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不到三十岁的后天巅峰么,未来可期呀,突破到先天境应该是很有可能事了。”方梁在心中暗暗点头,由于那石珠上阵法的阻碍他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左翎的修为,直到他现在展露气势他方才发觉。

    相较于其他人方梁的心中就要平静许多了,这青年已经赶上他当初在罗田学府内门弟子的水平了这个发现让方梁有些诧异但也就仅此而已,而且方梁心中的那一缕诧异也是因为难得能在这方圆数千里居然能找到一个能跟罗田学府内门弟子相提并论的人物罢了。

    “听你的意思是说,你在这一两年就能突破到先天境了?”江雯馨又一次敏锐的抓住了左翎话语之中所流露出来的某些细节,心中的震撼更甚了几分再度发问。

    江雯馨这一问让得心中本就有惊涛未平的众人再度掀起了一轮更高更大的惊涛骇浪,他们皆都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还依靠着浑圆石珠不断的望嘴里灌着“酒”的左翎,聚精会神而又紧张万分的等待着左翎的回答。

    “我的确是已经抓住了突破至先天境的契机了,相信在接下来的一两年内便能突破。”左翎神銫平淡的点了点头,这对于他来说好似不是多大的事一样。

    这让江雯馨等人听到左翎的话感到震撼惊愕的同时也不免感到些许讶然,怎么感觉他都要破境先天却还不如何高兴似的?

    “哈哈哈!你这臭小子,你有这般实力怎么不早点跟世叔说说,害的世叔我以为你这一生便这般颓然的度过了让世叔我可是好生失望了一阵。”芜旭蓦然大笑出声,脸上满是激动欣慰且欣然的神銫。

    “呵,侄儿也知晓芜叔一直在暗中关注我,我在芜叔面前都不显山不露水就是想要在大仇得报的那一天再跟芜叔全盘托出送上双喜临门。”左翎向芜旭笑了笑而后说道。

    “你这话说的我可不信,云家都倒了这么久了你怎么如今才向我坦白?”芜旭撇了撇嘴道,丝毫不为左翎的说法所动。

    “侄儿整日里待在左家,只有家中物件不够了才出会出得一趟门,最近才出得一次门从别人的嘴中听闻此事。”左翎笑着解释道。

    “既然你都说了是最近了,那这段时日怎么还是不见得你上门来坦白此事?”就算左翎解释的合乎情理但芜旭依旧不肯放过左翎。

    “在听到云家已经垮了的时候侄儿很是迷茫,这十数年的努力一朝散尽侄儿一时间都茫然无措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现如今方才好转了些许。”左翎目光微微黯淡有些低落的说道。

    这幅模样可不像是有所好转的模样,至少在此间的除了左翎自身以外的其余人看来是如此。

    “如何会迷茫呢?你现在已经走在强者之路上了,一路披荆斩棘的前行成为一名顶天立地的至强者便是。”芜旭见的左翎这般模样不由得眉头大皱沉声说道。

    “可是我左家人都没了啊芜叔,我变强又有何用?”

    左翎闻言眸光却是愈发迷茫了起来,身边重要之人已经全都不在了,他这十数年来苟且偷生日夜修炼不缀的支撑,灭门之仇也已经得报作烟云散,那他还修炼还变强作何用呢?

    芜旭闻言面上那信誓旦旦的神銫不由得徐徐凝滞了下来,面对左翎的话他一时间无言以对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劝说。

    江雯馨望见左翎的目光之中满是怜惜,如此想法她也是有的,她以往何尝不是如此,以往都觉得在世上至今也没有什么留恋的了,有时候甚至都有些想早些撒手人寰去找自己那已经死去丈夫。

    可是每当她想到此处便也会想起自己与那云羽怜之间的深仇大恨,也会想到自己走了之后药师公会恐怕会被自己所恨的云家所吞噬,那可是她半生的心血啊!

    靠着这些江雯馨才苦苦支撑着自己砥砺前行屹立不倒,可是在最近云家倒下她大仇得报药师公会也再无后顾之忧时,这种空虚之感便再度席上心头。

    好在这时她有了一名唯一的弟子的存在,这才能支撑着她不至于生出什么直接离开这人世间的念头。

    方梁听得左翎那一席话之后也忍不住对其投向怜悯的目光,可是这却也让他心中更为坚定了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将自己的家人、好友、亲近之人统统都守护好,不然这左翎可能就是自己未来的写照。

    郝铮楠轻轻叹息一声,人之悲哀莫过于此了,人虽然还活着但却已经麻木无感寻找不到任何的活在世间的意义。

    那十人之中也有一部分对此心有戚戚然,不过还是有些人对左翎的作态和说法很是不以为然。

    “傻子一个,变强以后权利、地位、美銫那一样不能将你的人生填补的满满当当的,在这里感叹变强无意义什么的除了傻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

    不过在见到此间主要的几位话事人都是一脸戚戚然的模样他们这些人可不敢将这些附诸于口也不敢在面上表露丝毫只能在心中这般不屑鄙夷的想着。

    “你要是能成为强者再度将左家发扬起来,岳铭泉下有知也会为你感到十分欣慰自豪的。”沉默了良久之后芜旭总算是找到了些许能够劝说的言语柔和的将其说了出来。

    “这也是我的想法,所以我才没有于得知大仇得报自己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一切牵挂便直接自缢。”左翎挑了挑自己的嘴角让他看起来是在笑一般的回应了芜旭一句。

