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在方梁这一句话说出口之后在场的所有人皆都是微微一怔,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方梁为何会突然说起这事也不知道方梁是从哪里来的依据做出如此的判断。

    “怎么回事?”叶涵悦在微微怔愣出神少顷之后便直接出声询问了一句。

    其余人也都以好奇的目光望向方梁,静静的等待方梁给他们一个答案,虽说先前还不能明白方梁这般说的根据但是在微微一怔的这少顷的时间了还是有些人有了些许联想,不过纵然有了一些猜想但事实如何还是要等方梁来确认才行。

    “昨日那些袭击我们的凶兽和凶禽你们也都看到了吧,都是些三阶的凶兽凶禽根本就没有一头三阶以下的凶兽凶禽。”方梁稍稍的回了叶涵悦一句。

    不过光是这一句还是不能够让所有人都释然,那些心中有所猜想的人倒是有些释然了因为他们猜测的也是方梁凭借着昨日的凶兽凶禽方才做出的判断。

    “就算这样也不能说之后的路上碰到的都会是三阶的凶兽跟凶禽吧?”叶涵悦微微一皱柳眉还是有些不解的问了一句。

    “这便还是得从咱们昨日所食用的那头拥有猲狙血脉的凶兽身上说起了。”方梁见叶涵悦继续询问倒也没有多少的不耐他轻轻的说了一句,不过却显然是将话留了半截没有说完。

    “你够了哦,都这种时候了还卖什么关子,是不是脸上的皮痒痒了想让姐姐好好收拾你一顿了?”

    叶涵悦哪里会看不出方梁只将话说了一半存着吊着她胃口的心思顿时就没好气的瞪了方梁一眼并且一双纤手便开始有了些许揉捏的动作。

    不光是叶涵悦,其余所有人都对方梁这卖关子的行为很是不爽,但奈何方梁在一行人之中是绝对的核心人物谁都要给方梁几分颜面所以便也都没有出声也就叶涵悦可以在这种时候能够跟方梁发泄自己的不满了。

    对于叶涵悦的威胁方梁的反应没有之前那般大了因为经过那一次之后他便已经找到了应对之策,在叶涵悦这番威胁的言论出口之后没有多久方梁便轻飘飘的瞄了眼叶涵悦的胸前。

    方梁这一眼对于除了叶涵悦之外的其他人都是无关紧要的,他们根本就不能从这一眼之中发觉出什么还以为方梁只是正常的挪移视线呢,毕竟方梁如今还只有十一岁的年纪没有人会往那个方面去联想什么。

    但是其余人不知道叶涵悦却是定然能够懂得方梁这一眼是什么意思的,因为此时此刻尽管距离那一天已经过了一段时日了不过她对于那一天的事还是十分的记忆犹新。

    叶涵悦在觉察到方梁的视线所望之后登时就霞飞双颊旋即便恶狠狠的瞪了眼方梁,那模样看起来又羞又恼很是有一番动人的韵味。

    只不过叶涵悦虽然又羞又恼几乎到了快要恼羞成怒的这种境地了但是她踌躇了半晌之后还是没有继续对方梁说出任何狠话甚至连一句普通的言语她也是不敢说的。

    这便是方梁的一眼取到的威慑作用,这种作用十分的喜人至少在当下是这样的,至于之后会如何发展那便是谁都不能够说清楚的一件事了。

    “嗯哼,其实咱们昨日所食用的那头凶兽亦或者说那些拥有猲狙血脉的凶兽在其躯体被以特殊的手段处理好之后其香味会骤然飘远十数里,在这个范围内的凶兽凶禽都会循着这香气找来,因为这种拥有猲狙血脉凶兽之肉对于它们来说也是一大美味佳肴。”

    方梁在见得叶涵悦沉默了下去只瞪着自己不说话那种敢怒不敢言的模样让得方梁心中有些莫名的愉悦,他得意的哼了一声之后便徐徐的将自己未曾说出的后半句话给说了出来。

    “你们再想想,既然方圆十数里的凶兽凶禽都会被吸引过来,而昨日来的又都是三阶的凶兽凶禽这不就是表明附近的这段范围只有三阶的凶兽凶禽了么。”在将自己的后半句说出来之后方梁琢磨了会儿觉得好似还不够便又补充了一句。

    方梁接连出声将此间事情的原委都一一道尽,这时候自然不会再有人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众人皆都一脸恍然的微微颔首十分认同方梁这番解释。

    “所以说咱们接下来的路上可是得小心一些,之后碰上的都只会是三阶的凶禽凶兽了,比之前要危险了不少一定要打起精神不能似之前那般松懈了,还有,你们二人一定要特别注意一点知道么?”

    方梁见众人皆都在颔首他便也微微一颔首继而又提醒了众人一句而最后那一句特别提醒便是对云怜歌跟齐雉二人所说的了。

    方梁会对云怜歌跟齐雉特别提一句众人都是毫不意外的,谁让这两人在接下来的路上将继续挟带着叶涵悦跟小雅二人一同前行呢,事关叶涵悦跟小雅两人方梁自然是会特殊关照一些。

    “明白!”

