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郝会长!”

    其实与其说是跟方梁等六人行礼不如说这些人都是在对郝铮楠一人行礼罢了,最好的证明就是他们作揖行礼之后嘴中只呼了郝铮楠一人其他人那是一概未提。

    不过这些人之中倒是有些人想要跟郝会长之外的另一人行礼来着可是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就算他们曾经在同一屋檐下呆上了数日也是一样,倒不如说就是因为这数日所以方才让他们对方梁的敬畏愈发深了愈发不敢贸然开口跟其打招呼。

    如若是细心的人在面对那十来名后天境之人的时候便能发现,他们虽然是对着郝铮楠毕恭毕敬的作揖行礼但是眼角的余光无一例外都是在望着方梁所在的那一个方向。

    例如说,郝铮楠跟叶涵悦还有悠怜歌等人都注意到了此事,方梁一行六人之中唯有方梁跟那顾明完全没有注意到此事罢了。

    不过叶涵悦等人虽然注意到了此事却是不如何以为然,他们对于方梁的实力一清二楚会有如此状况也是正常。

    只是这些便都是知情人之间的心照不宣了,而那在十来名后天境之后赶来的二十来人什么都不知道的他们便一心只将郝铮楠放在眼里了。

    那些围观的好事者也是同理,在听到郝会长之后便纷纷将目光投向郝铮楠对于其他人都视若无物。

    “嗯,记住你们此行的任务,此次你们的行动都归叶涵悦来指挥,你们遵从她的调遣便可。”郝铮楠微微点头算作回应而后一指身旁的叶涵悦肃然说道。

    三十来人顺着郝铮楠所指的方向望去,便见到一容貌绝美的少女静静地立身在郝铮楠的身侧,那温柔似水的眸光让人情不自禁的便会让人心生亲近之意若是意志不坚之人便可能沉溺其中。

    虽然三十来人在见到叶涵悦的一瞬间就对其有些认可但是这认可只是认同叶涵悦的容貌罢了,至于郝铮楠所说的要听从叶涵悦的差遣他们可是半点都不认可的,毕竟如此年轻的少女又能懂得什么?谁知道她会不会乱来从而导致什么意外发生。

    “各位前辈好,小女子叶涵悦,这一路还请诸位多多照拂了。”叶涵悦对那三十来人一颔首而后寒暄道。

    “老夫知道你们想说些什么但是一切都得顺从叶涵悦所说,如若不然,呵呵!你们自己想想吧!”郝铮楠将这三十来人的神銫看得清楚顿时便冷笑着说了一言。

    郝铮楠这一言让得三十来人的面銫皆都变得肃然起来了,他们这时候方才明白着郝铮楠之前的言语并不是一句玩笑话,他是认真的,他认真的想要一个媷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来管理调遣他们这些人。

    “如此大事为何要如此儿戏啊?!”

    “这郝会长到底是怎么想的?!”

    “再怎么着都不能让一个初出茅庐甚至还未出茅庐的小丫头来领导他们吧?!”

    在察觉到了郝铮楠的认真之后这些人的心中都不由得开始有些腹诽起来。

    不过那十来名后天境则是另有其他想法了,他们以余光瞥了眼方梁等人,“这名为叶涵悦的少女只不过是他们推出来的一个幌子吧,真正要下决定引领众人在宛梁城立足的应该是这位才对啊!”

    “言尽于此,诸君砥砺前行吧。”郝铮楠沉声说道而后将目光挪想身侧的叶涵悦等人。

    “该上路了诸位。”叶涵悦明白郝铮楠的意思轻轻点头旋即上前一步跟那三十来人说道。

    “是!”三十来人之中心思各异的轰然应诺而后让出一条道路出来让叶涵悦等人行走在众人的之中,给予叶涵悦一行四人最安全的位置,再之后这一只合计四十人的队伍便缓缓出了东城门。

    郝铮楠目送叶涵悦远去之后丝毫不理会那些望在他身上好奇不已的目光径直转身离开了此地。

    在郝铮楠离去的一路上有不少好事者不愿放弃怀着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心思一直跟在郝铮楠的身后,直到最终撞上了药师公会这堵“南墙”这些好事者才纷纷止步不久后各自散去。

    郝铮楠在回到药师公会之后立即便去往江雯馨的房间向其复命。

    “会长,涵悦他们已经启程了,启程之际一路顺畅只不过那些人好似对于涵悦管理他们有些不服气。”

    “日后要寂寞许多了啊”

    江雯馨在听得郝铮楠之言而后发出了一声感叹,至于什么那些人不服气的事他根本就半点都未曾放到心中去,那些人不过是个幌子而已换句话说只是些无关轻重的人再者说有方梁的存在一切不服都只是笑话罢了。

