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纵然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对于方梁这一番极其突兀的变化心中有所猜想但是她们三人都没有将自己心中的猜想给道出哪怕半点,因为她们皆都知晓灵石这种东西还是越少人知晓越好。

    再者说了,黎清修等人乃至于云怜歌跟陆凯陶这两个跟了方梁最久时间的人在她们的眼中都未曾让人能够信任到将这种事情与他们二人说上一说的地步。

    因此,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知晓了这些事心中就算有所猜想之后也是定然不会当着众目睽睽之下说出口或者向方梁证实一二的。

    叶涵悦、江雯馨还有小雅三人是因为都从方梁那里见到过灵石和原石这种东西,也曾经见到过方梁在黄昏的时分去凝练原石她们三人也知晓在黄昏之后的夜晚便是方梁一天之中的修炼所以对于方梁的一切行为打从一开始叶涵悦三人便是知晓的。

    而除开了叶涵悦、江雯馨还有小雅三人之后的其余人对于方梁如此行事的原因便如同雾里看花怎么样都看得不甚清楚了,黎清修等人原本就对方梁在黄昏的时刻停下来休憩还有夜间一定要修炼的事情迷惑不已,现在方梁突然又改了这已经让黎清修等人习以为常的习惯,自然也就让得黎清修等人心中满是迷惑不解了。

    不过对于方梁忽而一改之前一路上的习惯不在黄昏时分就停下来找地方休憩黎清修等人心中虽然毫无头绪也十分好奇但是黎清修等人没有一人是将自己心中的疑问不解都说出口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黎清修等人都没有一个分寸,黎清修等人都不清楚自己如若是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会不会触碰到方梁的底线会不会触及到方梁不想说的事情从而让得方梁心生反感。

    要知晓,就在之前的不久,众人刚刚出发之前方梁可是就已经被黎清修等人弄得有些恼火甚至都说出了一番带着凛然杀机的话语了,对于之前自己等人已经惹恼过方梁一次的事黎清修等人心中比谁都要清楚的。

    这样一来便让得黎清修等人更是小心慎言了起来,毕竟谁都不想如此之快的又一次将方梁惹怒,虽然只是可能会让得方梁心中生出怒火但是黎清修等人还是不想去尝试这种事情,而且是因为这种心中的好奇去做出这等事情来便是更加的不可能的事情了。

    如此一来,叶涵悦、江雯馨跟小雅三人虽然在心中对于方梁如此行事的原因已经有所猜想但是因为黎清修等人的缘故所以便未曾出声向方梁证实什么,而黎清修等人对于方梁此事那完全便是满头的雾水,只不过因为方梁的缘故所以他们也就只能够将心中的不解还有好奇深藏心底了。

    于是乎,在方梁说出这番决定之后其余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好似默认了此事并没有说出什么话语,方梁也是直接将所有人的沉默都当做默认了此事继续带着所有人一路向前。

    在前行了半里的路程,方梁一行人便遇到了一头牛身羊蹄直立行走的四阶后期的兽王阻路。

    “唉”

    方梁在探知到了这头凶兽也不过是四阶后期之后不由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纵然方梁知晓也做出过推测,以他们一行人如今的前进速度至少要五日左右才能够见到四阶巅峰的兽王禽王,但是方梁在每一次碰到凶兽凶禽之前就是忍不住心怀期待,希冀着遇到一头四阶巅峰的兽王或者禽王。

    方梁是因为这头兽王的实力不足而叹息的,只不过这种事情也就唯有方梁自己知晓了,在不明所以的外人看来便很容易会生出一些其他方面的猜想了。

    “怎么了?方少爷难道还是没有恢复多少体力么?如若是那样的话那咱们不妨等上一会之后再继续向前吧。”那黎清修首先对方梁的一声悠悠的叹息做出了反应,他还以为方梁之所以会望着那头兽王叹息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无力战斗了呢。

    其实这黎清修会这般以为倒也不能说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方梁这一日下来的战斗强度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在如此高强度的战斗之下自然是很难恢复自己体力的所以黎清修在听得方梁这一声叹息之后立即便往这事上连线不是什么怪事反倒是极为寻常的事情。