    众人对于方梁之前对所有人的叮嘱还有对云怜歌跟齐雉的特别叮嘱都是能够理解的,所以他们所有人便都没有丝毫犹豫的轰然应诺。

    见到众人轰然应允了下来方梁有些满意的微微颔首,而后便开口道:“那咱们便出发吧,务必记得小心一些。”

    又一次见到所有人都点头应是之后方梁便率先一步引领着众人再度踏上路程,这一次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所以方梁自然不会如同昨日一般倾力赶路他十分照顾着众人的速度将自己的脚力放缓了不少。

    不过就算方梁将自己的脚力速度放的“很慢”了也还是在十数息左右便带领着众人跨越了半里多的路程,毕竟就算方梁如此放慢自己脚步在他自己看来已经是慢的不行了但是好歹也是一后天境的脚力,速度相对来说看似很慢但其实自然是不慢的。

    “奇怪了,今日一路走来怎么这般平静啊。”在带着众人跨越半里多之后方梁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了起来,按照之前所得来的经验在这种时候他们至少都会遇到一头或者更多的凶兽或者凶禽了但是今日却是无事发生。

    这种诧异不止是方梁一个人拥有着其余人心中也是有着差不多的诧异,经过了这几日的前行他们对于此地的情况也已经有所适应了,所以今日走出这么长的一段路居然还没有碰到哪怕一头凶兽或者凶禽这便让得他们有些不适应了,所以立即便察觉到了此事。

    只不过这一次发觉了这种异常众人都不曾说出口都是默默的将此事给放在了自己的心底,因为这一次可能是某种偶然所造成的结果并不能说明什么至多便是让他们心中有些疑惑并留下一个心眼记住这事罢了。

    可是在十几息之后,方梁又带领着众人跨越了半里多的地域却还是没有碰到任何的凶禽凶兽赶路,甚至在这一路上他们也不曾见到过什么别的活着的生物,这便大大助长了方梁一行人心中的疑惑不解。

    只是这一次还是不曾有人开口提及此事,众人都想着事不过三这种念头打算再走一段路再去看看情况之后再做打算,这也是最为稳妥的做法了。

    十几息的时间过去了,方梁一行人又前行了半里多地。

    这一次方梁终于是有所动作了,他率先止步便让得跟在其身后的那些人也随之止步。

    方梁的停步虽然在一开始引起了其余人的些许诧异,不过稍稍一想他们便就释然了,想来也是因为方梁同样察觉到了今日之事有些不对劲了。

    “各位,今日咱们走的也太过顺畅了点,怎么连一头凶兽跟凶禽都没有遇到?”方梁停步回身望向身后的所有人出声说得了一句。

    “没错,事出反常必有妖异咱们得好好商量一番了。”黎清修立即便是一点头而后说了一句。

    “这事我之前也已经有所察觉并想了一阵,我觉得会不会是因为咱们已经走出了那凶兽凶禽密集分布的地域了?”相比起黎清修那没有什么实质杏的废话君逸文的话便还算是有些中肯了。

    “这样说倒也不是解释不通。”方梁轻轻颔首觉得君逸文这话说的有些道理。

    黎清修见状面銫顿时就是一变,他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君逸文眼中满是不甘和不服还有敌意,正当他想要收回自己的目光之际君逸文却正好扭过头来让得两人的视线碰撞到了一起。

    黎清修眼中的情绪可是毫无遮掩的,因为他只想着看这么一眼便收回自己的目光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撞上君逸文的目光所以自然是不会去遮掩什么的,这便让得黎清修眼中所蕴含的情绪在君逸文之前暴露无遗。

    君逸文先是微微一愣不过很快的他的嘴角便挑起了一道得意又无不奚落的笑意,那副模样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都是十分讨打的更别说在黎清修的眼中看来了。

    黎清修在见到君逸文那嘲讽奚落的笑容之后额头上都有青筋开始暴跳,在其身上许久不见的一种名为威严的气息已经开始弥漫席卷开来,仿佛下一刻便会冲着还在笑着的君逸文含怒一击。

    不过黎清修到底还是有着些许养气功夫的他已经过了热血奔腾的年纪现在动手前满脑子都会将一切都想得周全再说,其实这种习惯也是黎清修最近方才学来的,之前他在谷天城的时候可是不会有这么多顾虑谁惹得他不爽了直接动手灭了便是。

    可是之前在谷天城的那一套行为方式在现在,在方梁所在的这一支队伍之中显然是行不通的,先不说自己跟同为先天中期的君逸文战一场自己能不能赢就是说方梁那边的反应都不是他能够承受的起的,试问方梁会期望在赶路的时候让他们内讧耽搁时间么?显然是不会的。

    而且再说了,现在一冷静下来黎清修便觉得自己如若真要跟君逸文动手的话自己跟他之间的胜算也就是四六开,他毕竟已经垂垂老矣了而君逸文现在正值壮年气血怎么都要比他强上一些。

    就算以上的这些黎清修都不去考虑,但是他也得为自己独子之后的事想上一想,他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不出意外定然是死在君逸文之前的那时候君逸文可能老了但却一定不会死,到时候自己遗留在事上的独子可怎么办?到时候岂不是受尽君逸文的打压?

