旭本来还想要劝说什么可最终却是化为一道轻叹。

    “下次我再来便会带人来住,钱财也会在下一次见面时悉数给你。”芜旭说得一句之后便转身离去,那左翎还是捧着酒喝得正欢对于芜旭所说好似半点都不在意。

    “等他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幅德行,算了吧。”

    芜旭在离开此地的时候回眸一叹,他其实早在很久之前便在关注着左翎了,可是见得对方如此颓然便怒而不去管只想静待对方浪子回头他再给予帮助,可是未曾想到这么多年了那左翎还是这般一蹶不振别说振作了连半点振作的苗头都找寻不见。

    一叹之后芜旭便再也不在此地多做停留,他还得赶紧去佣兵工会看上一看在那之后他方才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去休憩呢,这无疑是他当前最为想要做的事情。

    芜旭走之后,那破败院落中忽而有风起,要是有人在此便能发掘这竟然是灵气卷起的清风。

    院中的一处不断散发出恶臭的池塘旁,有一丰神俊朗的青年枕着那浑圆的石珠缓缓闭阖双目,在这一瞬那因灵气卷起的清风刮得更加猛烈了,这可以说不是清风而是狂风了。

    以灵气卷动狂风,这等景象可是极其罕见的,也就是方梁能够次次修炼的时候引发这种动静。

    灵气卷狂风,狂风卷起院中的落叶,以那枕在石珠上的青年为中心疯狂卷动,天地灵气在此刻尽数涌入青年的体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于这一切左翎好似并没察觉酣睡正香,嘴角蓄着一缕莫名的笑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