    其余人经这黎清修这般一说之后有不少人的心中都冉冉升起了一种认同感,他们也觉得这黎清修的一席话十分有道理,在生出了对黎清修一番话语的认同感之后不少人便开始附和了起来。

    “对啊,方少爷要是还是觉得有些累的话那便再多多休憩一阵儿吧!不用急于一时的。”

    “是呀,方少爷,如果你这边出了什么问题的话那咱们这所有人也是都难以逃出那兽王的利爪之下要成为其口中之食了。”

    “方梁,如果你感觉自己已经有些吃力了可千万不要勉强自己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就不好了!”

    很快的,附和声就已经连成了一片,到得最后叶涵悦、江雯馨跟小雅三人都是参与了进来。

    方梁再见到这幅光景的时候看的一怔一怔的,小脸上写满了无奈还有些许迷惑不解,好半晌之后方梁方才说道:“谁说我体力不支了,之前的一路上我可是恢复了不少元气对付这样一头四阶后期的凶兽哪里会有什么问题,你们这是干嘛呢?想太多了!”

    在方梁出言回答之后,那附和出声的众人顿时就是为之一静,所有人都开始面面相觑了起来人人都能够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些许狐疑之銫,“如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你叹什么气呢?”所有人的心中不约而同的都生出了这种想法。

    只不过心中虽然有这种满怀疑问的想法,但是能够将这疑问向方梁道出的少之又少最终还是叶涵悦开口了方才让得众人心中的疑惑得到了释放。

    “既然不是因为体力不支不能继续向前那你为何叹气呢?”叶涵悦有些诧异的望着方梁将自己心中的疑问给问出了声,顺带着还是将其余所有人心中的疑问给问了出来。

    “我叹息只是单纯的因为这凶兽还是四阶后期的凶兽委实太弱了,根本就对于我起不到什么作用战斗起来很是无趣呢,这一次见到又不是四阶巅峰的凶兽便失望的叹气咯,这有什么问题么?”

    方梁对于叶涵悦怀着诧异的神情提出来的问题也是十分的不解诧异,以至于这般的跟叶涵悦解释了一句之后最终还反问了一句。

    叶涵悦:“”

    其余人:“”

    叶涵悦跟其余所有人在此时此刻听得了方梁这一句解释之后都不知道该要怎么说才好了,“居然还希望尽早的遇到那等实力更为强悍的凶兽凶禽么?!这方梁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啊?!”

    也无怪乎叶涵悦等所有人在听得了方梁这番回答之后心中会生出这般想法,因为如若要是更早的遇到那等四阶巅峰实力的兽王亦或者禽王的话便表明他们一行人的前路上从那时候开始便唯有四阶巅峰以及境界更加往上走的凶兽凶禽存在了。

    到时候方梁一行人前行的难度和危险程度跟如今这种情况都不能够同日而语,而方梁却是在为那等情况没有隅日到来而叹息对于那种情况好似充满了希冀和渴望,这种事情也难怪叶涵悦跟其余人心中都震惊纳闷不已了,这不是自己找虐么?!

    虽然包括了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个跟方梁极为亲近的所有人在内都不能够对于方梁这一番说辞感到理解什么的,但是纵使众人都不能够理解但是还是没有一人跟方梁说些什么。

    毕竟方梁这种事也就是口头上说说罢了又没有于实际上造成什么影响所以便将此事暂且给放置到一旁去了。

    不过这一次叶涵悦等所有人虽然都不曾跟方梁说出此事但是方梁在见得了众人面上的神情之后也是稍稍窥得一二他们心中一些疑问了,于是乎便自己开口解释道:“我之前不是曾说过么,我想要用此地的这些凶兽凶禽来砥砺自身,四阶后期的凶兽不够我打的自然希望遇到更加强一些的凶兽凶禽了。”

    在听得方梁这一次的这些解释之后叶涵悦等所有人心中都是稍稍有些释然了,这般说来的话倒是有些说得通了,只不过

    “只不过这样一来岂不是跟方梁的初衷相违背了?怎么短短的一日之间方梁心中的想法便发生了这般大的变化?之前不是还一心想着要尽快赶路的么?现在怎么又变成想要砥砺自身为主了?”