    以上的种种念头说起来复杂,但在黎清修的脑海之中转动起来也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不过一息的时间他便将这些事都给想的明明白白的了。

    在想明白了一切之后黎清修便强压下怒气无视了君逸文那挑衅奚落的笑容自顾自的收回了自身的目光。

    君逸文倒也没有什么乘胜追击的念头,如若不是到了不得不的地步他也不想跟黎清修闹的太僵硬了,如果真的闹的太僵了必然会引得方梁的反感到时候就不美了。

    “是不是因为昨日的事将附近的三阶凶兽全数都给吸引过来了所以才会如此的?”云怜歌沉吟了一阵之后忽而开口说道。

    这话一出方梁的一双星眸顿时便明亮了起来,相比起君逸文的说法还是云怜歌这般说辞比较符合他的心意,因为怎么想云怜歌的这般说辞看起来都要比君逸文的说法要靠谱一些。

    此言一出也让得君逸文刚刚还笑意十足的面庞变得无比僵硬了起来,之前所有的好心情在这一瞬被这一言给一扫而光。

    黎清修自然也是听到了云怜歌的话的,他那有些阴郁的面庞顿时就来了精神饶有趣味的将目光又一次的挪回了君逸文的面容之上,见到对方那难堪的脸銫他的心中更是觉得大为爽快之前的郁闷这次是半点都不存的从其心底驱逐了出去。

    “呵呵,让你这个混球之前如此嚣张,真是一报还一报啊!看你日后还敢嚣张不!”黎清修暗自的在心中直幸灾乐祸。

    “不管怎么样,咱们再往前走一段便知晓结果了,只不过再这一路上要时刻维持着最高的警惕以防意外发生便是了。”

    江雯馨在听见云怜歌的话语之后也是一点头,对于云怜歌此话的态度她跟方梁持有着相差不远的意见,只不过她也不想因为这种臆测耽搁太久的时间毕竟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他们终究还是要继续往前走的。

    “婆婆说的有道理,咱们一直在这里干顾着讨论这些事也没有多少用,还是怀着警惕继续赶路比较好,万一出什么事咱们再见机行事便可。”方梁一点头而后徐徐说得一句。

    对方梁此番言论其余人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其实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事甚至也算是可有可无的,因为早在之前出发之际被方梁那般一提醒他们的警惕心便已经被拉高到了极致,现在就算没有这番探讨他们的也会极为警惕的走下去。

    方梁对此便一无所知了,他见得众人一点头之后便以为他们已经将自己之前的那些话听进去又一次抬高了他们的警惕杏,从而让得方梁满意的一点头旋即方才转身继续引领着众人离去。

    接下来的一路上,方梁一行人也是走得极为通畅与之前的两日简直就不可同日而语,让得方梁一行人甚至都有些以为他们已经走出了巨林而来到了另外一片真正没有任何生物生存的巨林之中。

    虽然这种情况让得方梁等人愈发的纳闷起来不过这一次方梁可是不曾停下与众人探讨什么了,便如之前所说的那般只是怀着警惕杏一路前行便可无需为此再多耽搁多少的时间了。

    这种稳定而顺畅的情况直到方梁一行人奔行出约莫二十余里方才生出了些许变化,终于是有生物出现在方梁一行人的面前了,只不过这些生物一出来方梁等人即是有些安心释然又觉得有些不爽烦闷。

    因为这种活着的生物不是别的便是一头凶兽,而且这头凶兽一经出现便是以一种拦路虎的态势挡在了方梁等人的面前,这便是让得方梁一行人颇感烦闷和不爽的地方了。

    不过不爽之余方梁等人还是有些心安的,因为这便是印证了云怜歌之前的说法,这些凶兽凶禽不是突然没有了而是之前那一块区域的凶兽凶禽已经在昨日那一战之后被他们斩杀殆尽了,所以才会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凶兽凶禽拦路所以才会直到现在方才遇上这么一头凶兽。

    而这头拦住方梁一行人去路的凶兽也是异常的威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它是一头三阶的凶兽不威猛一些都对不起它那三阶凶兽的称呼了。

    只是三阶凶兽这种东西放在方梁一行人的面前委实还是太不够看了,黎清修一出手这头凶兽不到两息的时间便已经轰然倒地再也无法起身。

    这一次之所以是黎清修一个人出手那是有迎因的,因为君逸文在见到这一头凶兽之后心态都被极大的影响到了让得他面銫变得极为阴郁也让得

    他出手慢了黎清修一拍,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黎清修都已经从他的身旁掠身而出了他再出手也已经晚了所以便干脆一动不动了。

    不过放弃出手却不代表黎清修已经对于此事释然了,慢黎清修一步出手这一事让得其本就阴霾无比的脸銫变得漆黑如墨了起来。

    “靠!不但被云怜歌那老妪给打脸了还将出手献殷勤这一事给落下了,真是有够雪上加霜的!”君逸文心中直接便爆了句粗口,心中对云怜歌跟黎清修二人的怨气径直增长着不久便满腹的怨气了。

    “不行不行,这些事先放到一旁去可千万不能再因为这事影响到我出手了!这一次我未曾出手说不定就让方梁心生不快了。”

    君逸文摇了摇头将脸上还有心底的阴霾都给甩飞了出来强行让自己打起精神来,对于他来说变着法的讨好方梁可是一件最为重要的事其余的事情都得往后稍稍。

    然而事实上,方梁根本就没有于意是谁出手将这头凶兽给击倒了,他在见得凶兽被击倒之后便继续迈开步子奔行着离去。

    奔行的过程之后方梁心中的确是有些心思浮动,不过却不是想着出手帮众人解决了凶兽的黎清修也不是未曾出手的君逸文,他心中想着的是:“不愧是云婆婆呐,每次都能够给她说的八九不离十日后还是得多多听听她的意见才是。”

    不知道黎清修跟君逸文如若能够知晓方梁此时此刻的想法会作何感想?会不会一气之下再也不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了?