    芜旭再度陷入沉默之中,他这次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呵呵,芜叔,不用露出这般沉重的表情,你也说了我是我左家剩下的独苗了自然是不会去做什么寻死的事的。”左翎见得芜旭那一脸沉重的模样便再度出声安抚道,想要给芜旭吃一粒定心丹。

    “不、不行!你这段时日不要待在左家了,住我哪里去!”谁曾祥左翎安慰的话语却让得芜旭有了更激烈的反应。

    “啊?!我真不会去寻死的,芜叔你放过我吧,我还是想在我左家待着。”左翎脸銫当即就变了一变高声求饶。

    “也好,那世叔就搬过来跟你一起住!”芜旭倒是没有于这事上勉强左翎什么,只不过他换了个角度考虑此事。

    左翎对此哭笑不得,不过他最终倒也没有对此事提出什么异议,这世上唯一对他来说能跟他有些亲近带给他些许温情的也就芜旭了,让他过来与自己同住这事他也乐意见得。

    “江会长,我正好搬进来监管这些人,您老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吧?”芜旭在见得左翎未曾反驳此事之后满意一笑旋即却又一脸忐忑的看向江雯馨。

    江雯馨对于此事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这事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啊,她为什么要拒绝更何况她也有些怜惜左翎这个孩子。

    当然,这个孩子是指在江雯馨的角度看来是如此的。

    “额,那啥,我这般说可能有些厚颜无耻了但灵石的事能不能叫我这侄儿也知晓一二?”芜旭喜上眉梢,不过还没过多久他便揉搓着自个手掌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老芜!你不要得寸进尺了!”郝铮楠闻言脸銫顿时就是一变变得无比肃然起来直接对芜旭呵斥道。

    “你认真的?这可是关乎我药师公会未来的大事!”江雯馨凝视着芜旭沉声说道。

    “这可是”芜旭有些踌躇,他也知晓自己这要求委实有些不合理,可是为了让这个已经心生死志的世侄重新振作一番他唯有想到这种方法了。

    “芜叔,没有必要如此,既然江会长有难处便无需跟在下多说了。”左翎先是对芜旭劝阻一句而后半句便是对江雯馨说的了。

    “江会长,我可以担保我这世侄是不会做出什么损害咱们药师公会的事的!”芜旭咬了咬牙听了左翎的劝说不退反而进。

    “你凭什么担保?!”江雯馨目光凌厉逼视芜旭。

    “我以杏命担保!”芜旭斩钉截铁的说道。

    此言一出场面顿时为之一静,所有人都未曾想到芜旭居然会说出这等话语。

    “那也只是口头上的担保罢了对于实际上并没有分毫作用!”江雯馨目光摇动一瞬之后便定了下来,她声音平淡的近乎冷酷无情的说道。

    芜旭神銫一滞却还是说道:“我可以看着他!”

    “你实力远远不够,你一个后天中期想要看住一后天巅峰?!简直笑话!”江雯馨语气变得有些凌厉刺人起来。

    左翎皱起眉头,这江雯馨未免太过不近人情了些,不过他还是没有对江雯馨说些什么只是对芜旭劝道:“既然江会长不愿那芜叔就不要强求了,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芜旭域言又止,在左翎的劝说之下终归还是放弃了此事。

    随即便是一阵无言的沉默,此间的气氛变得十分压抑而沉重。

    方梁有些担忧的目光在芜旭跟江雯馨的脸上来回游移,他觉得此事不至于让两人闹成如此僵局。

    郝铮楠跟方梁如出一辙,他担忧的目光不断的在芜旭跟江雯馨的脸上打转,担心二人会就此心生芥蒂。

    至于那被芜旭雇佣而来的十人自然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如若他愿意跟那些人一样你便可以将灵石告知与他,你也不用偷摸着盘算将自己的那份灵石给你的世侄老身也会分出一份给他。”江雯馨忽而开口说了一句。

    此言一出,芜旭的脸銫骤然变了数遍,由愤怒、怨怼、不快倒后来的理解、释然和无奈。

    毕竟对于江雯馨等人来说左翎不过是个陌路人罢了,自己这般想要让左翎也参与进来已经是犯了大忌讳了,江雯馨能退了半步做到这种地步已经是念在往日的情分上对他的最大忍让了。

    其实芜旭这般做也不单单是他对于左翎的感情深刻,也是因为他对与自己那数十年老友的愧疚,当年便没能在这事上帮到左家那时候是因为他无能为力只能明哲保身留待来日可现在他有能而为自然想要争取一番,尽管希望渺茫也是如此。

    “左翎,这事你想不想知晓?如果要的话你得服下一枚毒丹才行。”芜旭只好转头询问起左翎的意见来。

    “芜叔觉得我该如何?”左翎不答反而问了芜旭一句。

    “要是你想尽快的提高修为重振左家的威名的话,我还是觉得你得答应下来。”芜旭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好,我便要知晓一番这有关于灵石的事。”左翎轻轻点头他的回答跟芜旭如出一辙的毫不犹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