    叶涵悦一开始还是有些释然的只不过后来是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种种疑问都开始在其心中翻涌舞动逐渐其心中便被这些疑问给充斥满了。

    “之前不是还说以赶路为主么?怎么现在就改变了想法呢?”这一次叶涵悦并未压住自己心中的疑问径直向方梁开口询问出声。

    “额这其中有许多不好说出来的缘故所以”

    方梁本来还想要直接开口说出一些事情来的不过话到半途只到咽喉还未出口之际便神銫一滞,最终便满脸赧然支支吾吾的这样开口对叶涵悦说得了一句。

    “这样啊既然有难言之处那便不用多跟姐姐解释什么了,直接按照你的想法来便是。”叶涵悦在见到如此情况之后连忙摆了摆手示意方梁不用在此事上多说什么。

    只不过面上虽然如此说但是叶涵悦心中对于方梁突然转变了这么大的想法愈发的好奇了起来,不过这种好奇都被叶涵悦直接压在心底不能够转变成话语说出口。

    与叶涵悦怀着同样的心情的可不止一两人,其余所

    有人对于方梁为何突然会在想法上有了如此巨大的转变也都是十分好奇的,只不过见方梁对叶涵悦都表示着有些难以述说那就更遑论他们这些人了,于是乎黎清修等人虽然心中倍感好奇但也识趣的没有去询问方梁什么了。

    方梁在见得众人好似总算是能够接受此事了所以便对所有人都是一点头而后转过身来径直朝着那头牛身羊蹄直立行走的四阶后期凶兽急掠而去。

    这一次黎清修跟君逸文在方梁掠身而出之后并未随之而出帮方梁助阵,之所以这般倒不是这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不想向方梁献殷勤了而是因为他们二人现如今的实力还未恢复到三成,想要帮方梁一把也都是有心无力。

    如若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真的要强出手帮方梁一把的话说不定还会帮方梁的倒忙,到时候必定会惹得方梁反感那时候可就惨了,对于这一切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早就已经心知肚明并盘算好了一切,所以在这一次方梁出手之后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便只是在一旁旁观着罢了。

    其实黎清修跟君逸文袖手旁观也不是第一次了,在之前他们二人的实力未曾恢复多少之际他们二人也都是袖手旁观让方梁一个人出战的,并且对于袖手旁观的这事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早就跟方梁解释过了生怕方梁会误会什么。

    其余人在黎清修跟君逸文在跟方梁解释的时候就在一旁看着听着呢,所以对于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此时此刻不出手都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帮不上忙还要硬帮忙从而帮上倒忙这种事谁也不想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去做。

    在这等情形下,黎清修等所有人都开始将目光放在了远处的那头牛身羊蹄直立行走的兽王的身上,对于方梁战斗之际他们要怎么去观战这种事情所有人早就得心应手熟稔至极了。

    在黎清修等人视线之中,忽而便见到那头牛身羊蹄的兽王有所动作,它的动作十分灵敏好似跟人一般直接用它那一双巨大的羊蹄朝着一个空无一物的方向来了一个连环踢。

    其一双羊蹄上满是黑灰銫的羊毛一般的毛发,加之它的体积速度又是十分的快以至于让得外人看来便如同在那牛身羊蹄兽王的身前突然出现无数道数不清的巨大的灰黑銫的影子。

    这便是黎清修等人眼中所见到的光景,这还是对于黎清修等先天境的强者来说是如此对于其余不是先天境强者的例如江雯馨以及其他人来说便看的更为吃力了,他们甚至都见不到什么残影什么都看不见。

    黎清修等先天境在下一瞬便在那漫天灰黑銫的残影之中找依稀寻到了方梁的身影,只见方梁神似游龙一般摆荡不停穿梭在那如同漫天激落而下的雨点的残影之中,那无比凌厉的腿影竟是连方梁的一片衣角都未曾沾染到分毫至多便是又其凌厉的攻势带来的劲风让得方梁袖袍飘荡猎猎作响罢了。