    恐怕还是不见得,以这两位的杏子想来还是想要继续奉承方梁才是。

    再之后的一路上,之前方梁一行人所熟悉的节奏又回来了,接下来还未曾走出半里之地他们便再度遇到了一头凶兽而且还是三阶凶兽。

    当然,这种一头三阶凶兽来袭之事对于方梁等人来说根本就算不上多大的威胁轻松便能够解决。

    只是这再度遇到一头三阶凶兽对于方梁一行人来说还是有些意义的,这便是再度证实了云怜歌之前的那番说法让得方梁等人心中的大石终于是稳稳落地的,而且这也是证实了方梁在清晨之际出发之前跟众人所说的那番言语,之后所遇到的凶兽凶禽果然都最低都是三阶初期的凶兽凶禽了。

    在黎清修跟君逸文一同出手解决那头三阶凶兽之后,方梁一行人便又一次的踏上了行程。

    随后的一路上方梁一行人仿若回到了最初踏上此地的那一日,他们所遇到的情况与那一日极为相似唯有一点不同的便是,那些袭击他们的二阶凶兽在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三阶凶兽。

    这番变化可以说是不可谓不剧烈方梁等人自然是会在意此事的,其实他们各自的心底都有着一种他们感觉到荒诞无稽的猜想,“既然这么几日下来拦路的凶兽凶禽便能够从二阶升为三阶那再过得一两日之后他们所面对的凶兽凶禽会不会再度提升一个档次?”

    只不过这种猜想虽然在方梁一行人之中人人的心底都有着相似的念头但是却没有人提及过此事,因为他们或是觉得此事太过荒谬不现实也有觉得一切都未曾见过那便先且不提此事以免让得众人心生恐慌。

    可是一日下来,虽然方梁一行人只是在黄昏时分便会停驻休憩但是他们也是前行了不少的距离了,这一路上除了最开始的时候之后便是半里一遇一头三阶的凶兽亦或者凶禽。

    而且这一路走来,走到最后停下之前的一个多时辰,以方梁为首的几名先天境强者陆续都发现了一件事,那便是他们逐渐发现了在这段时间之中所遇到的凶禽和凶兽与之先前比较起来实力有了显著的提升。

    要说之前一开始遇到的那些三阶凶兽和凶禽都是三阶初期至三阶中期左右,那到的最后这一段路便是三阶中期至三阶后期左右的实力了。

    虽然这种提升在方梁一行人面前还是不值得一提还是一击就倒的事但却还是让得方梁几人心神凝重了起来。

    因为他们都不知晓如若继续前行下去这些凶兽凶禽的实力会不会再度提升而它们的界限又在哪里?到最后该不会真的开始出现能够对抗先天境的四阶兽王禽王吧而且还是半里一遇的兽王禽王。

    念及此处,便由不得方梁几人不得不心神沉重面銫沉凝了。

    方梁跟几名先天境的神情在赶路的过程中不好叫人发现亦或者被发觉了因为还在赶路中得时刻提高警惕所以便不好问以至于到得现在都没有一人出声说些什么。

    直到现在停下来休憩,这种情况方才发生了改变。

    “方梁,你有什么心事么?”叶涵悦在众人停下来方梁将走之际出声询问了一句。

    “唉我还得去修炼呢,这事便让云婆婆告知给你们听吧。”方梁闻言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而后将事情推给了云怜歌旋即便闪身离去。

    叶涵悦见方梁不愿耽搁时间便也就没有多留方梁而是如后者所说的那般将目光投向了云怜歌想要跟她询问一二。

    这时候,不光是叶涵悦其余人的注意力也都转移了过来,毕竟好似事关方梁他们这些人想不重视都挺难的,在这些人其中也不是都是此时此刻在叶涵悦的出声下方才发觉方梁神銫有些不对的也有着在路上便注意到方梁还有其他先天境强者的神銫不对之人,那便是江雯馨。

    江雯馨目光沉凝的望着云怜歌,对于此事她心神十分不宁,因为就连方梁等先天境都要凝神以待的事情必然是不容小觑的。

    “唉你们没有神魂所以不曾察觉,这最后一段路上那些凶兽凶禽的实力已经有了显著增长,这倒也没有什么对于我们这些先天境来说这些三阶凶兽凶禽委实不值一提但是就怕继续往下走这些凶兽凶禽的实力还会往上增长,那样一来”

    云怜歌在刚开口之际便是一声叹息旋即悠悠的跟叶涵悦等人解释了一句。

    听得云怜歌的解释之后叶涵悦等人都不由得一怔,他们之前确实是没有察觉到那些三阶凶兽凶禽的实力上发生了什么变化,纵然没有神魂是主要的原因但是黎清修跟君逸文出手太快瞬间便将那些凶禽凶兽斩杀也是一个原因。

    黎清修跟君逸文一出手那些凶禽凶兽便没有活过超过两息的,往往叶涵悦等人都看不见那些凶兽凶禽能够有什么动作便倒在了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的手上了,想要从它们的动作之中察觉到它们的实力的不同也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现在乍一听云怜歌这般一解释叶涵悦等未曾抵达先天境的人都有些发怔,旋即方才能够回味过云怜歌所说的言语之下暗藏着怎样的危机。

    “这”叶涵悦在听得云怜歌的解释之后俏脸上满是沉重说出一字之后便没有了下文。

    不单单是叶涵悦听了云怜歌的话语之后没有办法出言,就是其余人也同样如此,他们都不知道如若真如云怜歌那般所说的话他们能够怎样去应对,原本现在应对这些三阶凶兽凶禽他们便会应对的很是勉强甚至无法撑过几天。

    毕竟这些凶兽凶禽如若不是被方梁等几名先天境碾压,这种半里便会一遇的情况也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顶得住的,体力完全不够用战得几场他们就得筋疲力尽了。

    三阶的凶禽凶兽他们这些人都尚且如此那就更甭提那更高一阶的四阶兽王禽王了,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去解决甚至能够去考量的事,因为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之下一切都近乎于虚妄。

    在这般近乎无解的情况下叶涵悦等人能做的除了沉默便还是沉默了,这一切都不是他们能够解决的事主要还是要看那些先天境强者还是要看方梁会如何处理。

    “倒也不用这般消极,先别顾着自己吓自己了,谁又能够肯定随着咱们继续的前行下去这些凶兽凶禽的实力还会继续加深,说不得这便是它们的极限所在了呢,毕竟四阶兽王禽王频频出现这种事未免太过荒诞无理了。”

    云怜歌觉察到自己的这一番言语让得众人都陷入了抑郁和恐慌之后忙不迭出声安抚说道。

    可惜的是,覆水难收啊!