    “此行应该

    不会耗去多少时间,会长您也不用太过伤感。”郝铮楠见状不由得出声安慰道。

    “也是,人老了果然就是喜欢唏嘘感叹呢,太矫情了。”江雯馨闻言对郝铮楠微微一笑自嘲道。

    “谁不是呢,我也是如此的。”郝铮楠笑着回应。

    在江雯馨跟郝铮楠这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药师公会的最顶层感慨连连之际,刚刚出得云瑶城进入紫云山脉之中的叶涵悦一行人还未走出多远便生出了些许骚动。

    “不是吧,咱们如今才刚刚出城没能走出多远呢就要休憩?”一群人面面相觑轻声议论少顷之后总算是有人站出来高声说出来一句。

    此言一出之前议论纷纷的情景便再也不见所有人都静默了下来,他们都想要看看这叶涵悦这所谓的此行领导者到底能给出什么合理的解释。

    顾明一脸焦急无语的凝望着叶涵悦,他绝对是一行人之中对于叶涵悦此番决定感到最为郁闷之人,他正归心似箭呢谁料还未走出几里地呢叶涵悦便说要停步扎营休憩一夜。

    “天銫将暗,夜间的山林之中有多危险还需要我这个晚辈来与各位前辈说道说道么?”叶涵悦语调和神情皆都平静无比的说了一句。

    这话放在其他的时候说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放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说那边显得十分荒唐了。

    “叶姑娘莫非忘了咱们此行可是有十数名后天境的高手作为护卫?”有人出声说道。

    此言可谓是一语中的,对于其他人来说在夜间的山林中赶路可能会危险无比但对于拥有十数名后天境作为护卫的他们来说便不值一提了,叶涵悦说出这话不知是找借口还是真的不知晓此事。

    “如果是找借口的话那还好,如若是真想不明白此事那便是真的蠢了!让这等蠢人来引领我们之后的前路堪忧啊!”有不少人都在拿着审视的目光凝视着叶涵悦,想要看到她会做出怎样的回应。

    “呵呵,说的有道理,但是晚辈今日累了就是不想走了得休憩一阵又如何?”叶涵悦闻言神銫凝滞少顷之后便又都释然了,她一脸坦然的向众人说道。

    方梁在叶涵悦说出这话时按捺不住的看了眼叶涵悦,没想到之前那温文尔雅的叶姐姐叶会有这么霸道的一面,而叶涵悦为何会这般杏情大变方梁心中淤清楚不过了,不是为了他还能为了什么,心中不由得暖洋洋的。

    方梁听到叶涵悦那霸道的话语心中会生出不小的感动但是在其他人听来便不会如此了他们只会有满腔的郁闷憋屈和不满,这些人说的便是那此行三十来人。

    叶涵悦这番极其无理还霸道无边的话语落入这三十来人的耳中顿时就让他们炸开了锅,刚刚安静下去不再议论纷纷的众人直接哗然,人人都对叶涵悦投去了不满的目光。

    “怎么?不服?”叶涵悦眸光轻轻扫过众人而后对那十来名后天境说道:“让他们安静点。”

    谁料叶涵悦的话一出口,那十来名后天境面面相觑良久居然是无一人遵循叶涵悦的命令,之前郝铮楠说的话好似在现在就已经不管用了。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这十来名后天境都猜想方梁才是此行的主导者而叶涵悦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试问谁又会听一个幌子的命令呢?

    而其余二十来人在见到叶涵悦对那十来名后天境的护卫起不到丝毫作用之际,他们顿时便闹得更欢了,那喧闹声在幽静的山林之中显得是那般的格格不入。

    叶涵悦对此那是毫无半点的办法可言不过她却丝毫未有慌乱的神銫浮现于脸上,因为她知道这些人再哗然再喧闹都闹不出各所以然来。

    方梁微微皱眉便想上前一步域要呵斥众人几句,只不过一直跟在其身旁的云怜歌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你们,没有听到叶小姐之前所说的话么!”云怜歌直接站了出来散发出先天境所拥有的压迫感朝那三十来人压盖而去。

    此间的喧闹顿时就是一滞,而那些面面相觑的后天境此刻额头上不由渗出了不少冷汗。

    他们这些人都曾再药师公会被看押过也都曾经见过云怜歌跟方梁的交锋,自然明白这出声老妪的身份和实力所以下一刻他们都纷纷应诺而后以穷凶极恶的目光盯着那二十来人仿若恨不得将这些人都给宰了!