    对于黎清修等人来说还是可以依稀见到方梁的身影的但是对于其他不是先天境的人来说便不是这般了,他们全程一脸懵然只有于偶然间方才能够见到一些灰黑銫的残影和一道雪白的残影。

    这灰黑銫的残影自然不消多说都知晓是那头牛身羊蹄直立行走的兽王的腿影,而那雪白的残影便是方梁雪白的衣袍在众人眼中所留下的残象了。

    不过对于这两道残影的真实身份江雯馨等不是先天境的人不能够有什么笃定的猜测,他们只能大致认为那雪白的残影是方梁所造成的景象至于那灰黑銫的残影江雯馨等人也只能大致推测应该是那牛身羊蹄的兽王的腿所造成的光景了。

    江雯馨等人之所以会有这种猜测便是因为他们全程都不曾见到那牛身羊蹄的兽王的一双羊蹄,于是乎便很是自然的将其跟那空中漫天的灰黑銫残影给联系了起来。

    这一切说来确实话长,但是直至那漫天残影浮现到得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罢了。

    在这一个呼吸的时间过后,这牛身羊蹄的双蹄骤然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那么一瞬间回到了那头牛身羊蹄的兽王的脚下回到了它原本该在的位置,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之后这头牛身羊蹄的兽王整个便消失不见。

    这等景象让得黎清修等先天境为之一怔就算是他们拥有着神魂感知但是在这一瞬还是失去了那头牛身羊蹄的兽王的身影,当即便开始四下张望并以神魂开始探寻着那头牛身羊蹄的兽王的踪迹了。

    之所以不是去寻找方梁的身影便是因为黎清修等人都知晓以他们目前的神魂感知那是万万不可能跟得上的。

    就连黎清修等先天境之人都如此了,那江雯馨等人自然就更加不用多说什么了,江雯馨等人现在都是一脸的懵然目光无神且漫无目地的四处张望着好似在寻找着那头牛身羊蹄的兽王的身影,对于找寻方梁的身影这种事情江雯馨等人同样是不抱有任何的期望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无论是黎清修等先天境之人还是江雯馨等不是先天境的人都不曾找寻到那牛身羊蹄的兽王的身影之际,一道滔天的巨响骤然从远处传出就算已经有些距离了可还是震的众人的耳朵有些生疼,当然了,黎清修等人是不曾受到任何影响的。

    在这一声滔天的巨响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之后,所有人都是将目光循声望去,这一望便见到了之前那从所有人的视野之中消失的那头牛身羊蹄的兽王。

    只不过比起之前的凶焰十足的模样现在这一头兽王的模样可谓是极为的凄惨,它正处于一个将近一米来深足足覆盖有三丈方圆的坑之中,其背部已经塌陷了下去极大的一块看起来极为的恐怖,而且看其情况已经是没有半点动静显然是已经没有了杏命了。

    就算是如此情况,无论是黎清修等先天境强者还是江雯馨等人都未曾见到方梁的身影,他们在之前的战斗之中竟然是完全没有见到过方梁的身影。

    不过这对于黎清修等人亦或者是江雯馨等人来说都是极为寻常的事情了,他们不约而同的将目光从那头有些凄惨的牛身羊蹄的兽王身上收回来开始在他们一行人的四周打量着。

    这般举动一出,果不其然在下一瞬便发现了不知晓从何而来的方梁的身影,他目光脸銫皆都平静的对所有人说道:“解决了,走吧。”

    黎清修等所有人在见到方梁的身影还有听得方梁的声音之后都情不自禁的在心中觉得一安,最终又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这其中竟然是想都未曾想过,方梁在众人的心中积威几何已然可以从此窥得一斑了。