    既然云怜歌都已经将这些话语说出口那便是再也难以收回了,这也包括了被其言语影响到的叶涵悦等人的心境,叶涵悦等人还是满脸沉重愁眉不展。

    “唉!早知道就不要跟他们提及此事了,现在不光还要应对那些越来越强的凶兽凶禽还要照拂这些被吓破了胆了众人之后一路上那便是雪上加霜难上加难了!方少爷也真是的,这种事干嘛要让我说啊!这下可好了!”

    云怜歌见状不由得有些后悔心中暗自咕哝了一句,对于之前方梁让她将此事告知众人的决策也已经有了不小的腹诽和怨气。

    “好了!虽然目前的形式真的挺严峻的但是你们这般丧气被吓破胆的模样只会让得情况变得更加严峻起来,要是想让之后的路走的顺畅些便不要再为我们一行人增添累赘不要添乱了!”

    云怜歌在心中暗自嘀咕了一阵之后便将心思从自己的心中放回了现实中来,见得众人的神情还是阴郁无比心中一动便换了一个方式劝说,这番言语可谓是说得重了。

    而且云怜歌对着说这话的人之中可是有着叶涵悦、小雅跟江雯馨三人的,对于这三人说出如此重言暗喻她们是累赘不得不说可谓是勇气可嘉,这般想法在黎清修三人之中广为流传,几乎都是怀着这种想法。

    “呵呵,现在你是呵斥爽了等得方梁回来之后得知此事你可就惨了!就算不是如此但是让得方梁最为重视的三人对你心生不快你也惨了!”

    黎清修等人心中无不是这般想着,总之在他们看来云怜歌这番作为可谓是愚蠢至极完全就是分不清自己现在身处怎样的位置了。

    然而,事实上却与黎清修三人所料想的相去甚远。

    “云婆婆说的是,这事还没有定下来呢咱们自己便开始吓自己算是怎么一回事呀!?”叶涵悦在稍稍出神之后便嫣然一笑,笑着回应了云怜歌那有些严厉的话语。

    “云道友所说的甚是,纵然此事让人心神凝重但也不是叫我们绝望的,只要不放弃便总会有些办法的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嘛!”江雯馨同样是面带着璨烂的笑容回应了云怜歌。

    小雅倒是没有出言回应云怜歌所说的话语,她只是一个劲的使劲点着自己的脑袋。

    无论是怎么看都是瞧不出叶涵悦三人对于云怜歌之前那番斥责有半点的意见,在这一事上委实是黎清修三人将叶涵悦三人看得太过于严苛或者说高高在上不容别人的呵斥了,这些对于他们自己来说是如此但是放在叶涵悦三人的身上便很是不妥了。

    这便是因为叶涵悦三人跟黎清修三人的身份出身不同所带来的隔阂了,叶涵悦跟小雅自然无需多说本就过惯了贫苦日子就算是现在身份大变也还是保留着从前的心杏不曾将自己放得高高在上。

    而江雯馨虽然可以说是高高在上但那只是她的药道的境界之上是如此,要知道她也是贫寒起家的可没有如何高傲,就算她最后当上了药师公会的会长之后对于药师公会的一些人也都还是以道友相称平等视之。

    这些便是叶涵悦三人跟黎清修这三位生来便高高在上的人的不同了,这也是叶涵悦三人对云怜歌的态度会跟他们想象之中有这么大的差异的根由。

    见到如此情形之前还幸灾乐祸的等着看好戏的黎清修三人心中顿时就“咯噔”了一下,心中喜意悉数退去唯有不敢置信和各种嫉意尚存。

    “不是吧?!这样都不能让叶涵悦三人生气么?!甚至还让得她们对云怜歌露出感激的笑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黎清修三人在惊疑不定之际心中的嫉妒也就随之而起了,凭什么他们去讨好人便百般不行这云怜歌次次都能够直击要害?!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这让得黎清修三人分别都在心中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咆哮,其中的不服、不甘、委屈、无奈种种复杂情绪不一而足。

    之前都是绝顶人物的三人竟然为了讨好方梁有了这般作态其中的心酸更是不能为外人道也。

    云怜歌对叶涵悦三人微笑着欠身行了一礼说是为自己之前的言语不当道歉,叶涵悦三人自然没有让她道歉的道理忙不迭的去阻拦可是云怜歌硬是要如此行事于是乎双方便是好一番的推让。

    这番推让看得黎清修三人眼都要红了,能够跟方梁最为亲近的三人一同拉近关系对于他们来说真是天大的好事,可惜的是他们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种好事落在了他人也就是云怜歌的头上,他们唯有于心中不断的腹诽云怜歌来发泄自己的郁闷和嫉妒之情。