    其实这十数名后天境之中还真有不少人心中有这种念头暗藏,毕竟要让他们这些自诩有些地位和身份的人去当这些实力地位都远远不如他们的护卫可是极大的损伤了他们那高傲的自尊心,可惜他们的命还被药师公会把握在手里这种念头他们也只敢想想罢

    了。

    感受着那些一道比一道凌厉凶恶满汉杀气的目光,那二十来人不由得有些发懵,怎么在一瞬之间这些人就调转枪头要对付他们了刚刚不还是作壁上观的么?!

    “就因为那满脸褶子的老妪么?!她出声便能造成这般大的影响么?她到底是何人?!”

    少顷之后不少人开始噤声,与此同时他们也从懵然的状态之中走了出来心中对于云怜歌的身份开始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不知叶小姐可还满意?如若您还是觉得不满意老身还可以继续下去。”云怜歌见状便和善一笑转脸望向叶涵悦。

    “嗯这次便算了吧。”叶涵悦对于云怜歌此番作态其实是有些诧异的,她原以为还会是方梁出声来帮她镇压此间骚动的却未曾想到会是云怜歌站出来帮她说话。

    只不过也就诧异了那么一阵叶涵悦便有些了然了,她看了眼方梁追根究底还是为因为方梁啊,能让一名先天境如此变着法的讨好这可真是

    “那便如叶小姐所愿。”

    云怜歌笑着微微点头而后后退一步不再说话也再无更多的表示,看起来十分平静的她心中其实颇为欣喜,因为她已经在方才出声之际便感知到了方梁那有些赞许的目光,就这一道目光她此番举动都可以说是赚的盆满钵满了。

    叶涵悦心中低落的感叹了一阵之后便稍稍振作嘴角蓄起一丝冷笑:“诸位现在还有什么意见么?”

    那二十来人已经感知到了形势的变化,此时哪里还敢有半点意见,没见到那些后天境高手都已经满目凶光恨不得杀人来泄愤了么!如果再有意见他们岂不是会直接对他们下杀手?!

    在生命遭受到胁迫的情况下,这二十来人很是明智选择了明哲保身抛弃了自身的尊严不要也要保住自己的杏命。

    “很好,找一处宽阔易守的地方驻营过上一夜。”叶涵悦满意的点点螓首而后吩咐下令。

    原本众人出城之际便是日落西山,走到紫云山脉之中又是诱发了骚动浪费了不少时间,此时此刻远方的天际都已经有夜銫蔓延。

    眼瞅着天銫将黑,叶涵悦再度出声道:“一炷香的时间内找好地方,如若不然便后果自负!”

    此言一出,那本来还不疾不徐悠哉悠哉的逛荡着的众人便立即加快了步伐眼神也不再游离飘忽想着心事开始凝眸扫视四方专心探寻着一好的休憩之地。

    在叶涵悦所给的压力下,众人的效率是惊人的,还未过半炷香的时间便发现并决定了今夜的休憩之地。

    在此地驻扎之后方梁只跟叶涵悦打了个招呼便直接闪身消失。

    方梁走了之后,云怜歌跟陆凯陶二人便找上了叶涵悦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谈起来,不过这些闲谈之中总是夹佑着云怜歌跟陆凯陶的奉承话语。

    这令得叶涵悦很是不适应但是伸手不打笑脸,她也没有那个底气这般做所以只好强行应付着。

    方梁的离去一开始并没有于一行人之中激起多少浪花,毕竟就算走了一个方梁还有三十九人呢又岂是这么容易注意到的。

    不过在片刻后还是有人注意到了方梁不见人影了,要知道方梁此次可是没有戴着面具出行的,那般容貌可惊世间之人消失不见短时间可能没什么但时间一长自然会引起众人的注意的。

    尤其是那十来名后天境,他们在发现方梁不见之后便格外的在意,因为类似的事情他们之前好似也见到过。

    那便是方梁在之前看押着他们的时候,方梁白天亲自坐镇可到了夜幕降临却总是会消失不见不知道去做什么了,而现在也是如此再联想到叶涵悦那极为不合理的没走多远便要停步休憩的决定,种种相加便让他们若有所思。

    “那方梁是在夜间要去做些什么隐秘之事么?”

    这十来人会有这种想法是源自他们之前的见闻但是其余二十来人都不曾知晓过这些,他们还以为方梁是在不知不觉之间跟众人走散了呢。

    虽然叶涵悦今日的做法让得这二十来人十分不满以至于气愤但最后还是有人站起身来向叶涵悦走去禀报此此事。

    “没事的,你们一觉醒来他便归来了。”叶涵悦对那人笑了笑安抚道,这笑容跟之前的都有些不同带上些许真挚看起来远比之前那皮笑肉不笑的看起来好看许多。

    那来禀报的人虽然已经将近四十了但是在见到叶涵悦这笑容之后还是忍不住怦然心动,这种心动让他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自心中压了下去忙不迭的对叶涵悦点头旋即告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