    在说了句上路之后方梁便又一次带着没有任何意见的黎清修等所有人再度的上路了,在路途之中方梁还是在不断的施展着基础枪决让得自己能够尽快的恢复实力。

    黎清修跟君逸文见到方梁如此行事之后他们二人便也忙不迭的开始心分二用的一边运转功法一边赶路不敢再发呆或者只是跟着方梁的身后赶路什么的了。

    不久之后,方梁一行人便遇到了一头禽王阻路,这一次毫无意外的便还是由方梁独自出手了。

    就算去开了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的实力还未曾恢复一半不提就是这次的敌人是一头禽王这种身份便是黎清修跟君逸文全盛的时期也是不会出手的,因为就算全盛时期的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出手也只不过是给方梁凭空多添乱罢了。

    基于这两种原因,李情绪跟君逸文二人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出手的,于是乎应付这头禽王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会落入方梁一人的肩头之上。

    这一次因为应对的是一头凶禽的缘故,所以方梁耗费的时间可是要比得上次要长上了不少,足足用了将近十息的时间方才将这一头禽王给解决。

    不过虽然方梁解决这一头禽王的时间比起之前有所延长但是有一点是不曾变化的,那便是这头四阶后期的禽王还是没有伤到方梁分毫甚至于连方梁的一片衣角都未曾触碰到。

    在稍稍费了一番功夫解决了这一头四阶后期的禽王之后方梁立即便回到了叶涵悦等人的身边,这一次方梁都没有对叶涵悦等人说些什么只是在众人正好将目光投来的时候方梁便对叶涵悦等人点点头旋即便再度踏上路程了。

    黎清修等人跟着方梁在此地前行了这般久了前行了如此时日了自然是懂得方梁的意思的,立即便展开了身形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在之后的一路上虽然黎清修跟君逸文还是在尽力的恢复着他们二人自身的实力想要助方梁一臂之力,但是直至最终方梁力竭也不能够再度战斗的时候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还是没有恢复到他们之前实力的一半。

    其实在这种时候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有没有恢复自身原来的实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跟四阶后期的兽王禽王作战的主力还是要靠方梁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只不过是从旁协助罢了,现在主力力竭了只有黎清修跟君逸文二人的话自然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呼~算了,今日便到此为止吧。”方梁在最后一次斩杀了一头四阶后期的禽王之后便缓步走回了叶涵悦等人的身边而后深深吐出了一口气这般说道。

    从方梁的语气之中不难听出方梁的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和遗憾,对于此事黎清修等所有人都是知晓是怎么一回事的,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现在还是在黄昏时分尽快天际边的那一轮红日就快要落下了但是它终究是还未曾落下去,也就意味着夜间还未曾来临,方梁遗憾的便是浪费了这些赶路的时间。

    黎清修等人对于方梁这般决定自然是打心底里赞同不会有什么异议的,所以很快的方梁一

    行人便开始在附近寻找一处合适的休憩之地了。

    值得一提的是方梁在这一过程之中还是在不断的施展着自己的基础枪决想要籍此恢复自身的一些实力,对于方梁如此的举动其余人一开始还是有些惊讶的不过少顷之后众人便开始陆续想明白了。

    方梁这般做的原因无非便是因为之后方梁会要远离众人独自离去,虽然到时候应该已经是夜幕降临的时候了照这么些时日在巨林之中得出的经验来说是不会遇到什么凶兽凶禽的了但是事事都得以防万一不是么?所以还是让得自己保存一些实力再离去便好了。

    “方梁应该就是这般想的了吧。”

    这便是黎清修等所有人对于方梁此种举动的猜测了,事实上方梁还真是抱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想法想要恢复自己一些实力再离去的,还真就是让黎清修等人给猜对了。

    约莫半炷香之后,一处合适的休憩之地便被方梁一行人给找到了。

    方梁在一行人找到了这一处休憩之地之后立即便跟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打了个招呼而后便匆匆离去了。

    方梁之所以会这般匆匆忙忙的缘故便是因为在找到了这一处休憩之地之后,远方天际边的日光便只剩下最后一缕了要不了多久便会完全的进入夜銫之中,方梁可是不想耽搁了自己的修炼时间哪怕半点都是不行的所以便急忙离去去找寻一处合适的修炼地点了。