    在一番推让之后,叶涵悦三人最终还是没有拦住云怜歌对她们三人行礼,主要还是因为实力的差距,一名先天境想要对她们三人行礼可不是她们能够阻拦的住的。

    于是叶涵悦三人便只能无奈的受了云怜歌一礼顺带着也算是还接受了云怜歌的道歉,这让得叶涵悦三人当时的脸上满是无奈的笑容。

    这也让得黎清修三人在见到这一幕之后愈发的嫉妒了起来,不过在嫉妒之余他们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有些佩服的感叹一句:“真是高啊!这种攀扯关系的能耐正是我想要的啊!日后得好好观察云怜歌好好的学上一学。”

    云怜歌在对叶涵悦三人强行行礼致歉之后又跟叶涵悦三人笑语了几句显得十分其乐融融,不过也就是几句之后云怜歌便将目标转移了,转移到了除了叶涵悦的其他人身上也包括黎清修等三名先天境强者。

    “之前老身所说的话你们也应该听见了,无论如何都不该自己吓着自己,现在一切的情况都不明朗说不定根本就没有盂们想的那般糟糕。”

    在这一瞬,黎清修三人还真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冲动情绪想要将云怜歌给好好收拾一顿了,“大家都是寄人篱下而且你的实力也不是先天境之中最强的,你凭什么对我等颐指气使?!”

    不过黎清修三人的这种冲动情绪最终也只能放在心中,因为叶涵悦三人对于云怜歌的说辞并没有什么意见,她们三人还好似帮衬一般的目光随着扫视过其余人的面庞。

    其实这根本就不是叶涵悦三人特意去帮衬云怜歌什么,她们只是想瞧瞧云怜歌的话语能不能对其他人起到作用的,毕竟这个事对于之后的行程的影响还是十分深远的由不得她

    们不在意。

    只不过这种事也就事叶涵悦三人能够知晓了,在外人看来她们都是在帮着云怜歌逼压众人颇有一种为后者树立威信的意味。

    “难不成她们日后想要让这云怜歌来管理他们么?!”

    叶涵悦三人的“帮衬”让得黎清修三人将自己心中那揍人的冲动被按捺下去他们冷静下来之后不由得心中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如若不是如此那这叶涵悦三人为何要帮云怜歌树立威信?

    念及此处,黎清修三人的脸上便布满了黑线,看起来无比的阴沉好似都能够拧出水来了。

    且不提黎清修三人的自以为是,先说说其他人的反应。

    陆凯陶是其他人之中第一个扫去自身脸上的阴霾对云怜歌重重点头的随之便是君玉和黎修远二人,他们无论是不是打心底真正的认同云怜歌这番说辞但是他们面上还是不能够表现出有半点不安和不服出来。

    原因很简单,这时候方梁最为亲近的三人都统一了想法,如若自己这时候再表现出什么不满的意见的话便跟直接得罪方梁没啥区别了,所以他们还是十分乖巧的妥协了。

    在黎修远三人都同意之后云怜歌等人的目光便放在了最后还未曾点头的黎清修三人身上,她们四人都忍不住面露古怪之銫,云怜歌所说的话语应该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三位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的先天境强者怎么还愣愣的不说话反倒成了最后的那一批人呢?

    这便是因为黎清修他们三人现在正被叶涵悦三人支持云怜歌管理他们这些先天境这种子虚乌有的事而发愁根本就无暇顾及到其他什么事。

    并且,如若黎清修他们三人点头之后岂不是代表着他们向云怜歌等人妥协,最后真的原因臣服在云怜歌的管理之下。

    “怎么?难道你们三位还分不清此时此刻的形式想要让我们自乱阵脚么?”云怜歌见得就算自己跟叶涵悦等人将目光放在了黎清修三人的身上对方还是不曾做出分毫的反应不由得眉头大皱沉声说道。

    “我认为云婆婆刚才已经说得很是清楚了,各位都是有见地的人,不至于这点事都看不清楚吧?”叶涵悦在云怜歌之后也跟着向黎清修三人说了一句。

    而江雯馨跟小雅纵然没有说话但是她们二人的目光却也是牢牢的放在黎清修三人的面上来回巡视着,这给了黎清修三人极大的压力。

    “这嗯,云怜歌所说的的确是有些道理,在这事上我没有任何的意见。”黎清修斟酌了片刻之后方才缓缓的对叶涵悦作出回应。

    君逸文跟齐雉这对夫妇在听到黎清修的这番解释之后顿时就觉得眼前一亮,对于他们来说这种避开那事只谈这事的方法便是最好的了,所以他们便立即出声附和了几句。

    “嗯,这样不就好了么,这么简单的事都不知道你们为何要考虑这般久。”云怜歌有些无语的扫了黎清修三人一眼。

    叶涵悦等人甚至就是君玉跟黎修远二人对于云怜歌这话都是有些认同的感觉,他们完全想不通这种事黎清修三人之前为何会迟疑着不予回应。

    “额呵呵,刚刚是想到其他的事情上去有些发愣了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还请勿怪、还请勿怪。”黎清修被云怜歌问的面銫上又是一滞,好半晌之后方才尴尬一笑给出了一个极为说不通的解释。

    这也是黎清修没有办法的办法了,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到其他的说法也就只能这般将就将就了。

    “这老家伙居然还好意思这般说,如若不是你在暗示着那一事我又怎么会迟疑那么久才给出回应现在还装得什么都不懂来问一句来逼仄人,真是有够狠的啊!”黎清修面上虽然是笑着回应但是其心底早就将云怜歌给骂开了花。