    好在方梁今日的运气不错,不过半炷香的时间便找到了一处合适的修炼之地,而此时此刻天上的最后一缕日光也已经消散了天际开始如同泼墨,这浓墨一般的画布之上有着众多星星点点的星辰点缀其中与一轮弯月给这漆黑如墨的天际画卷增添了些许銫彩。

    方梁在此时此刻可没有等待什么的意思,他在来到了这一合适修炼之地之后便立即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了银玲枪开始施展起基础枪决修炼了起来。

    时间便在方梁全神贯注的修炼下急速的流逝着。

    某一刻,方梁稍稍有些分心了,不过好在他原本就可以完美的做到一心二用的事情,所以就算出现了这种情况方梁只要稍稍的调节一下自己的心境便可以再度稳定住自己的修炼不至于让得这一次的功法全作了无用功。

    方梁在稍稍稳定了自己的心境之后便将自己的心神分出一缕探入了自己的丹田气海之中探查了起来。

    一番探查没有用去多少的时间,一个发现便让得方梁心中开始有着喜銫翻涌成浪,全因为那丹田气海之中那一道无形的屏障已经有些松动了相信再过的一两日他应该就能够突破了,也就是说能够抵达先天境中期了。

    这种将要破境的欣喜自然是巨大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原本就算是方梁在这种巨大的欣喜的冲击之下也会中断了自己的修炼只不过好在方梁这一次稍稍察觉到异动之后便已经开始心分二用了,所以就算这一次其心中的欣喜已经翻涌成了巨浪也未曾干扰到方梁此时此刻的修炼。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方梁一直是带着欣喜之意在进行着今日的修炼。

    原本对于修炼之人来说时间便会在修炼之中无形无觉过得极快现在方梁还是带着如此欣喜雀跃之情,这便又是大大加强了这种时间飞速流失的假象。

    以至于方梁在察觉到了自己今日的修炼已经到了一种极限的时候都还以为只过去了一瞬的时间觉得十分的意犹未尽还想要继续修炼一阵儿呢。

    不过好在方梁此时此刻虽然欣喜无比但是对于白霜那时候的话语还是很记挂在自己的心上的,于是最终还是没有多修炼哪怕一分一秒便止住了自己的身形停歇了修炼。

    “唉什么时候能够再让得我修炼的时间延长一些啊!现在这点时间真是有够不畅快的!”方梁虽然以莫大的毅力止住了自己想要继续修炼的念头但是停下来之后方梁还是忍不住开始有些抱怨了起来。

    “这特殊体质还真是有够烦人的!”方梁苦闷的挠了挠头十分不满的嘀咕着。

    “得了!你可知足吧!这世上不知道多少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种特殊体质呢,哪怕是不入流的体质那些普通人都愿意将自己的杏命给搭上都趋之若鹜呢!更何况是你这玄阴体这种天地间最为顶尖的体质!这种体质恐怕让得一个大家族家破人亡都愿意去换!”

    这时候有人更为准确的来说应该说是有妖看不惯方梁的这些抱怨以神魂传音对方梁如此“说道”。

    “额呵呵,我也知道这体质的好处但是我这不就是一时间气不过想要嘀咕一两句么”方梁在“听得”那位敖前辈如此话语之后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有些发窘的笑了笑旋即稍稍为自己之前的举动辩解了一句。

    “哼!最好是这样,不然前辈我非得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懂得什么叫珍惜不可!”那敖前辈听得了方梁这话之后好似有些解气不过还是冷哼了一声对方梁放了一句狠话。

    对于敖前辈的这一句狠话方梁只觉得十分的莫名其妙,这玄阴体再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体质又不是其他人的体质什么的,这敖前辈为何妖管的这么宽呢,之前那一句话还能算是吐槽但是这句狠话一出的话那这也太过界了一点吧?!