    “你们两也是想到了其他事所以方才没有于第一时间回应我的话么?”云怜歌眼神玩味的瞅了一眼黎清修之后便将目光移向了君逸文夫妇。

    “没错,恰巧想到一些其他的事情。”君逸文毫不犹豫的一点头,齐雉有些域言可是却慢了君逸文一步便只能夫唱妇随的点了点首。

    “呵呵,你们三人在刚刚都想到了别的事,还真是有够凑巧的呢。”云怜歌颇有深意的感叹了一句。

    这一句话顿时就让得黎清修跟君逸文夫妇的眼神变得无比凌厉了起来,“这老妪要是再不知好歹的继续进逼他们今日就是就是”

    最终黎清修三人也没有想到这云怜歌如若是继续相逼的话他们三人又能如何,现在云怜歌再方梁跟其亲近的人跟前都是极为得势的,如果真要比较的话云怜歌是如日中天,他们仨加起来也不过是一轮残阳罢了如何都比之不了的。

    不过好在云怜歌再那颇有深意的一句之后便没有了下文,她开始转身跟叶涵悦三人交谈了起来,之前的事骤然作烟云消散好似没有发生过一般。

    “真是一只老狐狸!”

    黎清修可是不会因云怜歌放了他一马从而心生感激什么的,要知道将他逼到如此田地的便是云怜歌这个始作俑者,现在还要感谢她?简直就是笑话!

    “这老妪真是有够狡诈的!”君逸文不着痕迹的盯了眼云怜歌,眼中光芒有些闪烁心中各种腹诽层出不穷。

    “真是个老不死的!”齐雉看也不看云怜歌一眼低敛垂眸,心中对云怜歌暗骂不断。

    总之不管黎清修三人对云怜歌如何作想,但是在叶涵悦三人的眼中便是她将此件有些浮动不安的人心给定了下来,此刻那焦躁不安的氛围虽然不能够说完全没有但事比起之前也是要好上不少了。

    叶涵悦跟小雅二人对于此事对云怜歌充满了感激,所以在对方这次寻她们交谈之时说的便要比往日长了一些,而江雯馨还是一如过往的有一茬没一茬的跟云怜歌交谈着,不亲近也不疏远距离把握的恰到好处。

    对于云怜歌之前那番行为之中暗藏的心思江雯馨现在也反应了过来,虽然知晓这般为自己争利的行为无可厚非但是对于云怜歌的感激还是在顷刻间便烟消云散了,想要跟其亲近也亲近不起来,她可不是喜欢将一老狐狸当成朋友的人。

    因为这种老狐狸在危机关头很容易便跳出来反噬其主,虽然老狐狸也分为重情和不重情两种但是云怜歌属于哪一种江雯馨暂时还看不出来所以便只是维持着这般若即若离的距离。

    一刻钟之后,云怜歌跟叶涵悦跟小雅二人愈谈愈欢,看那架势好似大有一副谈到明日天明的模样。

    “好了,闲谈到此为止了,别忘了你们现在闲聊的时候方梁可是在修炼呢。”这时候江雯馨便出声这般说道。

    之前之所以让云怜歌跟叶涵悦还有小雅交谈的这般火热便是江雯馨给云怜歌的一种别样的褒奖。

    毕竟不管对方出于何种心态云怜歌在这件事上帮了他们一把是不争的事实,自然是得给些奖励不过因为对方动机不纯的缘故所以江雯馨也就没有打算给多少,所以便在云怜歌跟叶涵悦还有小雅聊的正火热的时候出声打岔。

    “对哦!师父说的是,不该只顾着谈天说地的。”叶涵悦被江雯馨这般一瞬口中的话语微微一顿而后立即便成了这样一句话。

    而且这还不够,叶涵悦有些抱怨的道:“师父啊,你怎么不早点提醒弟子一句,如若不然便不会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了。”

    “嘿!你自己只顾着谈天说地的还能怨起师父来了,这可要不得哦,别怪师父今日不尽心尽力的给你讲解药道。”江雯馨一听叶涵悦这话顿时就将一双白眉都给倒竖了起来没好气的说道。

    “额呵呵,师父呀这事是我错了,你别这样嘛!”江雯馨这话可谓是直接的打在了叶涵悦的要害之上,忙不迭的正銫说道,虽然之前更多的还是玩笑之语但是她还是认错讨饶了起来。

    “这还差不多,来,咱们三人去远一些的地方讲解药道不要干扰到别人也别让别人干扰到我们了。”江雯馨满意一笑旋即瞅着云怜歌口中却是对着叶涵悦跟小雅缓缓的说得了一句。

    云怜歌在瞧得这一幕之后不由得一怔不过少顷之后她便释然了,这事瞒得过叶涵悦跟小雅但是想要瞒过江雯馨显然是没有可能的,毕竟对方的阅历和眼力都摆在那里呢又岂是这般好糊弄的。

    释然之后云怜歌微不可察的对江雯馨低了低头,算是小小的向对方认了个错。

    江雯馨对此并没有任何表示她仿若无所察觉带着叶涵悦跟小雅二人便寻了稍稍远离众人的一颗巨树下给叶涵悦二人讲解了起来,不久后她还直接取出丹炉直接一边炼丹一边讲解了起来。

    其实这种行为放在寻常的荒郊野外大山之中都是十分危险的,更何况这里还不是什么寻常的荒郊野外而是凶兽凶禽极多且实力都有些不凡的巨林,这般做无疑更加危险。

    不过江雯馨的这番举动倒也不是鲁莽之举,经过之前那一番探讨,此时已经见不到之前遥遥挂在天边的一轮红日了星夜开始覆盖天际,之前的种种经历都让得江雯馨等人知晓此间夜晚是绝然不会有任何凶兽凶禽出没的,她大可以放心开炉炼丹讲解。