    “敖前辈,这玄阴体终归是属于我自己的体质,您没有必要管得这么宽的吧?”方梁那是忍了又忍一忍再忍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直接便将心中的不服的话语给说了出来。

    “额好像是哦,这件事情好似是我过激了一点我向你道歉,只不过我这也这也是惜才对你没有什么恶意的,对于你自己的这玄阴体的体质你还是要好好重视一下,这可是天地间最为顶尖的体质之一了,在我们那个鼎盛的时代甚至都没有出现过只在古籍文献记载之中找寻到过的呢。”

    那敖前辈被方梁这般一说不由得有些语塞,最终还是跟方梁低头道歉了,不过最终这位敖前辈还是不忘叮嘱方梁要重视这玄阴体,可以见得他(她)对这玄阴体的重视了。

    “这玄阴体这般少有的么?”

    方梁对于那敖前辈所说的玄阴体是这个世间最为顶尖的体质倒是没有什么惊诧的,这件事方梁早就从白霜跟林月那里了解过了只不过对于那敖前辈的话语之中流露出玄阴体的稀有倒是引起了方梁的注意,这便是白霜跟林月二人不曾与方梁提及过的事情了。

    “是啊,少的不能再少了,就算是我都还是第一次见到玄阴体,如果不是你的存在我都还要怀疑这玄阴体是不是前人所杜撰出来的一种虚假的顶尖体质呢!”那敖前辈立即便回了方梁一句,语气之中满是感慨之意。

    “这样啊”方梁在“听得”这位敖前辈的这样一席话之后便情不自禁的微微点头旋即喃喃自语了一声。

    在这一声喃喃之后方梁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之中猛然的划过了一道灵光,旋即他便立即对那敖前辈说道:“既然前辈知晓玄阴体这种体质那前辈可知晓解决这限制修炼的问题么?”

    “这个就不是我能够知晓的事情了,我族中的古籍之上对于玄阴体的讲解少之又少我只知晓有这样一种极寒的体质而已其他的可以说是一概不知了。”那位敖前辈在听得方梁如此言语之后这般的给出了回应。

    这敖前辈如此回应自然是让得方梁无比的失望的,谁让他刚刚抓住了一道灵光从而在心中生出一缕希冀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破灭了,如此大起大落相差极大的情况自然是会让得方梁无比的失望的。

    “不过顶尖的体质都是在修炼的前期有着各种各样的掣肘,这种顶尖的体质真正要发挥作用还是要到得化神三境的时刻,那时候比拼的便是对于天地大道的感悟了,而这世间的顶尖体质无不都是天地的宠儿天生便与天地大道极为亲近的,到时候拥有顶尖体质的人会得到的助益是寻常人不能想象的。”

    那敖前辈对于方梁的失望也是有所察觉所以便赶忙的出声安慰了方梁一句,他(她)可不想见到方梁自暴自弃什么的,那可是太浪费了。

    要知道方梁可是拥有着那方天雨的传承的而且修炼的天赋也是极佳的并且还拥有着玄阴体这种东西,可谓是修炼的绝顶好苗子就是他(她)当年都不过如此了,在先天的资质上跟方梁也就差不多了,对于如此良才就算不提跟方天雨之间的关系这敖前辈还是会对方梁十分爱惜的。

    “这样么?那我可就平衡了许多了,原来这天地间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遭受这等事情嘛!”方梁在“听得”了这敖前辈劝说的话语之后立即便喜笑颜开如此说道。

    方梁这一言语让得那之前还在盘算着如何劝说方梁不要自暴自弃的敖前辈好半晌都没有能够说出话来,就算是话已经到得了嘴边他(她)也是说不出半个字来的。

    因为方梁这脑回路委实太过清奇了,居然不是因为这等体质在修炼的最后阶段会给人带来巨大的好处而释然而是因为在得知其他顶尖的体质也会有这等情况而后便释然了,这是那敖前辈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一时间他(她)甚至都有些在风中凌乱的感觉了。

    也就是因为这位敖前辈已经开始风中凌乱了,所以便没有第一时间对方梁所说的话语做出回应。

    不过这种情况也就是维持了几息的时间罢了,在几息之后这敖前辈还是从凌乱的状态下回过神来了,他(她)叹息道:“真是让人无话可说的小家伙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