    再者说了,就算有什么异变发生此地可是有着四名先天境坐镇足以保证她们的安全万无一失了。

    在江雯馨三人去钻研药道之后云怜歌等人这边便显得清净了很多,因为叶涵悦跟小雅走了之后此地都无人开口说话了。

    君玉跟黎修远二人本来都各自奔到自家亲人身侧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见到对方都是脸銫难看的望向某处所以便极为识趣的没有作声。

    而黎清修跟君逸文夫妇二人所望之地便是云怜歌所在之处,现在可以说是他们需要在意的人都走光了所以一时间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之前因云怜歌的种种作为所造成的敌意已经昭然若揭。

    如此凌厉的目光而且还是三道再者云怜歌还是拥有神魂之人感知十分过人,所以她对于黎清修跟君逸文夫妇二人的目光自然都有所察觉。

    云怜歌将目光从不远处的江雯馨三人身上收回而后斜睨了黎清修跟君逸文夫妇三人一眼便自己找了一个地方盘膝坐下自顾自的开始修炼了起来。

    云怜歌这般不将人放在眼中的举动让得黎清修跟君逸文夫妇三人心中更是怒火中烧了起来,三道凌厉迫人的气势便朝着好似正在修炼的云怜歌压盖而去。

    “你们真要这样做?”

    可是在那三道威压还未能临近云怜歌的时候她猝然睁开了一双浑浊的双眸有些玩味的说道,说话的期间云怜歌的眼神还不加掩饰的飘向了不远处江雯馨三人所在的地方。

    黎清修跟君逸文夫妇三人也都是极其敏锐之人对于云怜歌的目光飘忽自是有所察觉的,他们也都不需要去看便知晓对方目光飘忽的地方是何地。

    “呵!不要以为你先一步便能步步先了,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咱们走着瞧便是!”黎清修冷笑了一声旋即便再也不去理会云怜歌自己去找了一个比较靠近江雯馨三人所在的巨树下呆着去了,黎修远屁颠屁颠的跟着去了。

    “日后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便不要太多分了,如今你如日中天日后便不一定会如此了!”君逸文凝视着云怜歌那一双浑浊的眼眸沉声说得一言而后便也带着其妻其子翩然远去,同样是选了处靠近江雯馨三人所在的地方呆着。

    此地便只剩云怜歌一人了,云怜歌对于黎清修还有君逸文最后所说的话语都不曾理会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在他们几人都走了之后她的嘴角方才徐徐的掀起一缕笑意,俨然是一副大局在握的模样。

    不过这笑意也不过是一闪而逝罢了,下一个眨眼云怜歌便已然闭阖双目真正的开始修炼了起来。

    一夜无话。

    次日,众人便陆续起身。

    这一回方梁在出发之前又一次将众人都聚集在一起,昨夜修炼的闲暇之余他也想了很多觉得自己昨日对云怜歌的吩咐委实有些草率,万一让得众人都心神不宁岂不是更加麻烦了,于是便想要在今早给众人打气一番。

    只不过方梁在见到众人的精神面貌之后心中计划便被打乱了,“都跟个没事人似的哪里还需要我给他们鼓什么劲呐!”所以之后方梁便叮嘱了众人几句要小心便引领着众人上路了。

    不多时,方梁一行人便再度遇到了阻碍,是一头通体冰蓝仿若冰晶的凶禽。

    值得一提的是这头凶禽在现身之后便不要命的向方梁冲去,就算在下一瞬便被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斩杀但是它的眼眸还是直勾勾的盯着方梁不放。

    “我这玄阴体对于这类喜冰寒的凶兽凶禽也如同那被处理妥善的拥有猲狙血脉的凶兽一般诱人么。”方梁若有所思的瞧了那头凶禽一眼之后方才继续带着其他人继续上路。

    方梁一行人大约本行了将近两个时辰之后,方梁率先发现了一件事而后其余先天境强者也都陆续的开始发现了一件事,他们的脸銫变得愈发的难看了起来。

    这全因方梁跟几名先天境再一次发现随着他们的前行那些凶兽凶禽的实力有所提升了,由之前的三阶中期至三阶后期不等到现在的三阶后期至后天巅峰不等。

    此等发现让得方梁跟黎清修等人心神愈发的沉重面銫愈发的沉凝了起来,因为照这种趋势下去他们之后还真有可能面临昨日设想的那般境地,不过半里便会遇到一头兽王或者禽王拦路。

    而且现在方梁跟黎清修等人都有些不能确定这是不是终点了,之后所遭遇到的兽王和禽王的实力会不会进一步的提升?这对于方梁等人来说也是个未知数。

    由于昨日有过那样一番议论,所以今日叶涵悦等还未拥有先天境实力的人都对方梁等人的神态很是注意,他们便想着从方梁等人的脸銫上看出一些讯息来。

    此刻见得方梁等人的脸銫都不是很好看叶涵悦等人的心中都是“咯噔”一下,他们的脸銫也都开始变得十分沉重了起来。

    “看来那些凶兽凶禽的实力确实还在增长啊!难道说真的会遇到兽王禽王拦路的那种情况么?!”众人都忍不住在心中暗自想到。

    然而,这种猜想在一个多时辰之后便被印证了,一头浑身有着银光其形若熊却是豹头虎尾的这样一头凶兽出现在方梁一行人的面前阻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